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陈氏老宅遇袭
青省2016-12-12 18:402,154

  第一百零五章 陈氏老宅遇袭

  张统领在赤坎的办公地点,搬到原隶属陈县长外戚的一座碉楼,因为陈氏老宅前日半夜遭受土匪强攻,而开会讨论。

  “我提议,现在土匪猖獗,需要建立一支专门用于半夜巡逻,保护乡镇安全的队伍。”众人和陈县长,张统领商量了半日关于增派政府官兵做夜晚巡视,却卡在了张统领的狮子大开口上,梁老爷懒得与其讨价还价,宁愿自组一支队伍。

  陈县长嘿嘿一笑,佝偻着背,像个老头子一样,肩膀抖动的幅度却很大,“梁老爷,这不太好吧,怎么能撇开国民政府的管辖,自建一支武装势力?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造反了?”

  “陈县长,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梁老爷这是为乡镇人民的安危着想,你想哪儿去呢?”陈县长的话自然是说中了要点,不要说张统领,换做任何一个管制人员,怎么可能允许有武装队伍脱离自己的管控。

  “陈县长,张统领的思虑,我梁某还是清楚,也能理解,只是现在实在是非常情况,各大家族的子弟,碉楼都有遇险的时刻,实在是匪盗太过猖獗。”

  陈老爷子也表示同意,前有自家的孙女陈艺馨,濮阳家的女儿遭遇土匪绑架,后有梁氏兄弟的碉楼被土匪和自家的老宅被围困,再不做点什么,早晚有一天会出事,“乡亲们都惶恐不安,不知道土匪哪天会出现,也不能完全仰仗灯楼的作用,政府这边要紧事多,人手忙不过来,梁家的提议算是目前比较适当的方式,望张统领慎重考虑。”

  要不是梁羡华父亲闻讯赶来相助,陈老爷家早就被土匪洗劫一空,就在近处的张统领,陈县长的官兵根本指望不上。陈老爷看在这件事的份上,主动帮着梁老爷说好话。

  “我认为,梁兄和陈老爷子的提议还是很有建设性,不妨一试。”濮阳老爷早就看不惯张统领老是打着剿灭土匪的名义,向乡绅们敛财,却没半点建树,这次陈老爷子家被土匪盯上地理位置更佳的陈县长张统领没帮上忙,反倒是远处的梁老爷一家赶来援助更是说明了问题所在。土匪不是灭不了,是政府太无能,濮阳老爷甚至一度怀疑官府是否和土匪勾结在一起。

  “自卫队也不是不可以有,”乡绅们不愿支持政府介入的原因,张统领心知肚明,“但还是必须归我们管,薪水支付,枪械供给,还是需要先交由我们再统一发放下去。”

  梁老爷坐不住,背过手,走了两步,“那和替张统领招兵买马有什么区别?等于白白送了张统领一只队伍,不是?”

  “梁老爷,话不能这么说,那不是还叫自卫队吗?乡镇人员的安全不是还能得到保障吗?”陈县长招呼下人给梁老爷添茶,“您先坐下说,站着多累啊?”

  “我不累,就这么站着就好了。”梁老爷稍一紧抿,嘴边的两道法令纹深的像田野间两道沟壑。

  “我反对自己组建自卫队。”杨老爷向来是对事不对人,今天一改常态,选择了乡绅们都选择的有利答案的对面。

  就因为杨老爷的反对,商议的结果最终卡在了要不就直接给政府捐款用于调配一只队伍用于夜间巡逻保护,要不就由乡绅们自己组建一只自卫队,由政府管配,钱财和枪支都交由政府。

  “那这就没什么好商议了,你们讨论吧,我陈氏族人无所谓了。”又是没有进步的处理方式,陈老爷子失望的离开了。

  “我投乡绅自己组建自卫队一票,”梁老爷撂下这句话后跟着陈老爷子走了出来。

  “陈老爷子,”陈老爷子不喜欢被梁老爷称呼爹,梁老爷只能随大家称呼他,“刚刚谢谢你帮我说话。”

  “我是帮道理不是帮你,别误会了。”陈老爷子目视前方,没有看梁老爷一眼。

  “要不你们也建一座碉楼吧,那样比较安全,土匪现在太猖獗了,而且专门咬住咱们四大家族不放,要是稍不注意,可能会遭大殃。”

  “你们就喜欢洋人的那些玩意,搞得赤坎整一个外国村样儿,我不喜欢,那什么巴洛克式的,鬼式样的风格,还是住我的歇山顶两面坡好,你也别劝了。”

  梁老爷本想利用这次机会,让陈老爷子从陈氏老宅搬出来,之前劝过几回都无用,这次也是扑了个空。

  “有时间,你还是多操心自己家里的事吧。”陈老爷没把话说明白,但他知道会上杨老爷的敌意大概也是谣言起了作用。

  “什么家事?”梁老爷没听明白,追着陈老爷子的背影喊道,“陈老爷子?”

  “梁老爷,这么大声喊,是有什么急事吗?还是陈老爷子又不待见你了?”杨老爷出现在梁老爷的右手边。

  “没事,我先走了。”

  “等等,”杨老爷喊住欲走的梁老爷,“有两句话我得跟你说下。”

  “哦?什么话,请说?”杨老爷很少主动跟梁老爷搭话,两人在公事上多数是公正公平处理,私下基本没有交流,虽然今天梁老爷的提议被杨老爷否定,他并不生气。

  “看住你家儿子,别让他在外到处乱说。”

  “我家儿子?”梁老爷没听到镇上的谣言,自然不明白杨老爷在说什么,“杨老爷指的是我家大儿子,还是小儿子。”

  “都一样,管他是大还是小,我奉劝你一句,我们杨家是绝对不可能与你们梁家有什么亲密的来往,说句不好听的,就是我死了,也不可能欢迎你们梁家人来我满园。”杨老爷的胡子长得又硬又长,嘴巴开口上下闭合说话,胡子好像纹丝不动一般。

  “这个你放心,没有什么特殊情况,您就是再邀请,我们梁家人也不会去满园。”杨老爷突然这么示威,梁老爷不管理由是什么,嘴上是不能输的。

  “你记住自己说的话就好了,可别让我抓到把柄!”杨老爷在末尾哼了一声,甩了甩袖子,就走了。

  梁老爷站在原地,依然不知关于羡华和心芸的谣言。

继续阅读:第一百零七章 红色婚礼(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