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妾心错付(1)
周小栀2017-03-06 09:481,820

  “据臣所知,敌军如今明说已将军队迁入羌城之中,实际是扎营在羌城与北狄之间的山坳,羌城与北狄之间隔了道道山峰作为屏障,其间只有一条狭窄的峭壁勉强容单人侧身而行,羌城城内有一条护城河流经,历年丰收,百姓生活富庶,所以,敌军要运粮草,比起等翻山越岭而来的粮食,最好的法子是强抢当地百姓的粮食。”

  “据臣派出的探子回禀,敌军历经累月鏖战,军中已无多少存粮,然自古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只要我军设法拖延五日,敌军必定山穷水尽,彼时,敌人必定不请自来,羌城百姓摄于敌威不敢不将粮食上缴,那里地处北方,气候一向严寒潮湿,当地的百姓吃的粮食为了防潮都会撒上散石粉,那散石粉无色无味,吃了也无甚害处,然而,敌军所处的地有一条河道曰灵韵河,那灵韵河里长年生一种植物曰培灵草,而这二类,正是制泻药的主要药草……”

  萧玄景垂眸徐徐啜了一小口清茶,“说下去。”

  南断章又是一拜,继道:“据臣所知那灵韵河并非那山坳里的敌军唯一的水源,山坳里还有一条河道连接了黄河,目前敌军主要引用河道之水,然敌军对培灵草与散石粉之事并不知情,所以一旦我军设法断了后者水源,到时候不用咱们请君入瓮,敌军也必将自投罗网,届时敌军上吐下泻,军心一动,我军乘次机会,定然将敌人打个措手不及。”

  “好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萧玄景仰起头,削薄的唇角带出一弯会心的浅弧,他微微细起眼眸,走过去,俯身亲自将地上的南断章扶起。

  “断章,此番种种,你可怨朕?”

  “皇上,罪臣惶恐!”

  “你早已不是罪臣了,断章,等这场北征回来,朕亲自为你接风洗尘。”

  “皇上……?”

  萧玄景敛眉一笑,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里郑重:“你没听错,这场仗,朕将交于你全权负责!你可愿意?”

  “即便没有皇上天恩,微臣也必定为我大夏朝流尽最后一滴血汗!”

  跪地声沉重,声气铿锵,南断章抬头直直迎着头顶之人的目光,面上难掩动容。

  萧玄景徐徐凝眸:“朕等你回来。”

  再一次郑重叩首,南断章起身,临别之际,却陡教心头浮起一事止住了脚步。

  “皇上,南妃娘娘她……”

  “南妃之事朕心里有数,断章只管放心筹谋便是。”

  南断章闻言,心头紧绷的一根弦陡然一松,俯身一拜,转身走得再不迟疑。

  倾歌万万没想到,回灵凤宫的途中,竟然会冤家路窄地遇到了温宁心。

  她今日强闯朝堂本便壮着胆子的,一出得宣政殿,后背的冷汗就一阵阵冒出,脚下也不自觉发了软,这幅怂样,却偏偏教温宁心那个女人瞧了个正着。

  本以为丢脸丢大发了,正欲绕开她走自个儿路时,却被她一声叫唤顿住了脚步。

  她早间本便没吃早膳,肚里的饭虫早开始大闹五脏庙了,加之素不喜她,便不愿多谈,谁曾想,却教她一句话止住了脚步。

  “你真以为,皇上是真心疼宠你吗?”

  “你说什么?”

  “他去你那儿本便是故意做给别人看的,你以为,他有多愿意与你共枕?那三天的白菜豆腐,你应该还记忆深刻吧,里面有蒙汗药,你又知道吗?无色无味,哪怕你医术再好又如何?”

  她面上有些酣畅淋漓的痛快,倾歌陡地看向她,惊疑,难以置信,丝丝隐痛,她不知道当时在温宁心面前的自己是个什么表情,只觉得,定不好看。

  明明知道自己不该听她一面之词;明明觉得自己心里本来也是无他的;明明觉得……那人或者,对她总也有些特别的,毕竟,他曾那么多次救她于危难之间;毕竟,他平白无故对她说过那些话;毕竟,他为了她,甚至不惜与太后对峙……

  即便一直以来都知道他心里最爱的女人永远都不可能是她,可是那些铁铮铮的事实,如何教人不去动容……

  却竟然,都是假的吗?

  倾歌死死咬紧唇角,竟不敢去迎上她咄咄逼人的眸子。

  “说完了吗?”

  狠狠哽住声气,她冷声道。

  温宁心冷笑出声,看着她的眸里有怒有恨,却怎么也掩不住话里的凉薄:“怎么,听不下去了吗?呵,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高人一等?南倾歌,你听清楚了,除了甘泉宫中的那位贵妃娘娘,他待你我都一样,三天,你敢说那三天他碰过你吗?哦,对了,他是不是一直催促你早睡来着,因为四更天便要起身?可是,你却不知他其实三更天便起身了,去哪儿了,你知道吗?”

  又是凉凉一笑,倾歌本逼迫自己不要再听她只言片语,心头却不由自主由着她的字字句句牵引着,及至此时,心口却陡地一沉,脑里刹那便浮出了一个女子温眸浅笑的模样来。

  她再不想听下去,几乎狼狈地转身,身后响起的声音去,却全由不得她似的,字句入耳。

继续阅读:第七十二章 妾心错付(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