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车裂之刑(3)
周小栀2018-01-15 13:012,173

  “我想方设法,也没想到你会来……”

  她气息越发微弱,开口的声音轻如细纹。

  眷恋转浓。

  他将她渐渐冰凉的身子又往怀中拢了拢,用下巴去碰她的额头。

  “你猜到元景他们为了以防万一,一定派了人在人群里面,所以故意那样说,就是为了让他们知道,死的人是真正的倾歌,是不是?”

  “阿玄……一年的时间,你都把我看得这么透彻了……”

  她笑,语气里有她昔日里与他吵闹耍横的嗔怨。

  萧玄景的眸色稍霁,嘴角甚至带了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倾歌垂眸。

  那次出巡,他允她一个愿望是假,同去的人知道她死后想火葬是真,依照萧元景的性子,加之当初他对她的那些成见,回来一定会将她的这个想法当作笑话讲给他府上的人听……

  她重重地喘,猛地咳出一口鲜血来。

  萧玄景突然从怀里取出一粒栗色药丸,倾歌凝眸。

  那是护心丹。

  传说中菩提祖师的舍利所化,全天下只有六颗。

  将死之人服下,能护住心脉长达七日之久。

  可是而今……

  “没用了……阿玄……”

  她急喘着,嘴角又汩汩冒出了鲜血,很快便将他的手掌染得殷红。

  那双手,还是那般修长好看。

  可是,他的怀抱,好像没有从前那般暖了,她好冷……

  她抬眸,看进了他的眼。

  “你知道我怕痛……我想,被五匹马扯着……一定很痛……咳咳……所以,来的路上我已经服下绝命散了……”

  绝命散一个时辰内毙命,护心丹本是保命良药。

  然而,二者却是相生相克,所以,一同服下的人顷刻间便将殒命。

  所以说,这世上,有什么是绝对的呢?

  谁还忆昔年他对她的那些纵容,谁也曾说,来生即便蹉跎,愿再与谁青丝成雪两鬓白发,而今,竟不是她陪他坐拥天下闲看落花……

  爱啊恨啊,真是难以细说从头!

  “南倾歌,没有朕的允许,谁也不能让你死!”

  他低吼出声,顷刻间,倾歌已感觉到一股热量自后背传来。

  他想用内力逼出她体内的绝命散。

  倾歌笑,徒劳无功的事,这辈子,她竟然也有幸看他做了,不枉她现在浑身上下嘶吼叫嚣的痛!

  “阿玄,我还想听你讲……天尊的故事……你再给我讲一遍,好不好?”

  他眉眼陡地凝了一抹笑意,一瞬间,万物无光。

  “还是天尊降朱雀的那一段?”

  语气越发温润,他的动作却不停。

  倾歌笑。

  “嗯。”

  他点头,缓缓道来。

  “……他是九重天上元始天尊,主司刑法,最是铁面无私,她是通天教主座下小兽。

  那一日,她失手撞翻菩提祖师座下燃灯,烧毁他手中七宝妙树,并致使大火烧了天界六重,诸多神仙流离失所,人间处处生灵涂炭。

  三界大乱……”

  “于是,他便亲持了手中的加持神珠,活活困死了那孽徒……”

  倾歌悠悠补充,突然又落下泪来。

  她想伸手去擦,却发现此番连抬眼皮都成了奢侈。

  她的目光渐渐涣散呆滞,终究还是不死心。

  “阿玄,你说,当时的天尊,到底是怎么想的……他……”

  她的手猛地垂了下来。

  一道闪电横劈而来,一瞬间,天地变色!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南妃死了!

  她死了……她真的死了……

  悠凉的笑意挂上嘴角,消散了世间一切颜色。

  萧玄景缓缓收回紧贴她后背的掌心,突然将手指移到了她的脸颊,轻轻拨开凝着她额前的发丝,细细端看她的眉眼。

  熟悉的轮廓,是他吻了千万遍的不满足!

  他突然忆起了曾经两人相拥而眠,每次她都要他说这个故事,明明听了很多遍,明明她自己也知道,可就是要缠着他讲。

  然后,每次又总不嫌烦地问着他同一个问题:

  “阿玄,你说,缘法悟性,久久难说,其实……不是佛法无边,而是他动了凡念,对不对?”

  两人独处的时候,她常常唤她阿玄,那语气,总是娇软又眷恋,这个时候,他再多的疲惫不耐,全都变成了满足。

  可也不乏他被她问得急了的时候,每每此时,他总是将她压在身下好好宠爱一番。

  其实,不过贪念她在他怀中的温暖。

  他素日欲望甚少,唯独与她待在一起,他每每不能自控,常常惹得她连着好几日不让他碰她的身子。

  然而,有件事,他其实一直没有告诉她:那个故事,他从来都不愿意提。

  他本庶出,母妃又不得宠,能登上这个位置,一路走来受过了世间常人难以想象的诸多磨难。

  这么些年,他没有弱点,毫无所惧,下意识里,却甚是害怕这个故事,每次一提起,都好似要将他的心口剜开……

  那个凤血佩玉,确实吸引着他不断地靠近。

  因为它,他将许清尘带进了宫,她却不知,自始至终,一切不过他早已安排好的一出戏。

  此番之所以开罪于她,不是他的本意,她生性聪明,方才一席话,已经猜对了大半。

  唯有一点。

  他费尽心思想要独善其身的,另有其人!

  那人不是别人,是她!

  他突然抱起她已经冰冷的身子。

  他要去昆仑山。

  人人都知道那里有个青云派,掌门人乃修仙之人,常年云游四海,却没有人知道他就是大夏朝前任大理寺卿。

  当初,是他一手将她引入了他的生命,而今,这天下,能救她的,非他莫属!

  她的前世今生,他统统不想去追究,他此生立下血誓要得到的,不过两样东西,一个是这天下。

  另一个,便是她。

  他只知道,此番,若那人也不能救,那便是上天入地,诛神嗜佛,哪怕颠倒三界,他也要众生为她陪葬!

  原来,竟还有这样的时候,天下,众生,通通都在后!

继续阅读:第四章 元夜琴鼓奏,花街灯如昼(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