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为他分忧(2)
周小栀2017-03-11 13:081,736

  “禀娘娘,奴才原是在御膳房的伙房里当值,这几日方被调到此处照看这些患了怪病的宫女,方才奴婢本是要给她们喂药来着,却不料一个宫女突然又犯了疯病,奴才正要去寻卢太医来瞧,没想到,竟撞着娘娘了,是奴才瞎了狗眼,还请南妃娘娘大人有大量,饶过奴才吧。”

  “小张子?你是小张子!”

  倾歌正要细问,却教身后的秋萤率先打断了话头,她闻言,转眸看向了秋萤,语里尽是不解:“什么小张子?”

  “主子,不就是当初温嫔娘娘身边那个狗腿子吗?从前他听温嫔的使唤,还在咱们灵凤宫里与小蚁子交过手来着!”

  秋萤说得一脸愤愤,倾歌仔细一瞧,竟发现他果真是那个奴才,方才只因为他因那些抓痕破了面相,才一时没认出来。

  再一次打量着面前的奴才,却发现他眸光躲躲闪闪,整个身子都在不由自主地发抖。

  倾歌眸色一凝,终于出声问道:“你不是在温嫔娘娘身边当差吗?怎地又沦落成这般模样?”

  那奴才闻言陡地抬眸看向她,却又刹那噗通跪地,只一个劲磕着头,竟无只言片语。

  倾歌眼见他这般,心里虽不喜温宁心的脾性,却也深知当初他也是听命于人,便不自觉软了心肠。

  “罢了,本宫并未逼你,你无须如此,你方才说,又有宫女发了疯病是吗?”

  “是。”

  倾歌垂眸看着他,“这些时日这里不是日夜又太医守着吗?怎地还要你出去寻?”

  “禀娘娘,宫里太医们最近确实住在此处,只不过他们一直要忙着找出病根,便做了轮值,今日正是卢太医当值,早间他称回去御药房取一味药材,还未回来。”

  “既如此,你便莫要去扰他了,领本宫进去瞧瞧罢。”

  “娘娘……”那奴才欲言又止,却并不松口,看起来倒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秋萤猛地上前一步,“怎地,你瞧不上我们家娘娘医术不成?”

  “奴才不敢,只是皇上下了令,除了御医局和照看奴才,其他人一律不许入内。”

  “我家娘娘是去救命,现在正犯病的是说不定就是皇后娘娘宫里的人,皇后娘娘素爱自己宫里的奴才,若因你的坚持叫她丧了命,皇上如何会饶你?”

  “这……”

  眼看这整日只会直言直语的丫头这粗暴的一招竟然凑效,倾歌暗暗扯唇,看着他道:“你莫要拦着了,出了事本宫自个儿担着便是。”

  她说着,提步绕过他再毫不犹豫往里踏去。

  内里的光景,却着实教人心间一冷。十几个犯病宫女全都被绳索绑在榻上,个个衣衫凌乱,面容憔悴,更有甚至,不止被自己挠得破了相,更还在流着哈喇子,时而低泣时而傻笑,仿似完全不觉疼痛一般,果真如同疯子的模样!

  其间,靠着门口的一个宫里尤其闹得凶狠,竟面目狰狞地在坚实的绳索下扑腾,手腕被勒出道道血痕仍旧不见停止。

  倾歌闪了闪眸光,不顾周身弥漫着怎样难闻的气味,提裙跨过门槛便直直朝着那宫女走去,谁曾想未曾近她的身便被不知是谁一把拉住了袖袍,那道力气不大,却足够使她回眸看了一眼,这一眼,却教她豁然一惊。

  那女子,竟然面上已生了蛆虫,那些蛆虫密密麻麻,正前仆后继拥挤着在她的面颊上蠕动。拉她的那只手背,也因此隐见了白骨。

  “救我,救救我……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胃里一阵翻涌,倾歌突地歪到一边,大口大口呕起来,却只呕出了满口的酸水。

  “你放手,放开你的脏手!放开!”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厉喝,倾歌喘气转头,方看清扑上来与那只手拉拆的正是秋萤,大约是被这情景吓坏了,她惊叫着,不管不顾去扯那女子的手腕,费了好些力气终于教她松开。

  “啊,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那个声音还在叫,凄厉,阴狠,憎恨,难以言说的凄凉无端传来,倾歌鼻间一阵酸楚,险些便抑制不住眸里的温热,她不顾她的挣扎,不顾秋萤的阻拦,一把抓过她那只散发着恶臭形状恐怖的手腕,轻轻搭上了她的脉息,稍倾,一直强忍着的温热终于夺眶而出。

  “主子……”

  倾歌垂眸苦笑,她终究,也得看着一个活生生的生命逝去,果真如温嫔所说,哪怕你医术再好又如何!

  “这里可有雷公藤?”

  倾歌转头,看向的却是秋萤身后同样怔住的小张子,那奴才却完全不解她的话般,只茫然盯着她。

  “南妃娘娘,您怎会在此?”

  随着这乍然惊问之声,走进来的是方才踏入院门的钟、闵、卢三位太医,倾歌的眸光,却随着中间一个人手上的东西而凝在他的面上。

继续阅读:第八十三章 为他分忧(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