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赐宴危机(2)
周小栀2017-03-02 21:531,734

  进宫前夜她去求了萧宸景,想要他想法允她暂留宫中照顾倾歌,她以为以他对倾歌平日的疼宠,定然是会答允她的。没曾想,萧宸景却拒绝了她。

  后来她在房里收拾行礼的时候,终究心有不甘所以想去求求卫林卫显兄弟,谁曾想刚出了房门,就听到了院子里卫林卫显的谈话,说的是城西刘婆子死了,而杀死她的人,竟是卫林!她大惊,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本欲悄悄回去房间,却又不小心偷听到了卫显接下来的话,她当即吓得差点惊叫出声。

  当时心里暗暗只觉得,王爷哪里不一样了,她却又说不上来,只觉得卫林卫显兄弟一定不会帮她。

  “此事果然属实?”

  秋萤一怔,终究,只悄无声息点了头。

  “不敢欺瞒小姐。”

  倾歌面无表情,她突然自秋萤手中接过药碗,不由自主想起那夜突如其来又匆匆而去的那人,一时心间只觉五味杂陈。

  “娘娘,还有一事……”

  她话里有些游移不定,倾歌只得暂时收了自己的神游,抬眸看向她。

  “我与你之间,还有什么话是不能讲的。”

  “那夜,奴婢好像还听说,王爷手里有一道先皇的遗旨……”

  “你说什么?”倾歌一惊,突地看向她:“你听谁说的?”

  “话是卫显说的,奴婢只隐约记得他话里的意思,若是王爷真个有心将娘娘留下,尽可凭那道旨意……”

  她说完,有些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倾歌神色。

  倾歌突然仰头将药一饮而尽,再扬手将那玉盏掷回盘中,一时间,只觉浓重的药苦得直入五脏六腑。

  秋萤看着她,整个人瞬间愣住。

  “娘娘,奴婢也不是很确定,或许……”

  倾歌突然起身,提裙便朝着殿外走去,脚步微见凌乱。

  “小姐……”

  “别跟过来!……让我静一静。”

  “爱妃这是要去哪儿清静?”

  随着头顶这一声,倾歌脚步来不及顿下,就直杠杠撞进了来人怀里。

  怔愣之间慌忙退开,倾歌匆匆抬头看向那人,倾身拜福间,面上有些晦暗不明。

  萧玄景却分明在她眸底发现了些末点缀的晶莹,直教他阒然一怔,他抬眸,缓缓将目光越过她望向了她的身后,在一众闻声跑出的宫奴中逡巡了一番,终于点在离她身后几步之遥的秋萤身上。

  记忆中,这似乎是她曾经求他许她留下来的那个宫女,好像,是她未出阁前的贴身丫头。

  “你家主子怎么了?”

  询问的话温和,那深不可测的眸子,却无端教人周身一寒。

  秋萤手中尚还端着方才的药盏,此时手指只无意识地来来回回摩挲着那玉盏边缘,竟不知该从何说起。

  “你不是早将我打入冷宫了吗,却又为何而来?”

  话刚脱口,倾歌自己也乍然一惊,明知此时自己有些意气用事,却只一味不由自主。

  “南倾歌,你进宫多久了?”

  倾歌猛地抬眸,眼见他眸色深沉,不觉心间一凌,只垂眸低声答道:“快足月了。”

  “那怎么跟朕说话还是我我我的,你进宫之前没有夫子教过你这些吗?”

  倾歌一惊,周围的宫奴却恍然大悟一般,连忙齐刷刷跪倒在地。

  “叩见皇上。”

  “娘娘,娘娘,大事不好了,主子!”

  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惊叫,众人只来得及看清这突然奔闯入内之人是谁时,那小蚁子已颤着双腿匍匐倒地,连连叩头道:“皇……皇上!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太后娘娘驾到!”

  一声尖锐的太监通报声却在此时破天荒自外传来,倾歌一惊,陡然看向了大殿门口,未及细思,一群宫人浩浩荡荡已踏进了灵凤宫。

  走在首位那人螓首蛾眉,目光如炬,不是太后是谁!

  不止太后,在她身后的,还有容后,宁贵妃……呵,整个后宫竟几乎全员出动,她这灵凤宫,一时间倒成了风水宝地一般。

  那一群人本各怀心事,然而,乍然一看见院里情景,都不约而同面色大怔。

  一声惊叫恰在此时破空传来,众人回眸,发现温嫔身旁的贴身宫婢涨红着脸,眸底含了盈盈泪水,正细细摩挲着她那沁出丝丝血迹的红肿手背。

  本背对着殿门的萧玄景此时眸里陡然一个精光乍现,不过顷刻,却又收了所有情绪,只微勾了唇角,不紧不慢转过身来。

  “儿子拜见母后。”

  他抬手一揖,眸色温润,语气平和。

  “臣妾参见母后。”

  倾歌心下犹不明当前情状,眼见此番,心里虽不喜那老太后,却也不得不朝她福身一拜。

  太后眸色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看也没看她一眼,只直直看向了萧玄景,语里难掩狐疑:“皇上怎会在此?”

继续阅读:第六十五章 皇上的去向(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