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国助的反击(4)
青省2016-12-13 22:102,447

  第一百一十三章 国助的反击(4)

  满园门外,正堂和阿盛在车里等羡华。

  “谢谢你帮我说话。”要不是国助帮忙说话,羡华现在很有可能还在被杨家的家仆打。

  “杨老爷的脾气我很了解,不能和他硬来,一般他决定的事,很难改变,特别是这种大事。”

  杨老爷把心芸关起来的事,国助如果帮忙说几句话,心芸应该很快就能被放出来,但他没这么做。

  “别的我不担心,就是担心心芸,你刚偷偷跟我说有办法把心芸放出来,别是骗我的啊。”

  “我怎么会骗你?”

  要不是国助说他有方法帮助心芸,羡华就算被打也不会愿意从杨家出来。

  羡华举起拳头轻砸在国助的肩膀上,“全靠你了,我等你消息啊。”

  国助揉揉肩,“最多三四天吧,心芸应该就会被放出来了。”得知心芸被关起来,国助一开始也是和羡华一样着急,都走到满园门口了才打道回府,他想到这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机会,若是心芸行动自由,他哪里还有能经常到满园见她的机会。虽然这有点卑鄙,一想到心芸和羡华在一起快两年的时间,分自己两周,并不算过分吧。原本,他就打算两周后再去劝杨老爷放了心芸,却拖了好几天都没开口。

  “还是你有办法,哎,看来我和这杨老爷不怎么合得来,”羡华怀着谦逊的态度前去,最后还是爆发了,“以后可有得闹了。”

  “嗯,会好起来的。”国助安慰羡华,忽然又觉得这话不该自己说。

  “谢了。”羡华仿佛又遇到了足球场上初识的国助,两人关系似乎从未破裂过。

  “对了,羡华,你怎么知道心芸被关起来的?”

  羡华实话实说,“秉承写信给我的,”没想过问国助知道了两周却没有告诉羡华的理由。

  “秉承?”

  “对啊,那小子还算有良心,在广州收到家里的消息,还记得及时通知我。”

  国助跟在羡华的身后,“他是怎么说的?”

  “就说心芸被关起来了啊,怎么了?”

  “他没告诉你原因?”

  羡华回头说没有讲的很清楚,就讲是因为心芸不肯嫁给国助就被关起来了。

  “羡华——”国助沉下声,“你想知道具体的原因吗?”

  “你知道?”

  “那天,正是我们家到心芸家提亲的时候,我也在。”

  “你不是知道我和心芸的事吗?”羡华挑起眉毛,不解道,“为什么还要提亲?”

  国助和羡华拉开了一段距离,声音很小,仿佛在自言自语,“为什么要提亲?”

  “你说什么?”

  “你问我为什么要提亲?”国助大喊道,“为什么我不能提亲?我认识心芸超过十七年,我们两个的亲事十年前就订下,为什么我不能来提亲?我本来就该来提亲的,最有资格提亲的那个人是我,不是你!”

  “国助,你怎么了?”国助像变了一个人,像野兽一般咆哮,“你不是说,尊重心芸的选择吗?不是默许了我和心芸的感情吗?”

  “我是想那么做,可是怎么办,我做不到?”

  “濮阳国助——”

  “为什么是你,为什么心芸喜欢的人是你!”国助心里想说的话太多太多了,这两年,得知心芸和国助的恋情后,他的委屈太多太多了。

  他也想要努力当个绅士,潇洒的放心芸走,于是他避而不见,他不去想,不去说,却不代表他真的就能接受。数十次,他躲在满园外的树丛里,见羡华牵着心芸的手送她回家。大街上,电影院,西点店,图书馆,甚至在医院门口,他总能不期而遇心芸对羡华展开的笑颜。就连在刑场上,和心芸十指相扣的那个人也不是他。

  “从知道她会是我新年的那一刻起,我等了她十年,等她上学,等我从国外回来,好不容易等到她长大了,可她喜欢的人却不是我。”国助大口喘气,像跑了十公里一般费力,“她不喜欢我,难道就不许我喜欢她吗?她不想嫁给我,让我做他的丈夫,可我想娶她,想的快发疯了!”

  “国助——”羡华只注意到了自己和心芸的心意,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忽视了国助的感受。他想起那年,他和心芸在方便医院的凉亭里向国助坦白的那天,国助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我知道了。那一瞬间,他的内心想必不是淡淡的几个字就能描述,但他什么也没说。

  “我知道,和你比起来,我在心芸心里算不上什么,但我没办法放弃,什么都不做,就这么输了,我不甘心,我实在是太难受,”国助指着胸口心脏的位置,“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心芸成为你的妻子,这里实在是太痛。”

  谁也不知道,谁也没看到,那日接受心芸和羡华的坦白,从凉亭回来后,国助反锁康复室的门,独自靠着雪白的墙壁坐下,摸着心口,望着对面的画,哭泣的模样。

  对面墙壁上挂的是心芸画的满园的风景,收到画时的高兴了好几个晚上,兴奋的为心芸的画满医院找一个最合适的位置。其实,他最想挂的地方,是自己的房间,但他知道心芸会更喜欢画挂在一个宽敞,有更多人能看到的地方,因为心芸曾说过,画如果没有人看,未免太孤独。当时,国助看画的心情,就是那样,孤独。

  他曾无数次设想过,心芸挽起自己的手,走进画中的风景,只有他和心芸,却不孤独。

  “这些话,你应该早说的,我和心芸——”

  “你错了,羡华,”国助收拾心情,重新恢复了沉稳的眼神和呼吸,“我不是在告诉你,我这是在跟你宣战,不管你和心芸是怎么想的,我都会按我的方式去争取我的新娘。”

  相比危机感,羡华感到的更多的是哀伤,“你想怎么做都可以,我能理解,”当初得知心芸是国助的未婚妻时,羡华也有过矛盾和挣扎,说服自己去追求喜欢的人,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要说的这么轻松,”羡华释然的态度反倒令国助不好意思了,“我可是你的敌人。”

  “没关系,我知道的,你是一个光明正大的敌人。”

  国助预料中的拳脚相向,并没有发生,“你可别学我装出一副没事的样子的,到时,难受的是你自己。”

  “我们中间,不管心芸选择了和谁走到一起,都说明那个人是心芸相信能给她幸福的人,如果你比我更好,我难受完后,还是会高兴的。”

  “你——”国助的反击像打在了枕头上,力量都被消散了。

  “不过,”羡华笑笑说,“我相信心芸最后还是会和我在一起。”

  国助咧嘴一笑,“臭小子。”

  羡华以前面对国助时,肩膀和胸口的压力忽然消失不见了,也许,他等这场宣战很久了吧。

继续阅读:第一百一十四章 满园的喧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