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2)
周小栀2017-02-21 13:001,845

  不过一会儿,灵凤宫里十几个丫头奴才就被侍卫抓到了宁寿宫的院子。

  一瞬间,丫头奴才跪了一地,院里摆满了凳子,每个凳子侧站着两个执棍太监,凶神恶煞,一脸威严。

  那群奴才全都一脸懵然地看着她,又是不解,又是惊惧,又是害怕。

  “太后开恩哪……娘娘救命啊……”

  太后在身边老嬷嬷的搀扶下一步步走下了凤台,走出了院子,走到了那群不停叩拜求饶的奴才面前。

  “南妃娘娘得皇上宠爱,难免脾气骄横一些,你们这些奴才在宫里这么多年了,明知娘娘犯错却不劝导,实在该罚!”

  倾歌跪在地上,右手习惯性地握上了腰间匕首,隐隐感到掌心有微湿的汗意。她深吸了一口气,咬紧牙关,一步步爬到太后的面前:“母后,臣妾知错了,以后一定恪守规矩,这些奴才都是无辜的,求您开恩,打我,饶了他们吧。”

  太后死盯着倾歌,仿佛要将这跪地讨饶的女子吞下腹去,眼中凶光骤闪,沉声开口,一个单字,威严毕露,“打!”

  随着这一字,哭声震天的求饶声,接二连三的板子声接踵而至,满庭满院,一片触目惊心。

  倾歌浑身一震,霍然抬眼,狠狠盯着那犹如雨点般不断落下的板子,整个身子随之颤抖。

  一道惊雷突兀地响起,倾盆大雨陡然而至,被大雨模糊成一片的种种声音似正在这皇宫四处蔓延,不知究竟是风声、雨声还是哭天抢地的求饶声,逐渐包围了王殿宫宇,震动着大地。

  大雨倾泻连绵,全不见丝毫收敛的意味,不断冲洗着这宽广巍峨的宫殿,天地之间,混沌一片。

  宁贵妃暗暗交手相握,呆了半晌,遥遥几步走到了太后面前,双膝跪地:“太后,您一向吃斋念佛,万物皆有灵,今日看在天尊的面上,就饶过这些奴才吧。”

  “加打二十大板!”

  威严的声音,不容半丝恩典。

  众人再不敢多言,倾歌捏紧手心,心里暗恨。

  前些日子夏蝉的病才刚好,她们身子本来就弱,根本受不住这些板子,眼看那丫头已渐渐出气多进气少,她心一横,倏地起身不管不顾冲过去趴在她的身上,“打我,打我……”

  打板子那两个奴才没料到如此,板子举起来来不及收势便双双狠狠打在倾歌身上,待到板子落下时,那两个奴才早已颤抖着双腿跪倒在地,惊叫出声:“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倾歌望着凤座之上的太后,自始至终未有片言哀求,那寂静深锁的眼中荡漾着的,尽是嘲弄与不屑……冥冥之中,竟与多年前的一道眸子重叠……便连那面庞,也与那道影子有七八分的相似……

  太后面上的怒意更甚,眉眼间,甚至夹带了一丝嫉恨,仿似压抑了千年,只等一朝自那平静中崩裂。

  “谁叫你停下的,她要出头就让她出头,继续打!”

  “娘娘,您快下去,娘娘,奴婢不值得您这样……”

  夏蝉颤抖着,使劲浑身力气去推她,却无法撼动她分毫,她却仍旧不放弃,一边推,一边哭喊,哭得倾歌一颗心分崩离析,阵阵刺痛。

  倾歌伸出手,细细为她擦去嘴角的鲜血,“傻丫头,值与不值,可不是你说了算的,我说值得……啊!就值得……”

  “娘娘……”

  又是重重的一个板子打来,倾歌痛到骨子里,勉强绽了个笑意出来,却只越发凄楚:“……丫头,别说话,多保留一点力气……”

  倾歌咬紧牙关,她能感觉到自己原本见了伤口的后背已经皮开肉绽,她在心里数着板数,想要借此缓解身上痛楚,脑里浑浑噩噩却全是周围丫头奴才惨叫的声音,搅得她心口狠狠纠在一起。

  直到意识渐渐模糊,直到雨势变得迅猛,她甚至以为,这个板子也许会像这场突如其来却不见尾势的大雨一样,打到地老天荒也停不下来。

  她脑子里突然便萌生出了一个想法。也许,她这辈子是不能活着出宫了,她开始想起王府里的旧日时光来,想起那人的温声细语来,她甚至不知道,那夜萧玄景口口声声说的她心里的那人,如果真的是王爷,那么,他果真如萧玄景所说,他只是心里没她,而不是皇命难违?

  脑里倏地却又换作萧玄景恶狠狠的脸色,墨眸深不可测地看着她,沉声道:“你这蛮女,脾气再不收敛,迟早要吃苦头。”

  她也知道自己这性子迟早会让自己吃亏的,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他对她隐瞒了太多事,她甚至还来不及问他,就要死了。

  真的觉得好冤枉,好委屈!

  “皇上驾到!”

  随着这声音,一道明黄身影落入眼帘,正暗自得意的温宁心抬眸,冷不防打了个寒颤。

  “住手!”

  耳边突然传来一道低沉中夹带盛怒的呵斥,倾歌嘴角当即便咧出一个苦笑,她果真是不甘心,都幻听了。

  然而,直到眼前一抹明黄闪过,那双黑色镶金边的朝靴在她身前定住便不再移动时,她眨眨眼,又眨眨眼,费尽了力气,眸子终于缓缓掀开。

继续阅读:第五十一章 浮沉心事(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