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消失的子弹(上)
猫豆2016-11-30 08:003,291

  子弹穿肩而过,弹头却不知去向,黑子开的枪是打中了另一个野人肩膀,但是黑子使用的是手枪,并没有打中背包?

  双肩包上的不规则弹孔让姬守良略微有些不安,这种不安的感觉无从说起,但是像一团鬼魅的影子,魂绕在姬守良心头。男人的直觉。

  姬守良正抚摸着背带上的单孔,旁边的一个野人突然拿起另一个背囊扛在肩上,背的有模有样,姬守良看清了,那是黑子的背囊。

  看上去就像是有个人在背着背囊,但是身形有些矮小,驼着的背部将背囊拱的很高。

  姬守良抬头看着龇嘴獠牙的野人,野人也同样好奇的看着不远处这个奇怪的人类生物,野人尽量将身体压低,做出防御的姿态。

  姬守良猛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蹭的站起冲野人追去。这边野人眼睛一亮,咧嘴露出一个荒诞的表情,身形一闪便消失的在洞穴的尽头。

  从水潭的入口算起,这里野人的居住面积起码得有五十来平左右,和地下水潭相对的是一条长长的隧道,刚刚咧嘴怪笑的野人就背着黑子的背包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姬守良心头冒起一股无名的怒火,这个奇怪的家伙也是在嘲笑自己吗?另一种更加荒诞的想法在姬守良的心中蔓延开来。

  野人会嘲笑人吗?不知道!但是这家伙刚刚的那眼神和表情明显就是看自己很不爽。现在姬守良也看他不爽,更加不爽的是,他把父亲姬安全留下来的一块玉佩放在了黑子的背囊当中。

  姬守良说不上来,但是那块玉佩对自己很重要,那是父亲姬安全留给他唯一的遗产,同时是查明父亲死因的关键证据,SSA机密文件上有一行文字姬守良记得清楚,日本人寻找的东西。

  换个角度来说,SSA早就知道小庙口的凶杀案并非卷宗上陈述的那么简单,背后还有更多的隐情,但是到底是什么隐情呢!姬守良翻遍了二狗偷出来的机密文件,里面并没有详细的记载,只是一笔带过。

  很显然这是有人故意想隐瞒一些东西,那隐瞒掉的是不是这些所有问题的关键呢!父亲的死因是不是就在这部分隐藏的机密卷宗里呢?

  白城,还是那座毫不起眼的居民楼内,唐教授依旧躺在真皮沙发上抽着雪茄,一边看着满墙的电子显示器中的监控画面。

  下午的白马岭浓雾照常升了起来,摄像头传回显示器的只有一帧帧白蒙蒙的图像,分别率越高的监控探头传回的画面月不清晰。

  唐教授:“启动热成像感应,搜索所在区域内可移动生物,包括蚊子?”

  “您是说地方可能已经率先使用了电子昆虫干扰我方的行动,我们现在所看到的画面是经过敌人处理的特殊成像”

  “特殊时期,不排除这种可能,毕竟SSA声名远扬,我们在他们的地盘活动这么久,而且还安然无恙,你不觉得这太不符合逻辑吗?难道在国际上声名鹊起的SSA连这样一点反侦察的能力都没有”

  唐教授吞了口烟雾,继续说道。

  “白马岭是属于三不管地带,当初山鬼一木先生就曾带着皇室的指令来到这里探寻那件东西的下落,但是时至今日,山鬼一木先生已然殉职,关于当年皇室究竟下达了怎样的命令,山鬼一木先生究竟找到了什么?这些都成了谜团,而关于这件事最完整的记载就在SSA的第一代掌门人姬安全的私人保险柜里!”

  “教授,现在SSA的掌门是姬从良,他是姬安全的儿子,我们控制了他不就能得到一切真相了吗?”

  唐教授听闻此言,从嘴里摘下烟头,一把戳在助理的后脑,烟头一接触到头发,立马发出了嘶嘶的声响,一圈黄色的烟雾从助理头上飘出,一股头发烧焦的臭味弥漫的整个办公室到处都是。

  计算机专家哈里嘿嘿一笑,继续低头,双手在键盘上飞快的敲打出一串串莫名的字符。

  “跟了我这么久,你脑袋里面装的还是武士那一套东西,不管三七二十一,只管杀杀杀,杀和抓能解决问题?那还要我来这里干什么?你拿着武士刀出去狂砍一通,不就是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了!恐怕你还没出这个门,SSA的人就会盯上你了”

  “教授,SSA真的有这么厉害?” 助理捂着烧焦的头发,耷拉着脑袋,不敢看此刻唐教授的表情。

  “你个蠢蛋,我二十岁的时候就来到了中国,现在我已经六十了,除去我上大学之前的岁月,已经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差不多,在这里谁还能比我更加了解这个组织的能耐呢?北纬三十二度的事情就是他们的人最后出手搞定的!你说厉不厉害?”

