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倾歌重封妃(2)
周小栀2016-11-29 12:371,795

  “南妃娘娘,奴才是仪礼司的太监,皇上有旨,传娘娘即刻去三清殿。”

  倾歌大惊。

  “三清殿,可是要行叩三清大礼?”

  “正是。”

  倾歌一怔,周身似已有寒意侵袭而来,无边的束缚似要将她缠死方休。

  额前薄汗沁出,她咬唇深吸,半晌方道:“公公,倾歌今日身子不爽,便请皇上开恩,容许倾歌择日再拜可否?”

  “哎呦我的主子哎,您快不能让奴才难为了,这世间事它有大有小,这事儿,可耽搁不得的呀!”

  门外的人一着急,似乎噗通一声跪在门口了,那又是拜又是求的声音,惹得倾歌心下越发怵得慌。

  她早该料到的!

  宫中比不得宫外,她在王爷府,不愿拜天尊,同那人耍横哭闹一番便轻轻松松逃过了,在这宫中,有的是人吹毛求疵寻她麻烦!

  一个弄不好,小命呜呼只怕也在一念之间……

  她不能死!

  便是寻求一个那人肺腑之言的机会,她也得活着!

  “公公稍候。”

  倾歌将盖头胡乱盖上,由着一左一右两个宫女扶着出了门,未及走出院子,又有一个太监匆匆忙忙进了院子。

  一阵夜风陡地吹来,掀翻了她头上的红盖头。

  在众人惊呼声中,她抬眸,正巧看见了来人。

  面目清秀,身形中等,偏瘦,手捧一份圣旨,急匆匆,忙慌慌的,那人就这样与那仪礼司的太监撞了个对头。

  倾歌识得他,叫做蔡康,方及冠的年岁,已是统领内务府的太监总管。

  倾歌率领灵凤宫一屋子宫女太监跪了下来。

  “皇上有旨,传南氏倾歌即刻前往甘泉宫,不得耽搁,钦此~”

  甘泉宫?不是那宁氏宠妃的寝宫吗?

  倾歌失神间,头顶一声似怒还嗔的轻哼,倾歌抬眸,倏地撞进了那蔡康凉幽幽的眸子里。

  甘泉宫坐落在皇宫的正东方向,与灵凤宫,隔了整整半个皇宫的距离。

  倾歌到得那里,已是半个时辰之后了。

  方入得院子,入眼便是跪了一地太监宫女,黑压压的人头,躬到底的后背,进了里间,太医宫女又跪了一屋子。

  途中她特意同那蔡康打听了几句,方知宁妃突发心疾,太医全都束手无策。

  那女子正翻来覆去在床上打滚,呻吟之声痛苦异常,床畔的男子凤眸含怒,说话间,又一脚踢翻了他脚前的一个太医。

  果真是他!

  那日她有本意戏弄他们一行人,没曾想后来竟是那般收场,细细想来,到不知谁戏弄了谁!

  只是她本以为匆匆一别,此生便分道扬镳不复相见,而今,她却这般自投罗网!

  倾歌想起从前在王爷府里的那些清浅岁月,曼妙得仿似随意回眸都会生出花,没曾想,竟也如同其他诸事般,终逃不过一场造化弄人的世事无常。

  “废物,一群废物!朕白白养你们作甚!”

  甘泉宫里里外外瞬间尽是一片求饶声,那男子呼吸急促,床上的女子叫得越发凄惨,更深地往他怀里偎去。

  这些时日里前前后后听了这人的不少故事,加之那个元夜对他的印象,却始终组不成眼前这个暴戾盛怒的模样。

  这是第一次,倾歌见他发怒的样子,像一头荒野苍狼,随时随地准备朝它瞄准的猎物狠狠地扑过去!

  他的衣摆上沾满药汁,此番,将那女子搂得越发紧了去,抬手不停地为她擦着额头沁出的细密的汗液!

  却原来,他也有这样的温情!

  外界传言,约摸是真的了,这宁氏宠妃,当真是圣宠三千的!

  不过顷刻,那人眉眼之间,越发狠厉!

  倾歌的目光不自觉移到跪离他不远的一个宫女身上,发现她跪着的那片儿沁出了细细的血珠子,那些碎瓷片,只怕也是这人盛怒之下的杰作了!

  她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通通不是命吗?

  这个念头来势汹汹,她头顶倏然轰的一声,脚下竟一个趔趄!

  她此前是听了不少这位宠妃的事迹无疑,然而,终是未曾谋过面的,缘何她方才竟似对她有沉淀千年的敌意!

  她怔愣间,那蔡康已上前对那人低语了几句,萧玄景突然抬头,狠眉厉目的就朝她瞪了过来。

  “来了还不快过来,她要是有事,朕要你们全体为她陪葬!”

  暴君!

  倾歌暗咒,在他黑沉沉的眸子中,走上前去。

  一声轻细的嗔怪突然传来。

  是那女子的声音,说的是——玄,莫要这般。

  玄?

  这宁妃在唤谁的名讳?

  倾歌一怔,脚步就那般生生止在了原地。

  是这殿里面她贴身的哪个宫女太监?

  许是她与这跪倒一片的哪位太医私交甚笃?

  “嗯。”低低一声。

  是谁?

  倾歌的目光,随着这一声倏地移到了那个龙眉凤目的男子身上。

  是了,这里还有一个人,名字里有个“玄”字。

  不过,普天之下,无人敢唤。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倾歌重封妃(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