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妾心错付(7)
周小栀2017-03-10 12:241,502

  厅屋内灭了烛火,萧玄景浑身散发沉沉戾气,如一头危险的雄狮,一把撩开了玉帘,一步步向着自己的猎物接近。

  终于在榻前站定,他垂眸,朦朦胧胧,隐约可以看见榻上女子沉睡的容颜。

  他看着那张脸,听着她微重的呼吸,眼中突然氤氲了雾般的情绪。

  面前的女人一头青丝凌乱散落于枕畔,向来精钻古怪的面容此时呈现出一种枯槁的死灰色,那些从前经受的磨难不知何时已然悄悄布满了眉梢眼角。

  不由自主地,他抬手,温温缓缓抚上女子苍白的面容,眸中原本的柔和却点滴缓缓消失不见,怒气却渐渐积压到了一个临界点,缓缓缓缓地,他将在她面上游离的手指一点点下移,直到削尖的指尖触到了那柔和细嫩的脖子,他陡地狠厉了眸光,倏地将手掌覆了上去,然后,再一点点,一点点地,将握住她脖子的手指渐渐收拢。

  倾歌的呼吸渐渐沉重,没多大会儿便开始粗喘起来,人还没醒,双手只下意识去拉拆那覆在脖子上的还在收拢的“绳索”。

  “不要,不要……救命……”

  她摇头挣扎的动作越来越大,却丝毫未能动摇男子的心,萧玄景浑身充斥了戾气,手上的力道只增不减,此时的他早已忘了他来这里究竟是何用意,或者,本便没有任何用意……或者,他就是专门来要了她的命的……

  “不要……萧玄景,救我……”

  萧玄景浑身一震,手掌秫然撤开,只又惊又疑地看着她,心口好一阵颤栗。

  是他听错了吗?她刚刚,唤的是他的名字?

  倾歌终于从睡梦里惊醒,正沉浸在方才的后怕中兀自握着脖子喘着粗气,转眸,却狠狠吓了个激灵。

  “你,你……怎么是你!”

  “怎么,你希望是谁?”

  他阴冷的眸光令她畏惧,倾歌下意识缩了缩身子,强撑着坐了起来,却仍旧无法从方才的似梦似幻的赅怕中解脱出来。

  她突然抬眸凝着面前的男子,借着屋内微弱的烛光,却觉得,竟连他也变得陌生起来……

  “你说过,我不去找你,你便不再来我宫里的。君无戏言。”最后一个字尾音刚落,她的泪早已夺眶而出,伶俐地自两颊上滚落,她方咬牙一把抹干净,那湿润额温热却又一次落了下来……

  “朕有没有说过,这天下和你,都是朕的?别说今儿个朕只是进你寝宫,便是今日朕碰了你,谁敢说个不字!”

  他沉沉盯着她,说着,竟真的俯下身来开始拉拆着她的衣袍,更是张嘴对着她的脖子便一阵胡乱啃咬。

  倾歌心底又惊又痛,无奈所有的抵抗在他面前竟全都不堪一击。紫娥并没撒谎,她今日确是身子不爽,太医院又全都在忙着找那疯病的病根,她不愿横生事端,自己把了脉知道只是葵水中染了风寒,便自个儿在床上躺了一天。

  一整天滴水未进,加之诸事闹心,身子并不十分好。

  对方偏偏是个武功内力都极高的男子,她自然而然便处了下方。

  “萧玄景,不可以,你不可以碰我!”她惊叫出声,声音里已不自觉带了难以自抑的悲怆。

  “朕不可以,朕的三哥便可以,是吗?”他怒了声气,毫无预兆在她脖子上狠咬一口,痛得倾歌陡地哽了所有声气。未及缓过那阵刺骨的痛楚,她只不管不顾狠狠捶打着覆在她身上的男子。

  “疯子,你在说什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朕是疯子,朕今日,就将你彻彻底底变成疯子的女人!”

  他说着,竟一把扯破了她的罗裙,倾歌此番是真的生了寒意。她咬紧牙关,像是终于下了决断般,暗暗将手一点点朝着后背靠着的枕下游移,直到抓住了一个冰凉的东西,她再来不及想,抽出来扬手便往他身上挥去。

  刺啦一声,倾歌甚至能听到那阵皮开肉绽的声音,随之冒出的鲜血吓得她浑身颤了抖,那把染了血的匕首哐当一声落在地上,倾歌突然软到在了床上,咬紧了手背泣不成声。

  “南倾歌,你没有心!”

  萧玄景紧紧捂着还在流血的手臂,近乎要杀了她一般低吼出声。

继续阅读:第七十八章 妾心错付(8)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