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如果是美梦就美到地老天荒
张少女心2016-11-21 17:463,381

  大概是快中午的时候,我在睡梦中听到有人在叫,“妙妙。妙妙。”

  回笼觉的法力无边,我费了好大力气才把眼睛睁开。当看到眼前的人是已经穿戴整齐的单明净的时候我才想起昨晚是跟她睡在一起的,然后就连忙坐了起来。但是看着她的脸我仍旧有点回不过神,昨天晚上她还在叫我张妙心,今天却改回了从前的称呼。

  我的嘴里轻轻地叫出“小净”这两个字,这是我们这次重逢我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她以前说过除了她家里人之外很少有人会这样叫她。可是十年前我第一次叫她的时候就是这样叫的,十年后的现在还是一样。

  她笑了笑问我,“一会是不是要去办事?”

  “对。”我连忙把昨晚等不到她之后就随手放在一边的连衣裙套在身上。

  她接着问,“在这边待几天?有没有买好回程的机票?”

  因为我不能确定什么时候能见到算命的大师,所以这次出行并没有安排具体的行程。“没有,还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回去。”

  她点点头在床边坐下,“那就把酒店退了,去我那里住吧。”

  “啊?”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看到我吃惊的样子连忙解释说:“一天两天的住酒店还行,时间长的话还是住家里舒服一点。”

  我看着她一脸认真的表情控制住想要手舞足蹈的冲动,在谢主隆恩之前冷静下来询问她家里还有没有别人。

  她忍不住的笑了下说:“没有,我自己住。”

  那么自己住的话可以代表她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男朋友吗?我在心里小心的揣摩着却并不想直接问她,因为我担心会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如果她现在不是单身,我不知道昨晚发生的那些到底意味着什么。所以我情愿什么都不知道,不知者不怪,无知者无畏。

  吃完午饭我们退了酒店的房间之后互相留了联系方式,但是我并没有让她送我去算命的地方而是选择自己一人打车前往。我不想透露出任何我去算命的痕迹,因为我担心这样的行为会被她看不起。

  其实对于算命这样的事情,我一直都不热衷,这次之所以会不远万里来到这里占卜,除了是因为实在是对新项目没有把握之外也因为是盛哥的介绍,他最近总是跟我说这两年赚得盆满钵满都是这个大师的功劳。我亲眼所见他的公司这几年迅速扩大,也知道他肯定不会骗我,所以即便没有十足的诚心,可仍旧想要把这个办法当做救命的稻草。不过以我对单明净的了解,她一定是不信占卜算卦这样的事情的,所以我不想因此而影响到她对我的看法。

  因为一直听说心诚则灵,所以来之前我一直强迫自己要对算命的大师无条件的信任。可是在出租车上我却打起了退堂鼓,我不知道算命这样的事情到底有什么意义。如果命运真的都是上天的安排,算命只是对未来事情的预测,那对于迟早要发生的事情来说,又有什么必要非要提前知道。如果算命可以控制未来的命运,那么我认为我并没有资格去篡改上天的安排。而且我也不相信有人可以做到这些,就算真的有这样的高人恐怕也不屑为了几百块钱就为像我这样的无名小卒而劳心伤神吧。所以像昨天与单明净再次重逢那样的事情,如果是提早预测出来那我必定少了那份惊喜,如果是有机会可以改变我们的行为轨迹,那么我又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愿意再次与她相遇,因为我不知道以后我们的关系是悲是喜。可是人生正是因为有这样那样的未知才更加精彩珍贵,所以如果面对的事情暂时并不明朗那么我宁愿听天由命也不愿意擅作主张。我想,经历过程才是人生在世最美好的事情,至于结果,等到有结果的时候再知道也不迟,又何必非要卜卦先知呢。而且对于投资新项目的事情其实我自己心知肚明,如果真的是水到渠成胸有成竹我又怎么会依靠算命的结果去做决定,想明白这些不用再去占卜我的心里也自然有了答案。

