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南倾歌,你别落我手里
周小栀2017-03-19 00:461,711

  “温嫔参见南妃姐姐。”

  她微微福身。

  倾歌不理,只自顾自弯身扶起瘫软在地的丫头,单指搭上了她的手腕,半晌,紧皱的眉头方稍稍缓了下来。

  恰在此时,身后突传来一连串盈盈的轻笑,甚是刺耳。

  “哟,姐姐这是打哪儿来啊,知道的,晓得姐姐昨儿个才封了妃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宫私跑出来的婢子呢!”

  倾歌心里暗恨,心想,此番若是在宫外,她一定上前先打她个落花流水再说。

  可惜,这世间事,十有八九都不如意。

  思至此,她抬眸,看定那丹眸凤眼的女子,盈盈一笑,“温嫔娘娘说笑了,论起来,你先倾歌入宫,这声姐姐,该倾歌称你才是。”

  她淡淡的语气,说完就朝身后的紫娥使了个眼色。

  紫娥会意,连忙上前扶过夏蝉。

  “你!”

  温嫔气急,她这话,摆明了就是说她进宫多年却不得宠。

  三年前的选秀,她和其他三个女子一同脱颖而出,被选入宫。

  她的爹爹是个普普通通的县令,为了争得一个选秀入宫被那个九五之尊的帝王多看一眼的机会,她苦练琴艺,选秀那日用光了所有积蓄买通了一个能近那人身的太监吹耳旁风,得以大显身手。

  当年也是那个御花园,她抚得一手好琴,当年那人也是亲口夸赞过的。

  到现在她还清清楚楚记得那日他向她投来的那一眼,浓眉凤目,薄唇微勾,只一瞬,却好似天地万物都失去了华彩。

  她一心一意想要摆脱清苦日子,却从来没想到原来大夏朝的少年天子长得是这个模样。

  当时只一眼,她便倾了心。

  那么多女子,他却独独对她笑了,她想,他心里必定也是欢喜她的,可是,封妃当晚,他来的却不是她的寝宫。

  偌大一个紫竹轩,里里外外都挂满了红灯笼,上上下下一片喜气绵绵的景象,这么好的良辰吉日,月色掩喜房,鸳鸯却不成双。

  好生凄凉。

  那些被派来伺候她的太监宫女暗地里都在笑她。

  当时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她一定要知道他那夜宿在谁的寝宫,然后,就算倾尽所有办法,也要将那女子拉扯下来。

  她相信,她既然能凭着那股子不服输的毅力进了这皇宫,她便一定有法子在这宫中争得自己的一席之地。

  后来经细细打听才知道,那夜,四个新封的妃子中,他竟谁的寝宫也没去,而是去了宁贵妃的甘泉宫。

  宁贵妃,是谁?

  后来仔细打听,她才知道那是他的红颜知己,那女子出身贫寒,一个毫无背景的卑贱宫女,甚至还比不得她。

  可是,他却力排众议,为她打破祖宗规矩一举封妃。

  宁氏宠妃宁疏影!

  她死死地掐紧掌心,皇后是个空架子,不争不抢的。

  可是,她不要认命,她怎么能认命。

  于是她便尽力讨好甘泉宫那个女子,一开始那女子本来不为所动,可是后来渐渐也会与她说些心里话了。

  她想,这样,他去甘泉宫的时候,即便多看她一眼,也是个机会。

  不止如此,她还要防与她一同进来的那几个女子,于是她便去打听,皇天不负苦心人,她终于知道太后喜欢盆栽,而太后贴身的侍女,那个老嬷嬷,就剪得一手好盆栽。

  为了让那老嬷嬷倾囊相授,她费尽心思地讨好她,那是个贪得无厌的主,不过,不妨。

  这人,怕的是她没有弱点。

  后来太后五十大寿,她与那个老嬷嬷里应外合,终于又求得一个送太后一盆盆栽的机会。

  正是这个机会,那夜太后大喜,拉着她说了整整一炷香的话,临别,还专门摘下了手上的玉镯送给她。

  那夜,太后高兴,他心情也似乎好得很,坐在首位上眸子一直温温的,她看着,整个人便越发失魂落魄了去。

  可是,他还是没来她的寝宫,她开始彻头彻尾地失望,好几个寂寞的夜晚甚至想三尺白绫了此残生,可是,她终究还是不甘心,便是为了选秀那日他向她投来的那一眼,她也要争一争。

  她想,有朝一日,他发现了她的好时,她定要将自己对他一见倾心这事一字不漏细细说与他听。

  便是抱着这样美妙的念想,她用了三年的时间,将与她一道进宫的那几个妃嫔一个个拉了下来。

  三个女子,一妃二嫔,那二个嫔位的女子先后服毒自尽,最后那个妃子,有几分能耐,最终,还是被她整进了冷宫。

  几个月前听说得了疯病,前些日子竟然自尽了。

  可是,三年竟然这么快就到了。

  他还没再看她一眼,旧人日日以泪洗面,新人却又要进宫了。

  她怎么能甘心!

继续阅读:第二十九章 丫头,打回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