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莫问君心(2)
周小栀2016-12-18 11:571,516

  那晚,他没来她的寝宫。

  倾歌因着哥哥的事心里抑郁,又不忍心三个丫头跟着她一同受寒,便硬了语气赶了她们回屋睡觉,之后自个儿点了一盏小灯,独自在院里坐了差不多小半个上半夜。

  下半夜被起夜的小蚁子瞧见了,那奴才心眼儿实,硬是要陪着她一道空守着这寒夜。

  夜风凉的很,他身上只罩了一件中厚的衫子,倾歌怜他白日还要被吩咐去宁寿宫干活,终究起身回了屋。

  然而,她却睡不着了。

  明明床还是那张床,寒夜还是那样的寒夜,就连窗外灭了蜡烛也同昨夜一样黑灯瞎火,可是,却又似乎,有什么不同了。

  她一直在想早间夏蝉的话。

  萧玄景让她好好休息,夏蝉说,她以为蔡康只随口说说。

  可是,倾歌觉得,他既带的是那人的话,定然不只让她好好休息这么简单,那么,他口里的“风”,又是指的什么“风”?

  不管怎么样,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意思,似乎是让她接下来这几日,都好好待在寝宫?

  有什么事要发生了吗?亦或者,他打算如何处置南家?

  有没有可能,他其实是相信哥哥的,且有心要查出幕后之人,然而,担心她关心则乱,为免打草惊蛇,所以才不让她出寝宫?

  倾歌心里百般复杂,又想起今日个秋萤的话,便更加难以入眠了。

  据秋萤打听来的消息,皇上之所以会指派庄亲王前去打北狄这一仗,还亏三贤王的举荐。

  倾歌将牙根咬得生疼。

  他一向与世无争的性子,而今却是为何,是要彰显他举贤不避亲的高风亮节吗?亦或者,大是大非面前的大义凌然?

  两边都与他多有亲厚呢!

  也许,因着姐姐已经不在了,他也随之心死,由而,自动自发便断了他三贤王府与南家的联系?

  如果姐姐还在呢?姐姐不忍违逆她的意愿,他不忍违逆姐姐的意愿……也许……她就可以不用入宫了……

  说来说去,他心里没她就是了!

  枉她当初方听罢皇上专门提名要她入宫时对他重生的奢望,现在想想,如若当时姐姐还在,皇上提名的是姐姐,他必定不会袖手旁观!

  她这么想,打心底又觉得对不住姐姐,可是,一颗心里里外外,却都痛了个彻彻底底。

  她便这般漫无目的地想,脑里时而是萧宸景肃严着脸责怪她的样子,时而是他拿她无法时哭笑不得的样子,时而,是他揽她入怀温声细慰的样子……然而,不知什么时候,竟又换成了萧玄景恼她骂她的样子……

  便是如此这般往往复复,到得她迷迷糊糊悠悠转醒时,已是第二日清晨。

  脑里像装了一锅浆糊,脑袋也隐隐作痛。

  她百无聊赖的起身,站在院里正思虑着蔡康昨儿个话里意味时,御膳房的苏公公便领着人亲自来了。

  然而,往日的青菜豆腐却换做了燕窝鱼翅,三个丫头将饭菜端到房间后,她吃了几口,筷子往桌上一放,竟再也吃不下去。

  明明那些都是她平日个最爱的佳肴啊,人人都只道是由奢入俭难,莫不是,短短几日,她还真爱青菜豆腐胜过了鸡鸭鱼肉不成?

  心底抑郁难以排解,索性甩了三个丫头,自己躲去了进宫前的那片荷塘边清净。

  然而,到得那处地方,她却突然想起一直埋在心底的一个事来——选秀前夜,她应邀来的,正是这片荷塘。

  她当时本掌了灯笼,隔了远远的距离,她方瞧见了柳树下的那个黑影,然而,未及近那人身,手中的灯笼便突地灭了。

  那人戴了面纱,背对着她,倾歌便只能透过影影绰绰的别处映在湖水里的灯光勉强辨得出他的背影,身上披了一件极其宽大的披风,连头颈都给遮住了。

  由而,到得那人离开,倾歌也无法确定他是男还是女。

  阳光甚好,荷塘里有锦鲤,躲在荷叶底下,时而跃出水面打个滚儿,时而三五成群地聚作一堆,时而又隐进了荷叶,遁没了身形。

  倾歌看得出神,便连身后有人走近也毫无所觉,直到荷塘中央陡地因为重物的击落而腾起水花,她方一惊,转身,看向了来人。

继续阅读:第四十二章 莫问君心(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