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国助的反击(1)
青省2016-12-13 19:192,383

  第一百一十章 国助的反击(1)

  待最后一朵凤凰花凋零,属于赤坎的冬天终于姗姗来迟。

  秉承因为王倩的事,去了广州散心,还没回来,家中几乎无人能帮心芸说上话。

  “杨老爷看着精神不错,完全没看出来比我小几岁啊。”濮阳老爷携夫人和几箱礼物前来满园。

  “濮阳老爷,用不着说这么好听的话,我们马上就是亲家了不是?哈哈。”杨老爷命人用山泉水加凤凰水仙泡茶,香气浓郁,汤色金黄,是濮阳老爷的最爱。

  心芸还未进大厅,只闻见这乌龙茶香,就知道是濮阳老爷来了。

  “濮阳老爷,濮阳夫人,二位好。”心芸颔首向二位长辈打了个招呼,转身特意多停留了一会儿,“濮阳哥哥,你也来了。”

  国助明白心芸的意思,但他今天并不想按照约定的那样进行,没敢看心芸的眼睛,低头回了声,“心芸。”

  “行了,这两个孩子,都认识多少年了,还在这生分。”杨老爷一周前就偷偷找国助说起提亲的事,并严格要求他必须今天出现,不能再拖,要不然就真的取消婚约。

  国助没有提前与心芸商议,直接就带着父母上门了。

  “我们心芸,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男女之事还不清楚,难免害羞。”杨夫人赶忙为自己的女儿说话,平时她不怎么管教女儿,这种关键时刻,她肯定是要在场的。

  濮阳夫人不常和杨夫人来往,但她打心眼里喜欢这个未来儿媳妇,“害羞好,我啊,就喜欢害羞的姑娘,就可怜了我没有杨夫人这么好的命,生一个漂亮姑娘作伴。”

  “那好,把我们心芸送过去,濮阳夫人就不会孤单了。”

  “对,我们今天来啊,就是要把杨老爷和杨夫人的女儿抢走。”濮阳夫人说完,几个大人都笑了。

  杨老爷趁势说,“今天亲家都在,刚好就把两个孩子的事,给定下来吧。”

  “对,就是为了这事来的,良辰吉日,我们都看了几个——”

  “濮阳老爷,爹,”心芸不能让长辈们继续这么讨论下去。

  “怎么了,心芸?没看到大人在讲话吗?”

  “不好意思,濮阳老爷,濮阳夫人,爹,还有娘,”心芸走到国助身边,“我和濮阳哥哥有话要说。”

  “什么话?非要现在说?”杨老爷想早点把婚期定下,以免节外生枝。

  “没关系,有什么话就说吧,”濮阳老爷倒是很平静,难得心芸主动开口,他很愿意听心芸说话。

  “濮阳哥哥?”

  国助坐在座位上没动静。

  “濮阳哥哥?你怎么还坐着,过来啊。”心芸喊了好几声,国助才从座位上离开。

  待国助走到心芸身边,“爹,娘,濮阳老爷,濮阳夫人,”心芸深呼一口气。

  “有什么事,你就说啊,还拉上国助。”濮阳老爷都开口了,杨老爷也不能不听,只催促心芸快点说完,好让杨老爷继续商议婚期的事。

  要在爹娘和濮阳老爷,夫人面前推掉这门亲事,心芸虽然提前练习了好几次台词,临场仍不能一口气说完。她原本还寄托希望于濮阳哥哥身上,可他没有半点要主动开口的意思,心芸只能靠自己了,“我和濮阳哥哥这门婚事,是当年,我们还小,就定下来了。”

  “这事全赤坎的人都知道,怎么了?”杨老爷见女儿做了好几个深呼吸,还把音量提高了,不免起了疑心。

  “当时我们没有什么男女关系,婚姻关系的意识,现在不一样了,”心芸尽量提高自己的声量,好给自己反抗的信心,“我和濮阳哥哥都不认为我们适合这门亲事。”

  国助始终低着头,看着地面,没有说话。

  杨老爷开始担心谣言是真的,“什么意思?”

  “就是说,我和濮阳哥哥已经确认过,互相都不喜欢对方,我们两个都不想结婚。”心芸大声说。

  “不想结婚?那你们想干嘛?就这么一直拖着?”

  “不是,我们也不想拖着这门亲事,我的意思是说,这门亲事完全是您和濮阳老爷订下的,我们年轻人并不愿意,最重要的是不喜欢对方,没办法在一起,我们想取消这门亲事。”心芸憋在心口的一股气总算放了出来。

  “为什么不喜欢?”杨老爷手放在茶杯盖上。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有什么为什么啊,爹——”

  “混账!”杨老爷一挥手,茶杯就摔碎在了地上。

  杨夫人身子一惊,被茶杯破碎的尖声吓了一跳。

  “杨老爷,你先别着急,让孩子们,慢慢说。”相对与杨老爷的愤怒,濮阳老爷更多的是失望。

  “感情这种事,是不能勉强的,”心芸转身,面对濮阳老爷和夫人所在的方向,说,“对不起,濮阳老爷,濮阳夫人,谢谢你们的厚爱,可惜心芸没有这个福气。”

  “孩子,不要紧的,有什么事,我们可以慢慢商量,”濮阳夫人柔声道,“是不是我们国助欺负你了?还是你们两个吵架了?”

  “不,不是的,濮阳哥哥人很好。”

  听到心芸为自己讲话,国助心里暖了一下。

  “国助,你也是这么想的吗?”心芸不同意这门亲事,杨老爷不惊讶,可他从国助眼神里从未得到过讨厌心芸或是这门亲事的反对,上次他特意跟国助提上门提亲的时间,他也没反对。杨老爷根本不相信国助会站在心芸那一边。

  濮阳国助抬起头,却没有敢和杨老爷对视,也没有回话。在和心芸的亲事上,他常常表现的像个缩头乌龟,完全没有平日办事的成熟和稳重,这点也令他自己十分讨厌。

  “国助,杨老爷问你话,怎么不回答?”

  “是,爹,”国助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也知道自己的台词是什么,但他说不出口。

  “濮阳哥哥,你怎么呢?怎么不说话啊?”心芸焦急的等着濮阳哥哥最后的确认,只要他们两个人都不同意这门亲事,就算杨老爷再坚持,当着濮阳老爷和夫人的面,也不好下来台,况且,她明白濮阳老爷和夫人比自己的爹更通情达理,不会逼迫他们结不想结的婚。

  “国助,你想清楚再说。”

  杨老爷的话落在国助的耳里,潜台词就是,国助一旦说错话,就再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杨老爷,杨夫人——”国助想给自己一次机会,用从王倩和林毅的红色婚礼上得来的勇气说出了真正的心里话,“我从小就喜欢心芸,不,我爱她,我想一辈子都跟她在一起,我想跟她结婚。”

  国助转身面向心芸说,“这门亲事,我不想退。”

继续阅读:第一百一十一章 国助的反击(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