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牢狱之灾(2)
周小栀2017-03-16 12:242,324

  可是,如若背后那人果真是萧宸景呢,那她岂不是相对害了他?她心底好一番犹豫,还是觉得自己根本无法做到置身事外,一碗水端不平,她的心底,不知不觉竟已偏向了眼前的人,至于偏了多少,她不敢去衡度。

  “这里是冷宫?”末了,她终究做不下决定,却教方才夜莺的恐吓又一次拉回了心神,她问出口便去寻那人的眸子,却只等来一声恶狠狠的反诘:

  “你说呢。”

  倾歌横他一眼,不觉再度看向了眼前光景,半晌,不觉又幽幽开口道:“从前只听说冷宫又阴又冷,却没想到,竟会落败成这般模样。”

  “你没想到的事儿多着呢!”那人低低的一声,微带轻哼。

  他却不知倾歌此刻是忆起了今夜在她房中那卢太医在她房里说的话,她不敢想象这落败的院落昔日是怎样一片繁华美景,如今竟都已满目苍夷,只剩啼声哀怨断肠,落花飘散无情。

  “又在发什么愣?”

  “臣妾只是在想,自打这冷宫变作了冷宫始,里面住过的每一个妃子是不是都曾日日等待芳华渐老,点滴看着自己爱火未减所等之人却人面变异,最后落得个错付千般相思痴心枉倾注的悲惨下场。”

  “南倾歌,你不是一个伤春悲秋的女子吧?”

  倾歌愤愤抬眸,这话听起来不像夸人的,那便是故意笑她了。

  她想着,正要发作,便只听他徐徐道:“再要耽搁,明日便要到了。”

  倾歌一愣,大惊,陡地看向他:“耽搁?”

  萧玄景沉沉叹口气,“朕不是听说今天有人自告奋勇要以身试险来密林挖药草吗?”

  倾歌怔愣过后,不觉面上竟爬上了一丝绯红,只难得一见的嗔怪他道:“我哪有说来着。”

  “行,那朕便先行回去了。”

  “哎,既然来了,就一道好了……你就是替我掌灯也成啊,你可别忘了,今夜可是你的太监将我的同伴掳走的,他的职责,你不做谁做?”

  她语里的理直气壮随着话越来越少,萧玄景嘴角却不可细微勾出了个浅浅的弧度。

  深夜密林,还是一前一后两个身影,只不过,掌灯之人却较之原来的人越发高大挺拔。

  随着女子小篮子里面的药草越来越多,一道声音缓缓在这寂寥的夜里传出:“朕何等身份,南倾歌,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奴役朕干这等事!”

  那道声音一出不久,另一道声音旋即传出,些末傲娇,些末欢喜:“能为本宫掌灯,那是你的福分。”

  “你这蛮女,便不怕朕真有一日治你的罪。”男子低斥的一声,却暗带了他未曾察觉的纵容。

  “哎哎,小玄子,照好了,耽误了本宫的事,唯你是问。”

  一声失笑,男子徐徐凝着她的背影,未再开口,一切争斗陡然又归于平静,宫灯洒落的某处,分明有一个男子的嘴角溢出了一个细浅的弧度。

  方走出密林,卢太医一被放下来,便立刻返身再度往密林走去,一道声音恰在此时自身后悠悠传出:“卢太医这是要去哪儿啊?”

  卢太医一愣,本来因着急火攻心并未去看抓了自己的是何许人,直到此番,像是终于记起似的,陡地转过了身,乍一看清身后的清瘦身影的面容时,整个人都有些怔住:“蔡总管?”

  他微惊的呢喃,字句入耳,蔡康眯眸一笑,随手理着拂尘慢悠悠道:“你觉得,咱家既然在此,方才掳走娘娘的又会是谁?”话到此处又戛然止住,再开口,已不自觉沉了声:“现在,卢太医是要跟咱家回去还是继续回去密林?”

  “这……”

  眼见他面露难色,蔡康轻蔑一笑,抬眸悠悠道:“卢太医,你年纪轻轻便能擢选入宫为皇家办事,总是祖上庇荫,不过今日既有缘,别怪咱家没提醒你,宫里虽好,也难免规矩多,有些人生来是你不能惹的,明哲保身这个理儿,总不需咱家再与你细说了吧?”

  卢太医闻言一怔,心头生生窜出了一股子被人探穿心事的惶恐,直教他瞬间惊得面色通红,两手来回摩擦之间,终于像一只斗败的公鸡一般蔫了声气,“多谢蔡总管提点,我……这就与你回去。”

  时间过得飞快,很快便临近四更,倾歌提着半篮子药根紧随那人走出,快要走出密林之时,她却险些因为绊到石子而差点一头栽倒在地,却又险险教那人长臂一揽扶住了,熟悉的低斥随之传来:“走个路也能教你分了心神!”

  倾歌鲜少对他的斥责不还口,萧玄景心下狐疑,正待去探她是否崴到脚之时,腰上倏然收紧,原是她突然自身后抱住了他。

  手里的篮子掉在地上,药根洒落一地也顾不得。

  “萧玄景,你用过晚膳没?”

  一声低询悄然而起,丝丝波澜平白流连心间,萧玄景眸光一沉,并不答她,倾歌也没想计算他会答她,只抬眸凝向他的后背,低低开了口:“我没吃。”

  “为何不吃?南倾歌,你不小了吧!”

  倾歌紧了紧抱住了他腰身的手臂,索性连头也朝着他后背贴去,闻着那熟悉的气息,她憋了好一会儿气,才闷声闷气开了口:“一个人吃饭,没有两个人好吃。”

  萧玄景面色不变,在她看不见的某一瞬,削薄的唇角却细缓挑起。

  短短三日之后,太医院的偏殿里终于传出甘牛子能治疯病的喜讯,“鬼神”之说终于被证实只是无稽之谈,宫女的病情渐渐得以控制,宫中留言渐消,眼看一切都再度归于平静,闻说萧玄景却在朝堂上大发了雷霆,以危言耸听挑拨是非为由,分别将国子监的两名监生削去官职并下令终生不得录用。

  朝臣的心里对此却都心知肚明,那二人可不是别人,正是此番联名上书挑起“神鬼之说”的众人中的领头者,据此,朝臣再不敢提关于仙逝的柳贵妃半句。

  转眼即至中夏,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正是一年一度去西山围场狩猎的好时节,宫里这几日人人都在风风火火谈论此事,倾歌方平静下来的心,渐渐也随之一点一滴鲜活了起来。

  她本生性野惯了,本以为这是个出宫透透气儿的好时机,却被宫里那几个丫头告知围场不兴后宫妃嫔踏入一事,皇上虽是例外,也只能挑选一名嫔妃前去随身伺候,倾歌乍一听便立时颓败了声气,正在心底狠狠骂着这什么破皇家订的烂规矩之时,却不知不久的将来,一场牢狱之灾正等着她。

继续阅读:第九十三章 牢狱之灾(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