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倾歌遭贬(2)
周小栀2016-11-27 09:061,810

  见到那小宫女的时候,她口鼻见血,全身多处血迹,已经虚弱得站都站不稳了!

  倾歌连忙上去扶住她。

  “这些烂乌龟臭王八,总有一天我要亲手将他们全体阉了!”

  她刚骂完,那边一阵气弱的笑声已经传来。

  “姐姐,他们本来就是太监。”

  倾歌暗暗咬舌,嬉笑着连忙又扶她回房间。

  好不容易收拾体面,倾歌扶她在房间里的暖炉旁座下,没想到屁股没坐热,她又从凳子上弹了起来。

  “呀,你私放我出来,荷芳姑姑不会饶了你的,怎么办?”

  她话毕,倾歌还没来得及开口,另一个声音先答道:“妹妹有所不知,现在啊,咱们这浣衣局可是明明白白换了个主子咯!”

  浣衣局当差的宫女命贱,许多都是包衣奴才,来这儿的也是犯了过错的宫女,所以全都挤在一间大屋子里。

  说话的是其中一个正在理着被褥的宫女,其他人一听,也一时都哈哈大笑起来,倒在嬉笑当中将倾歌戏荷芳的事儿绘声绘色地说与她听。

  “姐姐大恩,夏蝉此生没齿难忘,来生做牛做马,一定报答姐姐!”

  那夏婵说着,已经双膝跪倒在倾歌跟前。

  “原来你叫夏蝉啊?”

  倾歌连忙扶她起来。转眼又眼睛一亮,突然想起家里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丫头来。

  “对啊,不知姐姐尊姓大名?”

  “免贵姓南,叫我倾歌就行。”

  “倾歌?南倾歌?”

  怎么又是这反应?

  倾歌皱眉,老天,她又想起进宫那天在神武门与她聊天的青萝了,那日匆匆一别,正式选秀那天又一时情急,她倒一时将那丫头给忘了。

  那日获封三人中没有她,那么,她是落选了?

  “对不起,姐姐,我没有别的意思……”

  夏蝉小心翼翼的告歉,倾歌大大咧咧地摆手。

  “我没有那么小心眼儿,对了,你们谁知道落选的宫女何日出宫?”

  宫女甲:“听说是新妃嫔归宁的第二日,姐姐问这个干嘛?”

  那岂不是后日?

  “那,郁芳轩往哪个方向走?”

  宫女乙:“从咱们这儿出去,往西南方向直走,阴森森的,这中间得好长一段距离呢!”

  倾歌凝眉,转眼:“阴森森的?”

  宫女丙:“妹妹有所不知,那郁芳轩,和冷宫就隔着一个林子的距离,可不就是阴森森的吗?”

  入夜,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

  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自浣衣局的房间走出,一个轻功飞越了围墙,打着灯笼直往西南方向而去。

  前面的道上偶尔还要费心避开深夜巡视的护卫,再往前走了一段路,连人影都见不着了。

  倾歌双手握拳,这冷宫,果然是名不虚传啊,这般阴森可怖的,别真扑过来一个冤魂找她索命才好!

  她忐忑着又往前行了少许,好不容易看见了那座隐在竹林中的郁芳轩。

  她心下一喜,正思衬着寻个什么法子让青萝出来,远处却陡然传来一阵细细簌簌的声音。

  在这深黑的暗夜里,格外令人发怵。

  “谁?!!”

  没想到一声低沉阴狠的呵斥会在此时突如其来,倾歌心口一紧,连忙吹灭了灯笼中的烛火,纵身一跃跳到了不远处一棵高大茂密的老槐树上。

  没过多久,有人从斜对面的林子里追了出来。

  听那声音,好像是一男一女。

  “爷,好像不是人。”

  是个女人的声音,好生熟悉,这是倾歌当时的第一反应,第二,奶奶的,你才不是人!

  “万事小心为妙,宁可错杀三千!”

  这男的,说话这般咬牙切齿,好生歹毒!

  “行了,回去吧。”

  “那,你小心一点。”

  原来是一对“深夜作案”暗通款曲的奸夫淫妇?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皇帝的女人与人通奸,倾歌就觉得好笑。

  然而,事实证明高兴得太早会死得更快。

  那女子差点被一个东西绊倒,那个东西,恰恰是她慌乱之中遗留在原地的灯笼。

  “王爷?”

  女子大惊的声音。

  倾歌心里的震惊绝对比她更甚!

  这男子,竟是个王爷?!

  “有没有带火折子?”

  “带了。”

  完了!

  倾歌心里几千几万个草泥马在乱窜,暗暗将自己那个贴身丫头在心里凌迟了千百遍。

  若不是每日与那个没头没脑的臭萤火虫混在一起,她哪里会变得这么笨!

  “爷,等等!”

  女子急切的声音。

  男子不耐烦的轻嗯。

  “今夜月色不明,那人不一定看清咱们,反之……”

  女子低低的建议。

  反之,你们看见了我,我也能看见你们!

  我若侥幸逃脱,你们就死定了!

  倾歌心里成千上万个感激。然而……

  “不行!你我只闻得细碎之声,追赶过来也只须臾之间,此人竟已不见踪影,足见其轻功非凡,今日不除,只怕来日夜长梦多!”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冤家路窄(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