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城
三千桃花2017-05-09 11:502,270

  《民国鬼录》31“园子里栽什么死什么,缸里的水是隔天就臭!吃的更放不得,也不知哪来的虫子,下人们一个接一个的病,我这管家是干不得了…”那人边说边摇头,见周先生呷了口茶忙补了一句“这水没事!差人十王府那儿刚打的!” “府里这样多久了”周先生问。“自打搬来就这样!”“从哪儿搬来?”“河北!马兰峪!”

  《民国鬼录》32周先生坐着不动,应该在想事情,但他挺在那儿一双鱼眼渐渐变成死鱼眼的样子还是让那管家慌了神儿:“这…您看咱这事儿…”“走吧!”死鱼眼突然说了声“七天后再来”就起身告辞,我也就跟着出了门。回来时还是那辆车,行出二里多地他突然问了句“听到什么?”“有人笑。“男人女人?”“一群人。”

  《民国鬼录》33 第二天起早,发现宅子空了,四下听不到人声。于是起身出屋,第一次穿过跨院进了前堂,见厅里陈着一排车好的木板,头宽尾窄,刷了墨漆,散着阵阵木香。门口一对竖匾,却朝里挂着,上边白底黑字写着两排我打小就认识的字:龙鳞茵陈,福寿俱全。抬头又见一个大大的“桅”字招牌。是间桅厂,也叫棺材铺。

  《民国鬼录》34我正望着那排棺材板出神,周先生就突然在身后问了句“看什么?”除了老白,他是第二个我听不见声音的人。“这个。”我指了那招牌,周先生就说“铁记桅厂,我们的营生。”“可昨晚不是卖棺材”“都一样,早晚会死人。”他用硬冰冰的态度接着说“走。教你点东西”“什么东西?”“你命里该有的东西。”

  《民国鬼录》35 我不信命。叔以前说“命就是你想干的事”,村里老太爷又说“命是你应该干的事”但我一直觉得命就是活着,无论该不该或想不想,在一个馒头能救你一块石头能杀你的时候,你没有命,只有活命。所以关于老白,桅厂,还有自己,有太多想知道的事但我从来不问,因为我觉得,自己弄懂真相就是眼前要活的命。

  《民国鬼录》36 周先生领我进了后院。关于这间桅厂和眼前的怪人,即将教我的是杀人,救人,还是藏人,其实都有可能,而我也都会接受。但没想到他却开了东厢房,在一间三面都是书架的暖阁里摘下几本书来:“教你识字。从这三本开始,”他把三本书往我面前桌上一丢“先记书名,第一本叫人,第二本叫鬼,第三本叫神。”

  《民国鬼录》37 六月八号,突然满城是兵,吵着要抓叫“余挡”和“乱挡”的两个人。街上乱了一下,随后却越来越静,直到第二天,除了兵群跑过的声音以外就很少有人走动了。腊八正被关在书房陪我背那“人鬼神”三个字,越发不耐烦,正要开溜就迎头撞见了周先生。“十天内不许出门”周先生阴着脸说:“山西王进北平了”

  《民国鬼录》38 第七天。周先生如约要去一趟那旗人的府,却叫腊八伴成小乞丐,先去瞧瞧那宅子的人还在不在,腊八回来说果然空了,一一群兵正往外搬家当,我听了不由吃惊:“因为闹鬼?”周先生却摇了头:“因为有钱。”腊八插了句“这这么说和鬼没关系?”周先生说:“鬼事即人事。闹宅也好,兵灾也好,旗人吃亏,是有人挖了他们的根。”

  《民国鬼录》39山西王阎锡山闹得北平满城风雨时,我正在后院书房里闷头识字,教书的先生却是腊八。周先生叫他领着我把那三本书一遍遍的念,由于他本就识字,并且说话磕磕巴巴有时一个字读上好几遍,所以我记起来印象深刻,三本书倒也不难。事后才知道那套书一共十六本,全名叫做:《天地人鬼神佛魔畜慑镇遁物化空阴阳》

  《民国鬼录》40 如《人》中所讲,宗族血脉如树如藤,先人的墓即是后人的根,若根扎得好,则家势必兴。读到这儿好像大概懂了周先生那句“鬼事即人事”的意思。据说旗人皇族的根就埋在马兰峪,俗称东陵。两个月后,东陵盗宝震惊全国,孙殿英三个字传遍街头巷尾,就连北平也不例外。我正想起狐狸脸,周先生却来辞行了。

  《民国鬼录》41“过两天,我出去一趟”周先生说“如果没回来,你该走了。哑叔安排。”我看着那双冷冷的眼睛,里边好像有某种神情,可到底是悲伤或恐惧,说不清,所以我只应了声“恩”,周先生也就不再说话。半响,他起身出屋,就突然有种熟悉的感觉缠上来,那感觉像极了叔咳死前瞅我的那一眼,于是竟一把拽住了他。

  《民国鬼录》42那双鱼眼睛看不出吃惊,依然没表情似的盯着我。我却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一怔,忙放了手。“有些事,想问,我可以说。”他转了身重新坐回到椅子上,我竟脱口而出:“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吃死人饭的”没想他答的更快“人死了有事,我管。死了以后有事,我也管。”“那我呢?”我忍不住追问,他却不说了。

  《民国鬼录》43半响,周先生突然问了句:“见过鬼吗?”我摇头:“以前住坟边儿上,听过很多声儿,但世上根本没有鬼,”我说“鬼都在人心里。”“书上看的?”“打小这么觉得。如果有鬼,我娘离那么近,一次没见过。”周先生听了,闭了眼睛,又慢悠悠的说:“你是谁,我不清楚。但那晚赵府的事,我得告诉你实话。”

  《民国鬼录》44 “那天我收了订钱, 晚上去赵府相宅。老白说你能听鬼,就也带上了。”周先生盯着我继续说:“去了那发现宅子破败了。烂仓,坏水,主子没事,下人却生病,在家宅里,下人不占命,而是属于主子的家产,所以是有人挖了他们家的根,图财,不是奔着人来的。那宅子也应该是干净的,但你却听到了别的东西。”

  《民国鬼录》45“正黄旗的赵宅,根扎在东陵。那地方连老白都绕开了,区区一个孙殿英下不去铲。但你在赵府听到的笑声我从没遇过,接着东陵盗宝就成了”说到这儿周先生看向了我:“所以有些事,你可能知道的比我多,该我问你,但没时间了。”“你要去哪儿?”我忍不住问,周先生叹了口气:“紫禁城,现在叫鬼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鬼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