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妾心错付(6)
周小栀2017-03-18 07:421,668

  说是华裳宫和甘泉宫,当年先皇宠妃柳贵妃都先后住过,碰巧,正是这两宫里面的人相继死去。

  而众所周知,今上登基之后,先继追封了先皇逝去的妃子,据传当时半数以上的朝臣念着当年柳贵妃曾抚养过皇上为由,认为皇上应该秉着仁孝之心追封柳贵妃为皇后,并以皇后的礼数安葬。

  皇上以柳贵妃当年已风光大葬、不愿多此一举唯恐惊扰亡魂为由,驳斥了朝臣追封柳贵妃为贤孝仁皇后提议,当年容相一派的朝臣一直便对先皇当年宠爱柳贵妃颇有微词,也因此附议。

  如今旧事重提,人人都道这是皇上当年不挂念旧情,没能安抚好亡魂,所以时隔三年,柳贵妃还是回来报仇来了,朝堂上甚至有大臣提议重新为柳贵妃选皇后封号,并重新按照皇后之礼风光大葬。

  日升殿内,凉凉夜色透过院落在风中摇曳,朦朦胧胧,隐约可以内里光景。

  萧玄景独自站在灯下,翦手而立,眼中如笼寒霜。

  “皇上,成安求见。”

  “成安……快宣。”

  成安由蔡康一路引进院内,距萧玄景数步之遥处,顿下了脚步。

  “叩见皇上。”他俯身一拜,抬起头来,竟是那日在容相府与蔡康斗了好几个回合的那人。

  “你先出去。”

  萧玄景朝他身后的蔡康递去一眼,蔡康眸色微变,却又悄无声息掩饰过了。

  “喳。”

  临走,却又不自觉多看了那个唤作成安的男子一眼,当时的他,身在宫外,却身着一身太监打扮,此时明明在宫中,身着的却是暗卫的装扮。

  蔡康心底些末浮沉,面上只躬身退了出去。

  成安是萧玄景身边的暗卫,肩负御前侍卫之责,宫中并无人知悉他的身份。常年累月的暗卫身份却养成了他沉默寡言的习惯,便连那副面容,也由此而看起来异常冰冷。

  此时他正微躬着身子,开口的声音依旧不带丝毫情绪。

  “皇上让奴才查证那人,有着落了。”

  萧玄景陡地转过身来,眸光缓缓聚拢,“是谁?”

  “回宫西南,灵凤宫。”

  依旧冰冷的回答,却教窗前翦手而立之人眸光猛地一抬,萧玄景沉沉盯着他,开口的语里夹带微染的怒意,却终究未能那一丝跳脱出来的暗探:“你……可有查错?”

  “奴才为皇上出生入死多年,对皇上吩咐之事从不敢有丝毫倦怠差池。”

  “是,你确实,从未出过错。”窗前的男子仰面沉沉一叹,缓缓合上了狭窄锐利的眸子,话中的余音点点缭绕进人的心底,魔音穿耳般,击得人浑身起鸡皮。

  “奴才告退。”

  萧玄景细缓转过眸光,盯着成安离去的背影,感受着周身暗黑的夜色,眸子里透着一股隐隐的寒光,直教这凉夜也越发阴冷。

  “蔡康,摆驾灵凤宫!”

  “皇上,您不是说……”

  话未毕,顿觉周身风起风灭,蔡康堪堪转身,哪里还见方才怒喝之人的身影。

  他微微掀眸打量着这沉冷的夜色,夜空并无半点月色,他缓慢理着手上的拂尘,无人得见的一瞬,眼角倏地掠过一丝阴凉。

  他提脚迈开身,清瘦的身影随着嘴角冷冷的笑意消失在了微凉灯花里。

  灵凤宫中出来接驾的是一众奴才,萧玄景的目光在一张张面上逡巡,落到中间夏蝉面上时,秫然一顿,进而悄无声息移开。

  灵凤宫中奴才跪了满院,却唯独,不见那个女子的身影。

  “你家主子呢,怎不出来见驾?”

  “回皇上,娘娘,娘娘她……”

  萧玄景将眸子移到紫娥身上,沉声问道:“她怎么了?”

  “娘娘她……”

  “你再要吞吞吐吐,朕摘了你们的脑袋。”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娘娘她……说了谁来也不见,皇上……也不见……”

  将头磕得震地响的是小蚁子,他浑身颤抖着边求饶边不断将头撞着僵硬的地面,身子却教突地上前之人一脚踹开。

  随着沙沙衣袍与地面的摩擦声,萧玄景沉沉冷笑,“是不见,还是不敢见?她现在何处?”

  秋萤死死盯着远处勉强撑起身子却猛地喷出一大口鲜血来的小蚁子,将牙龈咬得酸痛,拳头捏的死紧,恰在此时,只听另一个声音颤巍巍答道:“回……回皇上,娘娘称身子不舒服,早早便歇下了。”

  说话之人正是夏蝉,她话未毕,那个黑色身影已随着一阵风蹿至廊上,砰的一声便一掌推开了那扇房门,震得她浑身一抖,一口气沉沉吐出,整个身子突然像被人抽尽了所有力气般,软倒在了地上。

继续阅读:第七十七章 妾心错付(7)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