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你再动,朕就咬牙将就了
周小栀2016-12-08 18:021,698

  他突然翻身覆到了她身上,倾歌一惊,倒吸一口凉气。

  后知后觉地,她哽着呼吸,心想,她大概懂他所说的“做”是什么了。

  这个色狼!

  倾歌不甘心。

  “那,换个问题?”她瞥她一眼,见他不说话,嘴角一勾,继续道:“你告诉我,我哥哥凯旋归来那日的宴席上,你可曾说过要我入宫的话?你为何一定要我入宫?”

  “这是两个问题。”

  倾歌瞪他:“萧玄景!”

  萧玄景笑:“怎么,都这般了莫不是朕的爱妃还身在曹营心在汉?”

  倾歌拧眉:“我就是想知道……”

  那人沉默了半晌,“朕早听闻南家出美人……”话到这里,却又陡地一转,“可惜,如今朕看着你,勉为其难也不行……”

  勉为其难?干嘛?

  倾歌愣了半晌,待得反应上来又着了他的道时,脚下已狠狠朝他小腿上踢过去:“萧玄景!”

  那人却陡地翻身覆到了她身上,这一次,鼻息相闻,他的唇,差一点就触到了她的。

  头顶有夜明珠的夜光,正好教他绝美的容颜在她面前展露无遗。

  倾歌瞬时有些气短,这人竟美得这般令人垂涎三尺,害得她几乎顷刻便想到了一个词……

  男色……

  “南倾歌,你再动,朕就咬牙将就了!”

  那人恶狠狠地声气陡地传来,说话间,薄唇不可避免地触到了她的。

  倾歌一愣,慌忙一把推开了他。

  她咬紧唇角,想起方才那柔软的一触,呼吸只越发起伏得紧,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皇上,我不动,您能不能答应我一个事?”

  “敢跟朕谈条件?”

  “你答应了,我就给你讲一个故事,”她看着他的眸子,浅笑盈盈,“比如,那夜那个虎头蛇尾的小贼最后将那些头牌弄去了哪儿?”

  萧玄景嘴角一个似有若无的笑意,他审视了她半晌,点头。

  “说来听听。”

  倾歌看着头顶的夜明珠,“我的丫头今天进宫找我来了,她不愿意出宫,以死相逼,偏要留在我身边,皇上你看,古语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这塔,朕若不想造呢?”

  他声音悠悠的。

  “那这故事,我也不想讲了。”

  “甚好,朕正好乏了。”

  “萧玄景!”

  倾歌怒。

  “南倾歌,谁给你的胆子,敢直呼朕的名讳?”

  昨儿个呼了那么多遍,也不见你放个屁,今儿倒斤斤计较起来了。

  “皇上,臣妾知罪。”

  “爱妃怎地错了?”

  倾歌忍气吞声,君子报仇……

  “臣妾不该不知尊卑,以下犯上。”

  “没了?”

  还有吗?

  倾歌咬牙,“臣妾愚钝,还请皇上明示。”

  “言则,爱妃今儿将宫外闲杂人等私留宫中,爱妃以为,该当何罪?”

  倾歌怒。

  奶奶的,失策了!

  “所以,那些女子被那胆大包天的小贼弄到何处去了?”

  他开口的声音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倾歌轻哼一声,继续昨晚的优良传统,将沉默进行到底。

  “那丫头还想不想留下来了?”

  “皇上,那胆大包天的采花贼,她这不是采花累了一时睡过去了吗?话说啊,那小贼……”

  倾歌连忙开口,前前后后,终于将这事儿完完整整说与他听。

  其实,倾歌开始在帝京扮采花贼,距离元夜,也只不过半月的事。

  当时她与秋萤那丫头正乔装了在集市上转悠,却正好撞见一个落魄的年轻公子在街头摆了摊子为人画像,多给的分文不取,少给的也一笑置之。

  倾歌顿觉这人有趣,便假意要画像上前与他攀谈,没曾想竟三言两语被那人识破,出乎意料的是,临别的时候那人竟将她的画像给了她,倾歌心里过意不去,摸出银锭子给他他却不要。

  几番推脱,最后,那人附耳对倾歌说了句话。

  三日之后,便出了怡红院的新选出来的花魁被采花贼劫走一事。

  倾歌说完,抬眼瞥他,“皇上,你不问那人都跟我说什么了吗?”

  萧玄景沉声一笑,方慢悠悠地道:“才子佳人,一对璧人,一朝风雨,颠沛流离。”

  倾歌眸子里多了几分赞赏。

  “皇上好生智慧。”

  她由衷的笑,继而道:“那女子本是个才华横溢的官家小姐,只因家道中落才辗转堕入青楼,那公子也是个情深义重的,我倒不能袖手旁观了。”

  “如此说来,爱妃也是个慷慨仗义的性情中人了?”

  倾歌瞥他:“皇上,你话里有话?”

  萧玄景笑,半晌,“那其他几个女子呢?”

  倾歌凝眸。

继续阅读:第三十二章 谁在骗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