  柴泽浩民哑然,北纬三十二度,所有武士的噩梦!

  “中国人喜欢用计,他们的祖先著就了无数的珍藏典籍,传世经典,其中最为经典的就有《孙子兵法》,其中有这么一句话,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我们现在是在异国的土地上渗入进行一场无差别的渗透战争,这在现在的国际上来说,我们已经违反了国际公约,同时侵犯了一个国家最珍贵的东西,主权”

  “你倒好,像个愣头青一样扛着武士刀杀出去,你倒是威风了,会有什么样的结局呢?”

  唐教授的一问,让柴泽浩民胸口堵了一团嗔气,习武之人最忌讳的就是犯戒,三大戒!

  “找到东西的时候,就是这里所有人殉国的时候,因为SSA的人绝对不会允许我们活着从这里离开,换个角度,我也不会允许自己的敌人从眼皮底下溜走,而且还在鼻子上蹬了一脚”

  “教授,我可以保护你们离开,相信我”

  “柴泽君,你不懂,你不明白”

  “教授,怎么才算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唐教授引阴险一笑,右手食指在水杯里沾了点水,在桌子上画了个圆圈:“哼哼……”

  “姬守良不是要寻找他父亲死亡的真相吗?我们让姬守良那个笨蛋去寻找真相,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的出发点是一样的,废了那么大劲将他从美国弄到这里,你认为我仅仅是要他对付一个不听话、已经沉迷于权势之中的帝国军人后代!小伙子,你还欠缺一些磨练”

  唐教授拍了拍柴泽浩民的肩膀,宋中德没死的消息还是暂时不要告诉他。

  电子显示器上出现了食人鸟作战小组的信号,荧屏上有六个位置闪着绿色光点,其余的都显示是蓝色光点,都具有生命特征。

  电脑专家哈里:“绿色的是我们的食人鸟小组,现在只剩下六个人了” 哈里无奈的撇撇嘴,摊开双手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食人鸟的能力他了解,那是可以歼灭四只人数在他们两倍以上的特种作战小组,现在一下子就折掉六个人。

  唐教授:“蓝色的呢?”

  “蟒蛇或者是鳄鱼,还有其他生物,非人类,也不是人类的好朋友,更不是我们的好朋友”

  唐教授:“只要不是敌人就行”

  绕来绕去,还是迷了路,追出去的时候就再没见到那个野人的身影。那是野人吗?野人会有那么人性化的表情?

  姬守良摊开地图,这份地图是从SSA那里得到的一份就目前来说,是标明白马岭地貌最为全面的一张地图了。

  “陷马潭……” 姬守良看着地图上标注的那个地方,那不正是他和黑子刚刚进入山谷跌落的地方吗?那里除了一大群老虎之外,就只有一头灰色的大狼。

  但是根据情报,陷马潭是个村子;现在手里的地图上又标注的这个位置是陷马潭。

  “见了鬼了……” 姬守良将地图颠倒过来,反复查看确认。没错,反复确认,手里的地图是白马岭地图,这个地方确实就是陷马潭?

  白城典籍记载,陷马潭是一处村庄,大约五十来家两百多口人!但是姬守良看到的此处,只有二十多只老虎!

  莫非老虎变成了人?还是人变成了老虎? 姬守良心里暗自调侃自己,或者是老虎吃了这村子里的人,那地上不是有一队白骨吗!说不定就是陷马潭村民的尸骨。

  蹬……姬守良被自己脑袋里突然冒出来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要说这些老虎吃了村民,然后霸占了这里,也不是说没有可能!

  但另一个问题又来了,陷马潭的由来已经几百年的历史了,那这村民总要有地方居住啊!难道说白马岭的老虎连房屋也吃?

  “糟了!黑子还在上面” 姬守良装起地图,原路返回。在几个野人的注视下,姬守良背起背囊,再次跳入水中。

  这军用的背囊防水效果就是好,粘在上面的水渍都自动分离。

  姬守良从小腿上拔出战术匕首,用牙齿咬住,抓起石缝里的淤泥往自己脸上抹了一把,再次抓起一把淤泥从右到左,从右边额头拉倒左脸下巴的位置,整个人无形中多了几分杀气腾腾的感觉!

  那支小分队还在上面,而且已经布好了渔网,就等着自己往里面钻呢! 姬守良心底一横,将身上的衣服和战术背包都涂上了淤泥!和水潭边上的颜色混为一体,要是他不动,没有人会知道这里爬了一个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杀手十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