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太后回宫(3)
周小栀2017-02-17 18:162,472

  庄重威严的宝元殿前。

  正值正午时分,日光照耀在汉白玉台阶上,不灼热,却很耀眼。

  宫中女眷或衣饰华丽,或清丽脱俗,全都隐在人群里,像地毯铺陈开来,宛如一朵朵盛开的芙蓉。

  满头青丝掺杂华发,尽数用点翠刻金丝凤冠绾起,一支金累丝宝石步摇随着她莲步慢移摇曳生姿,几槐花银钗点缀。

  垂眼低眉间,墨瞳流转韶光,面若璞玉,两腮绯红,当初风情尤可见。

  这便是先帝在位时曾宠冠六宫、后因罪遭贬的、当今圣上的生母、今大夏朝的钟太后了。

  韶乐之声不绝于耳,宫中女眷,百官,所有奴才,全都跪倒在地,顶礼迎拜。

  “恭迎太后回宫!”

  回声阵阵,气势磅礴,在这浩大天地间绵延不绝。

  日色微移,宫阙之中,萧玄景身着暗红五爪黑蟒袍,剑眉似刀飞入发鬓,鎏金发冠在百官之首发出灼目光芒。

  他抬脚迈开,大步朝着对面的太后而去。

  “儿臣参见母后。”

  “皇帝政务繁忙,哀家有那么多人迎接,不差你一个。”

  太后轻嗔出声,眉眼之间威慈并济,面上却是难掩笑意。

  萧玄景伸出手,原本扶住太后的那个与她年纪相当的老嬷嬷连忙躬身后退,萧玄景两步上前,便将她扶住了。

  “臣妾参见母后。”

  说话的是皇后,她今日着了正装,头顶的凤冠在日头的照耀下越发奕奕生彩。在凤冠霞帔的映衬下,越发落落大方,温柔贤淑。

  太后笑着将她的手执进手心。

  “皇后看起来,清瘦了不少,这三个月过得不好吗?”

  皇后温眸浅笑,眉间一抹娇羞:“托母后洪福,一切都好。”

  “太后。”

  一声清丽空灵的声音,暗含点点涩涩。

  盈盈行礼的是一旁的宁疏影,她刚行完礼,太后面上的笑容更大了些。

  眉开眼笑地招手让她过去。

  宁疏影抿唇一笑,在大丫头翠珠的搀扶下走上前去。

  方扶住了太后的手,一阵风拂来,她当即便掩嘴轻咳起来。

  “怎么,心疾还是不见好吗?”

  太后的声音隐见关切,说着,复又看向了身侧的萧玄景:“皇上不是差人去民间打听江湖神医了吗?怎么,还是没有消息?”

  萧玄景眉头微凝,稍顷,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

  太后看向了宁疏影,心疼道:“身子不好,就在寝宫里休息就好,这天气冷,你就不要来受这罪了。”

  宁疏影闻言,抬眸浅笑,“母后您是去为咱们大夏朝祈福,能来接您,是臣妾的福分,不辛苦。”

  “你这丫头,就是一颗菩萨心肠。”

  太后说完,目光复又在人群中搜索着,待到看见人群里的温嫔时,笑着问道:“这半年,可曾培育出什么新植株没有?”

  温嫔笑容倏地增大,抬腿差点就要走上前来,却又连忙收住,笑着看着她道:“知道母后喜欢,一直不敢懈怠,种了好多呢,还有您最喜爱的雨中海棠,就盼着您回来,我给您送过去呢。”

  太后高兴得连连点头,连声说好。

  转眸,目光复又落在了温嫔身后的一个生面孔上。

  顷刻,便转眸看向皇后:“听说今年宫里新添了好几个妃嫔,还不快指引哀家瞧一瞧?”

  皇后盈盈一笑:“都在队伍里面呢。”她说着,便将目光朝身侧一看,没有看见南倾歌,眸子便微微一顿,旋即便放到了温嫔身后的韩素素身上。

  “那是韩尚书家的千金,封了嫔位,赐住怡春轩。”

  正说话间,韩素素已经穿过人群,走上前来。

  “臣妾参见母后。”

  太后眉眼带笑,连连点头。

  “好,好。”连着两声好,继而道:“听说丞相家的千金封妃二日就被贬去冷宫了?你身为皇后,新人不懂规矩,更该好好教导才是。”

  皇后笑着福身:“臣妾知罪。”

  太后的目光在人群里逡巡而过:“听说南大将军的妹妹也被选中了,好几年没见那丫头,哀家都认不出来是谁了。”

  随着她的这一声,众人的目光也在宫中女眷搜索着,原本站在萧玄景身后的朝臣也不甘寂寞地隐隐将目光直直朝这边看了过来。

  自打选秀起,宫中就不停传出南妃的事迹,从选秀当天出言顶撞皇后,到得遭贬之后,不仅不稍加收敛,还御花园鞭打宁贵妃的贴身侍婢,光天化日之下与公主大打出手……

  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大逆不道的重罪,谁曾想不足半月皇上竟然就宠幸了她,还在翌日便一举再封妃,之后便是破天荒的恩宠。

  皇上为了她甚至打破了祖宗规矩,特许她不行叩三清大礼,这般戏剧化的大逆转,甚至令人不得不怀疑当初她遭贬之事只是一场镜花水月。

  皇上专宠南妃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京城,朝臣的心也刹那提高到了一个临界点。

  好在后来似乎上天也觉得不公平,所以让南断章一夜之间被参,及至南断章失宠,朝臣高高悬起的心还没来得及放平,却得知南妃并未因此而失宠。

  此种几番,朝臣的心便又一次悬到了空前的高度,甚至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然而,世人似乎都有这样的心理,在怨愤嫉恨一个人时,又下意识对对方生出深深的艳羡,这样的艳羡达到一定程度时,便会萌发出好奇。

  正如此时此刻的朝臣一般。

  而现在,他们就等着皇后的指认,看一眼那传说中的宠妃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萧元景的目光同样在人群里张望着,却不是朝着宫妃的方向,而是侧头扫视过自己身侧,当看到清清冷冷立在自己不远处的萧宸景时,眸光一挑,嘴角的笑意越发深沉了去。

  皇后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在人群中搜寻,因为她知道,南倾歌根本不在人群里,同样知道的,还有萧玄景。

  因为,方才正在众人都在用目光寻找南倾歌时,蔡康猫着腰,悄悄走上前来,俯首,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他当即浓眉一拧,眸里一抹薄怒乍现,终究很好地掩饰过了。

  而此时,皇后正颇为为难地看向了他。

  萧玄景凝眸,轻咳一声,俯首,淡笑道:“母后,南妃自进宫以来便染了风寒,而今正逢季节交替,为免传染,是朕特许她不必前来迎接的。”

  太后闻言,脸上立即浮出了一丝不悦,那丝不悦一经浮出便毫不掩饰,她皱着眉头,看了萧玄景一眼,半晌没说话。

  人群里,许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幕,朝臣心里渐渐竟又油然而生出一股细细小小的希望。

  萧宸景面色不变,萧元景却分明瞥见一抹担忧在他眸中一闪而逝。

  另一边,温嫔美丽的丹凤眼一抬,暗暗和紧紧站在自己身边的贴身丫头兰儿递了个幸灾乐祸的眸子。

继续阅读:第四十六章 君的心思(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