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表妹嫁出
青省2016-12-22 18:211,637

  第一百二十九章 表妹嫁出

  爆竹挂在竹竿上,与铜锣声一起嘈杂,表妹艺馨刺绣大红袄裙,凤冠霞帔,嫁给了陈县长的儿子陈金山。

  婚礼礼堂上,羡华与心芸匆匆一瞥,无法代替国助陪在心芸的身边。

  心芸远远望着跪拜父母的新娘,想起她曾在婚礼前问过艺馨为什么要嫁给陈金山。

  艺馨说,她哪里有什么选择。

  和哥哥斯文不一样,艺馨看上去外向,活泼,比哥哥叛逆,在终身大事上却没有做任何抗争。反而是,事事顺从的斯文,执着的不肯遵从爷爷的意愿娶他指定的一家乡绅的女子。世间的事,往往没有看上去那么透彻。

  羡华走到快三个月不见的斯文,拍拍他的肩,说,“还好吗?”

  “嗯,都好,就是太无聊了。”斯文的胡子长长了许多,一下子老了好几岁。

  “你这胡子也该剃剃了。”原本有好多话想对表弟说,一见面,羡华倒不知道该说什么呢。

  斯文摸摸自己的胡子,笑了笑,“是哦,该剃一剃了。”

  “表哥,外公没打你吧?”正堂见到因为妹妹的婚礼而被放出来的斯文有些兴奋。

  “打啊,打了整整一个月。”斯文说起来很随意,好像说的不是自己的事,“打累了,就不打了。”

  陈老爷逼迫斯文发誓不再与白雪见面,并与她人结婚,斯文不肯,陈老爷便每日棍棒,直到斯文的背血肉模糊,然后击打的部位便换成臀部,等臀部血流不止后,又换成背部。

  “斯文——”凭外公的倔脾气,羡华可以想象斯文经受的痛苦。

  “你们两个,别一脸苦瓜相,我没事,”斯文笑起来仍旧和学校里那个没毕业的憨小子一样,纯真,“真的,我都不觉得痛,就是,就是不知道她怎么样呢。”

  “白雪她挺好的,”羡华每周都会去八和会馆看望白雪,“就是没你这个常客,八和会馆少了一大笔经济收入。”

  “哈哈,那是,所以你们两个以后要代替我多去。”

  “我又不爱听戏。”

  “我也不爱。”正堂实话实话。

  “你不是有一段时间经常和心芸去吗?”

  “心芸喜欢,你知道的。”羡华眨了眨眼。

  “原来是为了心芸姐,亏我还为了自己亲手培养了你对粤剧的兴趣而高兴。”斯文略为失落。

  羡华没有告诉他的是,白雪自从没了斯文的消息,常常卧病在床,很少唱戏,偶尔出来唱,嗓子的状况也不好,完全没有过往的灵气和感动。

  “外公怎么说,艺馨婚礼过后,还要把你关起来吗?”

  正堂紧挨着斯文,“是啊,表哥,外公不会这么狠心吧。”

  “我也不清楚,外公并没有提起,只是说让我参加婚礼。帮我带个口信给白雪,就说我很想她,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放弃。”斯文的人生当中,从没有坚持向爷爷反对过任何一件事,这是他第一次也是必须取胜的一次。

  羡华打消了劝说斯文放弃的念头,他不忍心看到表弟受苦,更不忍心看到他对自己失望的表情。

  “我会常去看白雪的,你放心。”

  “我也是。”正堂之前也常跟着哥哥去八和会馆看白雪。

  “谢谢你们,能见到你们真好,可惜,秉承不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他。”

  “他走的时候也在念叨你,现在反过来又是你念叨他了,”秉承去美国有小半个月了,来信说就说平安无事,外国妞长得丑,便没说其他了,羡华倒也想他。

  “真怀念我们在学校的时候,吵吵闹闹的,每天都过的好快,你们都在,也没有烦恼。”

  “我们才毕业多久,你别像个老头子一样,开始回忆过去好吗?”羡华揽住表弟的肩膀,用了握了握,“未来会更好的。少年强则中国强,还有多少人指望着我们这些年轻人发奋图强呢。”

  “表哥说的有道理,我们还有未来。”

  正堂在一旁听着,反而没两人那么乐观。他不晓得斯文和白雪有没有未来,不晓得哥哥和信仰有没有未来,而自己的未来又在哪里?

  有人走有人留,送走古人,赤坎又迎来了新人。

  婚礼这天,国助没有接送心芸,而是在码头,和濮阳老爷,濮阳夫人,和一众濮阳氏族的乡绅们等待皇后号豪华船舶的靠岸。

  “堂哥!”还是一身白色的小洋裙,自信的笑靥,濮阳米娜踩着白色细高跟鞋,作为国助的帮手出现在了码头。对心芸和羡华新一轮的考验即将来临。

继续阅读:第一百三十章 羡华的烦恼(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