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牢狱之灾(1)
周小栀2017-03-16 13:272,450

  她惊讶得说不出话,想着自己与那卢太医经过一番找寻,终于发现那味药草时,却只发现那些药草生得零零散散,不止如此,那甘牛子要的是根,密林里因经年宫人的走动早已实了土,他们只带了小铲,又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所以挖起来格外费尽。<p>  好不容易挖了七八根,那卢太医方来得及寻到了下一处,还没开始动手便无端生了变故。<p>  她思及此处陡地回眸,恶狠狠便看向了面前翦手静立的修长身形,然而,未及开口,一道低沉喑哑的声音竟先她一步自头顶徐徐响起:“南倾歌,你好大的胆子!”<p>  “不就是私闯了皇家密林吗?你却不问问我为何而来!”<p>  倾歌心底装着气,想着自己被他破坏的计划,又忆及今日御书房里的事,语气着实不怎么好。<p>  萧玄景却似乎并不打算让她轻松过关,听了她的言语只越发沉了黑眸,语出的声音夹杂了清厉,咬牙切齿一般教人心底无端缩紧:“南倾歌,别忘了你是朕的妃子!”<p>  倾歌暗里有些赅怕他这般严肃的模样,身子竟随着他尾音的落下而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直到终于明白了他话里所指时,她猛地抬头,然而,未及开口解释,却刹那想起了那还在密林中的卢太医。<p>  她想着便要返回去,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臂。<p>  “去哪儿?”<p>  愠怒的一声,倾歌头也不回,“他手无缚鸡之力,我这样丢下他,教侍卫发现就完了!”<p>  “南倾歌,哪怕冒着生命危险,你也要去救他?”<p>  如若说前面她还不确定的话,此番她却听出来他是真的怒了,可是,倾歌却偏偏恨极了他这般咄咄逼人的语气。<p>  “是!”<p>  她愤怒咬牙,已经不管不顾将他甩开,然而,萧玄景却轻而易举便制止了她,倾歌连番挣扎在他那里都化作了无形,她终于被他毫不怜惜地拽进了怀里,倾歌的额头狠狠撞在他的胸膛上生疼,她痛得龇牙咧嘴,却是避无可避。<p>  熟悉的气息却顷刻自头顶压了下来,她只觉得唇角一阵尖锐的痛,腥咸味儿已经点在舌尖,她未及呼叫出声,酥麻之感随即传来,她一惊,终于醒了所有意识。<p>  却原来,她的唇已教他狠狠含在嘴里,正一遍遍咬磨吮吸,那时轻时重的力道,长驱直入的长舌,存心要让她丢盔弃甲软倒在他怀里……<p>  她也果真,很没骨气地不负他所望,几乎跌过去的瞬间后腰便教那人伸臂一揽,倾歌被他娴熟的技巧撩拨得失了所有心神,浑身甚至开始发烫发热,直教那一直躲躲闪闪的丁香小舌也不自觉与他的长舌纠缠在了一起,相濡以沫,难舍难分……<p>  好半晌,也许是一个地老天荒的尽头,他终于松开了那被他吸得发软发麻的双唇,她那仍旧一脸迷醉的模样却瞬间令他唇角一勾,沉沉盯着她的眸子竟点滴流转着丝丝邪肆。<p>  “怎么,还没吻够吗?”<p>  他低沉的嗓音,带着取笑的意味,倾歌终于回过神来,却只想立时就地找个地缝钻进去!<p>  “萧玄景,色胚,混蛋!”<p>  她骂着便又要扬手朝他面上挥去,却又一次教他抓住了手腕,随即压下来的是他沉沉的眸子:“南倾歌,今夜之事,你最好给朕一个解释。”<p>  “若我偏不呢?”因舌尖被他吸得酥麻,以至于她说话都有些不利索,倾歌心底却实在恨总这样变幻莫测的他,本来想好事后定与他解释清楚的,此番也不禁隐隐有了怒意。<p>  萧玄景闻言,竟不怒反笑,只徐徐凝着她,眸里深黑幽邃,声音却越发阴柔:“那朕明日便下旨斩了他。”<p>  “萧玄景,你敢!”<p>  “你看朕敢不敢。”<p>  倾歌闻言心下只越发气恨,陡地甩了他的手转身便要离去,身后却徐徐传来那人怒极的嗓音:“你再迈出一步,朕现在就砍了他。”<p>  倾歌脚步陡然顿下,她狠狠一番呼吸,却无论如何压不住心底的愠怒和憎恨,他总是这样,一句话不对便要以别人的性命相胁,这样阴狠毒辣,实在令她失望之极。<p>  她终于安定了下来,心里想的却是如若今夜那卢太医果真难逃厄运,大不了她届时与他同受罢,他生,她便生,他死,她抵命便是!<p>  正思量着,一声夜莺的叫声突地破空而来,她下意识抬眸看了一眼周围环境,顿觉阴森森冷气逼人,直教她刹那缩紧了手臂,身子却在此时陡地一暖。<p>  她感受着那突如其来的臂弯,听着头顶他低沉的呼吸,泪水竟无端落下,却只瞬间,耳边已传来那人低斥的一声:“不就是一只夜莺吗,哭什么?”<p>  依旧恶狠狠的语气,却不知为何只越发助长了她的委屈,竟破天荒抽泣着蹲下了身子,仿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嘤嘤啼哭起来。<p>  “罢了,朕撤回方才的话。”半晌男子的声音终于传来,却已不由软了语气。眼见她还在抽泣,他心底也不禁生了丝丝烦闷,此情此景,却又下意识不忍对她发作,只得深吸了一口凉气,拉下了脸面继道:“朕的身边难道就没有一两个忠心之人吗?”<p>  他不紧不慢开口,却是反诘的语气,倾歌闻言一愣,后知后觉地抬头看着他道:“你是说……”<p>  萧玄景恶狠狠瞪了她一眼:“朕什么也没说。”<p>  倾歌去一把抹了面上零落的泪珠便倏地起身,一脸狐疑地瞧着他:“皇上,深更半夜不睡觉,你怎么会来这儿?”她可不信他是因为得了她与别的男子“私<p>  ~通”的消息方才赶来“捉~奸”的。<p>  “朕还没问你呢,南倾歌,吃一堑长一智,你怎么竟这么不长记性?”<p>  萧玄景眸光徐徐打量着她,这女子平日个看起来精怪,重要时刻却竟这般糊涂,竟连身后一直跟了人也察觉不出,若非近日成安一直关注她宫里的动静,只怕她今日走出密林之时,也是她身死之日。<p>  那夏蝉,事实上也不全是夏蝉,而眼前之人,竟然与她相处了这么些时日而无丝毫察觉,不止如此,更是将她当做心腹一般对待,是该说她太过良善,还是愚笨!<p>  “南倾歌,记住了,在这宫中没有什么是绝对的,这刻笑脸对你的人,或者便是下刻要娶你性命之人。”<p>  倾歌因他突来的话心底一番唏嘘,想起方才那似曾相识的情景,突然抬眸,看向了面前正沉沉打量着她的人。<p>  她知道他不会无端与她说这些话,方才自己被他揽紧在怀分明也感受到了他沉沉的心跳声,她隐约觉得今日这密林里一定是出了事的,可是,他显然并不打算与她多说。<p>  她思量着,心里不觉开始考虑要不要将自己曾经在此听到的事告诉他,她甚至有了个想法——或者当初自己无意听到的那个秘密,会对他有莫大的帮助。

继续阅读:第九十二章 牢狱之灾(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