第一百零七章 红色婚礼(2)
青省2016-12-12 21:022,621

  第一百零七章 红色婚礼(2)

  满园里,心芸和秉承对峙着。

  濮阳老师有事,又不放心秉承,让国助过来帮忙。

  “姐,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过去看一下她,实在不行,你可以跟我一起去。”

  “劝了你这么久,你要是还是坚持要去,我只能跟爹娘说,帮你关起来。”

  毕业后,秉承将房间里的书本就扔了,腾出空间,好放置了哥哥姐姐们从国外给他寄来的“机器人”和“机器动物”,一头“自行狮子”,体量大小与真狮子无异,发条藏在狮子腹内,是秉承的最爱。

  “姐,你也认识王倩,怎么一点人情味也没有?”秉承靠在自行狮子上,抱着双臂,双脚交叉。

  心芸说这件事不一样,万一没弄好,可能连整个杨家都会受到牵连,这不是秉承一个人的事。

  “秉承,你听你姐的,冷静一下,先在家呆着,要是实在想去看王倩,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国助认同心芸的说法,整个赤坎,开平,广东乃至全国的国民政府管辖处都在大肆抓捕共产党员,一旦任何人有了牵扯,都是先抓到牢里严刑逼供一番,不论是否有确切证据,才不会讲道理。秉承从小娇生惯养,万一真被抓了去,怎么受得了刑法,要是没经受的住,说不定还会被张统领抓到把柄,把杨家整个都端了也不是不可能。

  被姐姐,羡华,濮阳老师,国助轮番劝说,秉承是明白了个中厉害,可心里那道坎儿就是过不去。

  秉承放下双臂,“姐,听说王倩被抓起来,要被处死,我就老想起杏子那事,”他还想再争取一次,“我明白有些事,不管我们怎么做也不会有好结果,可如果连试都不去试一次,遗憾只会更大,我想见她,我想知道王倩为什么会被抓起来,我想知道她有没有受苦,我想知道她会不会有什么话想告诉我或者有什么心愿需要我帮她完成的。”

  弟弟不是好玩,也不是胡闹,正因为这样,心芸才更不放心,她害怕秉承的认真和执着,最后会把事情闹得更大,“姐知道你心善,你和以前不一样了,可是,秉承,听姐的,姐不会害你的,这次是真的不行。”

  心芸请国助帮忙留下照看秉承,实际也就是监视,不准秉承离开房间门,自己时不时过去查看。

  监视的第二天清晨5点,秉承还是不见了。

  赤坎临时监牢处,王倩将破碗里的最后一口水喝下。嘴唇因为长时间缺少水分,龟裂开,白色的死皮一小块一小块翘起一角,和眼睛一样,许久未曾开合。

  “王倩?”

  “王倩,你还好吗?”

  听到熟悉的声音,王倩费力的张开眼皮,“是你?”

  “你没事吧?身上怎么到处是伤?”

  王倩躺在地板上,一旁黑灰色的棉被破着洞,露出了同样黑灰的棉絮,靠着墙壁,一点点坐起来。

  “你别动啊,就这么躺着跟我说话就行了。”王倩的动作迟缓,丝毫没有往日的干练,可想而知身体状况并不好,这令秉承说不出的难受。

  “我可以起来的,没事。”过度的消瘦的脸庞,鼻梁和眼窝,颧骨的骨骼线都出来了,只有眼神依旧干净坚毅,看不出悲伤或者其他什么情绪,“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看看你,”秉承偷了母亲房间里保险箱里的钱,托中间人转给牢房里的看守,让自己进来。

  “这是什么地方,你也敢来?”

  “你真的是共产党员吗?一直隐藏身份,在做地下活动?”

  王倩眨了下眼睛,“你不是都知道了才来吗?为什么还要再问?”

  “我想听你亲口说,”秉承抓住牢房里的铁栏杆,明亮的牢房没有印象中阴沉沉的气氛,令王倩的表情,身上的伤和房间的模样都一清二楚,“为什么?”

  “我十五岁就被父母送出国外,5年,国外的生活确实惬意了许多,有很多漂亮的西洋裙子,蓬蓬裙,束腰群,各种款式的高跟鞋,细跟,粗跟,绑带,留声机和舞会上欢声笑语,我们很多的同学和华人华侨,包括我也身在其中,开始,你会很享受,可是久了,当你看到和你同样的肤色,黑眼睛的同胞们在餐馆,在码头被外国人,甚至我们自己人欺负,说他们愚蠢,没用的时候,当你在报纸上看到吴佩孚,孙传芳,张作霖,冯玉祥这些军阀忙着各自争地,国民大革命还没成功,国民党就把炮火转向共产党,盘踞在东北的日本,那些被割让的国土,没有人去驱赶,捍卫,你就会理解了。”王倩忘不了一天早晨,她从住所出门看到下雪的冬天还穿着单衣的华工冻死在自家门口时,那双木然的黑色眼睛,那个人和她一样,说着开平的家乡话。王倩深知,若不是国家羸弱,为了给家人寄去钱财,华工们何须飘扬过海,忍辱负重,冒着少数人成功,多数人客死他乡的危险也要倾力一试?

  “可是——”,秉承可怜王倩一个女子,脚上,手臂上的衣服破裂,露出一道道淤青和红肿,“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给你带了礼物。”

  秉承看了眼门口的守卫,低下身子,假装系鞋带,“你看,有了这个,说不定你就可以逃出去了。”

  王倩看见秉承掀开裤脚露出的手枪,淡淡的说,“收起来,回家吧。”

  “这是我好不容易才找来的,刚刚门口搜查的时候差点就被发现了。”

  “你还是个小孩子,回去吧,不要再来了。”

  “过几天你就要被处死了,你那些同伴也不知道会不会救你,趁着这个机会,你赶紧想办法脱身啊。”

  凭着一把手枪,若没有外应,重伤的王倩带着另一间房里被折磨的连翻身都翻不了的林毅,根本没有胜算。

  “以前我送你什么你都不要,但这次这个是关乎你性命的大事,你别再固执了。”就像姐姐说的,秉承要是哪里做错了,被张统领判定和共产党是的一伙儿的,他有事,杨家也不会好过,既然没办法正面营救王倩,他也得做点什么才心安。

  王倩看了眼斜对面屋子里,呼吸声微弱的林毅,低下眉眼,“死,我不怕,就怕死的有遗憾,如果你真的想帮我,就送我一把梳子和镜子吧。”

  “什么?梳子和镜子?”

  “多年来,我和林毅两次假扮夫妻,上次在广州被捕,我们已经经历过一次生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为了搭救王倩,林毅负伤,党组织也牺牲了好几个同志,王倩转移到开平执行任务时,早和组织打好报告,若再次落入敌手,就让她把生命交付组织,以回报为她牺牲的那些年轻生命。她很清楚,这次她和林毅,是必死无疑。

  “你说,我听着——”王倩和林毅假扮夫妻的事,秉承还来不及惊讶,只想抓紧时间,听王倩说完。

  “革命尚未成功,我和林毅同志虽互相有意,却不能表露,”王倩喜欢林毅身上的沉着和大义,林毅也喜欢着王倩不屈的个性,两人假扮夫妻多年,常年在一起,早已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只是碍于国家,民族,党还在风雨中缥缈,他们从未曾互相承诺过什么,毕竟,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

  “临死之前,我想和林毅同志,拍一张结婚照。”

继续阅读:第一百零八章 红色婚礼(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