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莫问君心(1)
周小栀2016-12-16 17:192,522

  大早上,倾歌还在床上,迷迷糊糊之际,秋萤便急匆匆跑来报信——朝堂之上有大臣进言要求为当年端亲王一事翻案,萧玄景大怒。

  “小姐,听说边疆正好传来北方蛮夷大败咱们大夏军的急报,大少爷请旨出征,皇上却指派了庄亲王前往,这是不是表明皇上再不相信大少爷了?”

  她一着急,该守的规矩又都抛将脑后了。

  倾歌由着另外两个丫头为她更衣,心下却也无暇顾及。

  这些年来,南家在朝中甚至百姓心中一直颇受争议,既然不是一日两日之事,料想平日里朝堂之上必定有官员对此呈争锋相对之势,只不过从前的暗里,变成了现如今的堂而皇之。

  细细想来,此事一出,无非两种可能。

  第一个,当年谋逆一案确有隐情。

  听秋萤所说,那些进言的大臣,爹爹生前都与他们私交甚笃,而当年端亲王、庄亲王、爹爹与先皇一起打江山一事,大夏朝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从前,私下里爹爹确实提及过与自己那生身父亲交情甚笃之事,语里难掩惋惜,似乎还藏着一些倾歌当年看不懂的情绪。

  那么,有没有可能当年谋逆之事果真另有隐情?而爹爹受她的生父端亲王所托,代为照顾他们兄妹三人,爹爹因此,与先皇立下盟誓,以保密作为交换条件,换了他们兄妹三人一命?

  之后到得爹爹身死,觉得对不起端亲王,所以便将此事透露给了那些个与他交好的大臣,嘱托他们有生之年务必还端亲王一个清白?

  然而,不说爹爹早已去世多年,单说这些个大臣在朝为官,应该比常人更懂得息事宁人明哲保身这个理儿,他们却不惜冒着冒犯先帝惹怒皇上的危险,若说真个是为了为端亲王讨一个公道,也太过明目张胆了些。

  再者,此事一出,哥哥必定因此遭受牵连,他们若真是为南家考虑,便不该这般鲁莽行事。

  倾歌咬紧唇角,可是,如若端亲王谋逆是真,那么,以上的臆测都将被推翻。

  这些年头上一直顶着罪臣之女的罪名,如若当年谋逆一事果真另有隐情,她比谁都希望自己与哥哥能够洗清冤屈。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臆测的可能性极小。

  那么,还有第二种可能。

  抛开其间种种不谈,单说当年那个案子,先皇的处置明显已是法外开了大恩,事情过去多年,板上钉钉的事,而今重新翻出来,明显是在指责当年先皇误杀忠良,此乃其一。

  其二,今儿个朝堂之上进言的大臣都与爹爹交好,此事说好听点是私交甚笃,说得不好听了便是结党营私,加之当年谋逆的前车之鉴,皇上心头那把火,必定最先烧到哥哥头上去。

  如此看来,今儿个的事,倒更像有心人悉心策划的一般,目的便是将哥哥甚至南家一举扳倒。

  越往深了想,倾歌心里只越发赅怕起来。

  眼见她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三个丫头瞧在眼里,不自觉地,也在心底暗暗心悸。

  “娘娘,御膳房的苏公公来了。”

  倾歌应声回神,顺着紫娥眼神的方向,一眼便瞧见了正毕恭毕敬立在院内的御膳房的膳正苏长喜。

  目光稍稍往后,便看见了他身后正微躬着背的两个小太监。

  清粥小菜!

  经受一大早的这番折腾,倾歌差点将这茬给忘了。

  她暗暗收了多余情绪,同夏蝉使了个眼色,便起身走出,到得苏公公身前时,面上已换作一副温眉浅笑的表情。

  “公公有劳了。”

  她微微一笑,招手令另外两个丫头端过菜肴,转身,自夏蝉手中接过那锭银子,顺势便放到了那苏公公的手里。

  “天凉,这个,给您和两位小公公多添几件冬衣。”

  “哎哟,这可万万使不得,奴才不敢。”

  他看起来年过天命,或者因着常日在御膳房当差,说话间松弛的下巴便上山下下抖动,浑浊的眸里在看见那银子时却陡地闪过一抹精光,却又很好的掩饰过了。

  倾歌收回看在他暗暗合起的掌心的目光,面上只依旧笑得和善。

  “公公说的哪里话,您是这宫中的老人了,倾歌初入得这皇宫,今后还得您多多照拂才是。”

  苏长喜一听,当即便笑得合不拢嘴。

  “娘娘这样说真是折煞老奴了,今后有什么事,娘娘只管吩咐便是。”

  倾歌笑,“如此,倾歌先行谢过公公了。”

  到得这三人千恩万谢终于出了灵凤宫的院子,秋萤方才憋着的不乐意才显了出来。

  “无端端的,小姐给他银两作甚?”

  倾歌收回眸光,苦苦一笑,这丫头自小跟在她身边,最是知晓她恨极人与人之间靠着财物换取信任的性子,只可惜……

  “秋萤,夏蝉和你说的,你怎地又给忘了?”娇嗔出声的是正端着菜肴的紫娥,眼见秋萤看了过来,她便又继道:“在这宫中,没有小姐,也没有丫头,你忘了吗?”

  秋萤被她说得一愣,旋即宁眉。眸子来来回回,几番咬磨唇角,终究,却只无话。

  倾歌心有不忍,上前拉过那丫头的手,便道:“宫里宫外,你主子不一样生龙活虎地活着吗?你倒这般愁眉苦脸的作甚?”

  她说完,复又看了其他两个丫头一眼,接着道:“行了,将东西放到里屋,该干嘛干嘛去,填饱了肚子,娘娘我这儿还有吩咐。”

  三个丫头齐齐福身,转身走了进去,临走时,倾歌又叫住了紫娥:“今天怎么一直没见着小蚁子?”

  “娘娘,小蚁子五更天便被蔡康公公差去打扫宁寿宫去了,现在还没回来呢。”

  倾歌凝眉,“打扫宁寿宫?”

  “是啊,闻说太后这个月中旬便要回宫了,这些天宫里上至皇上的日升殿,下至宫婢的处所,上上下下都在打扫呢,这不宁寿宫缺人手,蔡康公公便将小蚁子他们也叫去了。”

  答她的是夏蝉。

  “言则,我这灵凤宫也要打扫吗?”

  “按理当是。”

  “这样一来,不成了咱们灵凤宫缺人手了吗?”

  说话的是秋萤,经她一问,倒提醒了倾歌,她稍一凝思,便看向了夏蝉。

  “你是说,五更天的时候,蔡总管来过?”

  “是。”

  “可见他有何异常?”

  “没有,还是同往常一样,吩咐了奴才们要做的事,就又去别的宫了。”

  倾歌拧眉,咬唇,不语。

  三个丫头面面相觑,眸中尽是不解。

  恰在此时,夏蝉却突然道:“对了,蔡总管临走时对咱们说,皇上昨儿个见娘娘身子不爽,嘱托娘娘今儿好好休息,外头风大,莫要着凉了。”

  “你方才为何不说?”

  问话的是秋萤。

  “当时蔡康公公都行至院门口了,我以为他只是随口一说罢了,便没多大在意。”

  夏蝉语里颇有些委屈,倾歌看在眼里,心底细细思量着她方才的话,转眸,心底的疑惑只越发深了去。

继续阅读:第四十一章 莫问君心(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