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诡谲的请罪(2)
周小栀2016-12-12 14:041,702

  “回皇后娘娘,臣妾宫里有个奴才从前在戏班待过,会三两下戏班子里边的拳脚,适才便是他在这耍了几下来着,大家无趣,也便将就着看了,实在登不得大雅之堂。”

  “原来南妃姐姐这灵凤宫中还卧虎藏龙来着,到真真是教人不敢小觑了去。”女子清浅的笑声,倾歌顾忌皇后在场,只得强笑着与那一脸盈盈的温嫔打马虎眼。

  没曾想她竟话头一转,笑语盈盈地看向了座首的皇后。

  “皇后娘娘,说起这拳脚功夫,臣妾身边的小张子也会耍两下子呢,今儿既然这般凑巧,倒不如教他二人比划比划,如今正值开春,午后人都乏得很,倒正好让咱们解解闷儿。”

  容后笑着点头,“倒是个好法子,南妃意下如何?”

  这温宁心,今日此番到底存的什么心?

  倾歌收回打量在她面上的目光,心里疑惑颇深,闻言只皮笑肉不笑地点头:“温嫔娘娘说的极是。”话毕,她下意识又朝着那个唤作小张子的太监看过去,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才发现那小太监竟是昨日她教夏蝉打了一耳光的那个。

  她心下暗惊,心底那股子不祥的预感恍惚间更强烈了。

  倾歌从小练轻功长大的,又常常逼着卫林卫显兄弟教她一些简单的招式,加之平日里隔三差五溜出府在帝京街头晃悠,便常常与人交手,由而,这两个奴才的打斗在她面前便越发入不去眼。

  她打心眼里,自然也是无心细看的。

  抬眸,她偷偷给三个丫头使了个眼色,三个丫头会意,都紧紧地留意着温嫔和她身边那几个丫头。

  倾歌心思百转千回间,将目光一直凝在那个小张子的身上。

  然而,及至比划结束,也不见这其间暗含的猫腻,倾歌心底渐渐沉不住气,恰在此时,皇后娘娘放下茶盏,笑道:

  “行了,这好日头也晒过了,比划也看了,本宫便说说今日前来的目的了。”她说到这里,看向倾歌,继道:“南妃,听说昨儿个午后你的丫头和温嫔的丫头在浣衣局门口发生了一些口角,可有此事?”

  倾歌眸光一紧,心想,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了,果然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啊!

  她想着,面色依旧不改颜色,只恭敬道:“回皇后娘娘,确有此事。”

  皇后点头,“你倒是诚实。”她面露赞许,继而道,“既是如此,想必你也知我今日前来何意了,实是今儿个一大早温嫔便在我云裳宫门口候着了,一直等我梳洗好,才听她将昨日之事仔细说了一遍。”

  她轻抿了一口茶,抿唇笑看着倾歌二人,“既已入了宫,咱们便都是伺候皇上的,皇上是咱们的天,也是这天下人的天,皇上治理国事日理万机,所以你我更该万事以天为大,自个儿的丫头奴才该教训的要教训好,切不可再使后宫滋事,烦扰了他去,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皇后娘娘说的是。”倾歌凝眸。

  “姐姐,昨儿个的事,是妹妹的不对,姐姐刚进宫,自是无法分心去管丫头,昨日的事便是看在姐姐面上,妹妹也实在不该动手打那婢子。”

  “说来凑巧,太后娘娘临走前送我的玉镯据说是她老人家向清梵寺的高僧求来的,臣妾戴了三个年头了,一直无病无灾,可见这东西果真通灵性呢,今儿个出门出的急,也没来记得准备什么礼物,这个镯子,便当是妹妹给姐姐赔不是了。”

  她说着,已经将那精巧的碧玉镯子自腕上摘了下来。

  倾歌一直看着她的动作,待到看到她要将那镯子递过来时,便细不可闻地伸手一拂,“既是太后亲赐于你,想必宝贵非常,倾歌万万不敢夺妹妹所爱,说来昨儿个你我都有不该,今日你既已亲自前来,也足见诚意了,我哪还会计较这些?”

  “那可不行,”温嫔不依,“既是赔罪,便该有个赔罪的模样,姐姐既推辞,不如便换个赔罪之物,正好臣妾平日里爱打理些花草,前些日子楼兰来使我朝,带来了许多楼兰人独有的珍宝,里面有一种植株,那花傲雪时日还依旧开得娇艳,晃比牡丹的美还能入骨三分。名儿也好听,楼兰人唤它“香雪梅”。

  皇上知道臣妾素爱花草,便吩咐奴才专门送去了我的紫竹轩,想来姐姐也必定是见多识广的人,不过这个花虽说不上什么珍宝,可也只有楼兰才有,也算是稀奇了,姐姐此番可千万不能再推脱了,否则,倒教妹妹心里落了石子去。”

  倾歌垂眸,心里暗惊,心里面只想着,从前她最讨厌这些个你来我往的漂亮话,而今,却要处处应付,心底不禁又浮出了几丝物是人非的悲凉。

  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去回绝她的话。

继续阅读:第三十六章 诡谲的请罪(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