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羡华的烦恼(9)
青省2016-12-24 18:582,532

  第一百三十八章 羡华的烦恼(9)

  独栋别墅里,心芸靠在四姨太的肩上,凝望河流上的泛起的涟漪。

  四姨太脸贴着心芸的额头,“老爷,又发了一顿脾气吧。”

  “爹爹说羡华靠不住,嘴上说喜欢我,又去追八和会馆的白雪,还跟濮阳米娜有肌肤之亲,说我瞎了眼,看上了他。”

  “那你也那样认为吗?”

  “怎么可能?我不是跟您说了吗,他肯定是为了帮斯文和白雪才那么说的。”

  “那,濮阳米娜呢?”

  心芸头望里靠了靠,“我不知道,是她主动亲羡华的吧,不是羡华自愿的。”

  “按你这么说,羡华是一点错也没有,那你还在生气什么呢?”连续几天,心芸都住在四姨太的别墅里,没有回自己的房间,情绪也不太好。

  “我没生气。”

  “哦?那你今晚就别睡我这儿了,回去吧。”四姨太故意刺激心芸。

  心芸像一只猫咪一般蹭着四姨太的肩,“嗯嗯,我不回去。”

  “那还不是说明你有问题吗?”

  “我也不知道怎么的,明知道不关羡华的事,可一看到他们俩在一起,我就不舒服,更何况——”心芸没说出口。

  四姨太明白心芸的不高兴的原因,“有些事,不是你能控制的,既然你和羡华都没错,就没必要为不在你们掌握中的事情烦恼。”

  “更没必要生羡华的气,不见他。”刘老头的婚事过后,羡华在医院守了好几天,心芸远远望见就回了家,借故没去医院了。

  “暂时不想看到他,”心芸本就有了疙瘩,加上杨老爷不停在说羡华这儿花心,那儿滥情,心芸虽替羡华说谎,心里多少还是受了点影响。

  “小姨,你说他会不会变心啊?”

  “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心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问,只是忽然脑子就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你觉得他会变心,喜欢别人吗?”四姨太反过来问心芸。

  心芸抬起头,和四姨太并肩坐在窗台前,看着平静的河面不再泛起一圈圈涟漪,“我觉得他不会,我喜欢他,他喜欢我,我们说好了等毕业后,爹爹同意了,我们就结婚。”

  四姨太莞尔一笑,“既然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那还有必要再问我吗?”

  心芸是相信羡华的,也因为相信他,所以更希望得到他人的肯定,肯定自己的相信是没错的。

  “别人的想法和答案并不重要,这是你的人生,你自己做选择就好了。”心芸的眼睛一如往常一样清澈灵动,只是多了几分犹疑,四姨太年轻时也曾和心芸一样,又过这样的眼神。

  “斯文的表妹,艺馨,我认得,以前是我们学校的,嫁给了陈县长那个不争气的儿子,结婚那天我问她为什么要嫁给陈金山,她说她没有选择,听她那么说,我挺难过的,还有白雪,差点就嫁给了刘老头,要不是有斯文和我们在一旁帮忙,她往后的日子可真不敢想象。”心芸担心自己有一天会不会也像她们那样,只能嫁给自己不愿嫁的人,“小姨,你说,如果,我是说,如果爹爹不同意我和羡华的事,我们两个人没办法在一起怎么办?”先抛开濮阳米娜不说,横挡在心芸和羡华之间的这座大山,越发高大沉重了起来。

  “这就要看你和羡华彼此的决心有多大了,小姨没办法帮你,这是你们两个人的未来,只有你们两个可以决定。”

  “我和羡华在一起三年多了,越往后我的心就越不安,真的,我就怕有一天,我们过去的时光都成了空。”

  “你怕,羡华肯定也怕,这份害怕也会成为你们决心的一部分力量。”四姨太挽起心芸耳边的碎发,柔声道,“和羡华说说吧,说说你的害怕和决心。”

  远远望见站在医院门口等自己的羡华,心芸让国助绕到医院后门进。

  “真的不用我陪?”

  “不用了。”心芸站在办公室门口,没有开门。

  “那好,我先回去了,晚上再来接你。”

  心芸等国助走远了,才拿钥匙开锁。

  办公桌后的窗户没有关上,风吹着白色窗帘,吹起办公桌上的几张白纸,心芸关上门,弯腰拾起地上的纸张,一只手也跟着捡了起来。

  “你怎么进来的?”心芸吃了一惊。

  “窗户没关紧,我就爬上来了。”羡华在亲眼看着国助的车往后门的方向开去,一猜就知道是心芸的意思。

  “既然你不愿意见我,就只能我来见你呢?”刘老头的婚事梁老爷从阿盛嘴里得知了全部真相,要不是梁夫人及时出现,差点没把羡华打死。顶着浑身的疼痛,羡华屡次三番找心芸解释,都没见到面,好不容易逮到机会,他可不能这么放过。

  心芸将手中的纸张平放在桌上,合上窗户,“是我不小心了,看来以后每次走之前都要检查一下窗户才行。”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见到羡华的脸,心芸比想象中平静。

  “那天在刘老头家,听说是你和国助被杨老爷耽搁了,米娜自告奋勇说要帮忙的?”心芸不肯见自己,羡华只好去问国助。

  “国助告诉你的吧。”

  “是的,”羡华不敢走的太近,隔着办公桌问心芸,“洞房里的那个人我以为是你,米娜——”

  “好了,我知道,你不用说了,你没错。”

  羡华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没了说出口的机会,“你不用听我解释吗?”

  “有什么好解释的。”

  “不生气吗?”羡华俯下头,看着心芸的后脑勺。

  心芸望着窗外冬天的萧瑟的天空,失去了以往的蔚蓝,显得阴阴沉沉,好像随时就要下雨似的,“没有,我不生气,就是有点难过,有点害怕。”

  “怕什么?”

  “我怕这么多阻碍挡着,我们两个,会不会最后还是要分开?”

  “笨蛋,说什么呢?我们怎么会分开,你忘了,我跟求婚时怎么说的?”

  “你说希望和我永远在一起。”

  “我说,我要做你的圆圈,就像那颗六角螺丝帽,把你圈起来,保护你,不受到任何的伤害,现在加一句,所有的困难和阻碍我也会把它隔开,不让它们给你烦恼,让你活在圆圈里,只享受四季的美好,只要你还喜欢我,愿意和我在一起。”

  “羡华——”

  “我不要看到你哭,那天让你伤心,让你哭了,是我不好,以后不会了,请你原谅我好吗?”羡华一动不动的盯着心芸。

  “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心芸迎上羡华的目光,读着他眼里的真诚和怜爱。

  “你因为我伤心难过,那就是我的错,我没有做的更好,就是我的错。”

  心芸鼻头一酸,主动上前拥住羡华,“我想我们好好的,永永远远的在一起,不想分开。”

  “不会的,任何人,任何事都不会把我们分开的。”

  “下次,别爬窗户了。”

  “好,听你的。”羡华下巴抵着心芸的头顶,祈祷所有的烦扰都由他一个人承担。

继续阅读:第一百三十九章 天主教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