  决定不去算命之后,我中途下了车,漫无目的的溜达到一家星巴克里试图用咖啡清醒一下头脑整理一下情绪。这次单明净的再次出现实在是太过突然,让我迷了心智乱了思绪。

  这个人虽然曾经不是我的爱人,也不曾给过我爱情,但她的名字却在我心里留下来无法抹去的印记。

  追溯到十年前我们的感情没能结果的原因,除了因为身边各有伴侣之外,同性之爱的与众不同也是隐藏着的阻碍。我不是LES,能让我为之动心的女人只有她一个,所以对于同性恋的称谓我自然不能像她那样坦然接受。只是不论我是否承认,她的身上都有我无法抗拒的吸引力,并且这十年来仍旧一直如幻影般存在。可是现在这个人真的落地在我的身边,我却不知道是否还能有之前那样的美感。

  至于十年前的错过,终究是因为谁都没有勇气迈出那最后一步。而十年后的今天早已人非物非。在这十年里我的人生观价值观都早已不再似从前,而她也不可能还是当年的那个人。

  思绪越理越乱,我的思路也越来越不清晰,所以我又开始冒出了买张机票赶紧回家的想法。每当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我都想像个鸵鸟一样找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不见任何人不说任何话,只是在心里默念她的名字,这十年里她就像我的护身符一样如影随形。可是这次的问题出在了她的身上,那个名字我再怎么念也没有了效用。

  正当我看着咖啡杯出神的时候,单明净打来了电话。我的激动情绪再次被她唤醒,紧张到咽了好几下口水才按下接听键。

  她在电话那边问我事情有没有办好?我见天色已暗便说已经办完了。但是因为我是中途下的车所以并不清楚自己的具体位置所以没有让她过来接我,只是记下地址坚持要自己过去。

  到了她家公寓的大厅里,见到她正在门口边打电话边来回踱步。原来是因为乘电梯要刷卡所以她提前下来等我,我喜欢女生这种特有的细心。

  从进大门,到坐电梯,直到走进她的家里,她都一直在讲电话,而且讲的还是英文。语速非常快,又不知道聊天的环境,所以我几乎听不懂也并没有刻意去听。

  进了家门之后她示意我随便坐,我自顾自的环顾了一下整个屋子,是那种性冷淡的装修风格,我非常喜欢,而且所有的地方都格外的干净,像她的人一样。

  她边讲电话边给我倒了一杯水,然后自己去了另外一个房间,这整个过程中她都没有看过我一眼。

  我坐在沙发上也不敢乱动,保持着初次登门应该有的基本礼节。

  过了一会她从那个房间走出来,终于挂了电话,她解释说:“本来想等你来了就去吃饭的,可是工作方面突然出了点问题,现在必须要处理一下。”

  “没关系的,我平时也基本上不吃晚饭的。”我连忙说道。

  她惊喜的说:“我也是。”然后我们为彼此这一点点的志同道合而相视一笑。

  她一边往刚才她出来的那个房间里走一边说:“所有的房间你都可以进,什么东西都可以用,我很快就忙完。”我点点头看着她走进去,忽然走到门口时她停住脚步,扭过头来,“我这里有所有三毛的书,你要是无聊可以拿去看。”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三毛?”我疑惑的问道。

  她被我这一问显得有点不好意思,然后笑了笑说:“几年前我一直有关注你的博客,后来又追到微博,不过你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更新了。”

  “是啊。”我点点头“现在都用微信,很少用微博了。”

  她笑了笑转身进了房间,然后我就听到微信的提示声,有人发了一个胜利的剪刀手给我。我的微信没有好友验证,所以那个是小净刚刚加了我为好友发过来的消息。我迫不及待的去看她的朋友圈,可里面只有几条关于某些政策的转发信息,丝毫找不到私生活的任何蛛丝马迹。

  放下手机之后,我仍旧不敢到处乱走,只是在客厅里小范围的活动一下。我看着屋子里的摆设,想象着她平时生活中的样子。

  其实小净的外表是很容易被认出是T的,但是她又一点都不男性化。认识她之后我就发现有些人是真的天生具有T的气质的,这种气质不是装扮的也不是刻意的,而且从每一个毛孔里散发出来的。她从未有过任何一种男性化的举止,可就是会让人觉得她跟普通的女生不一样。我想大概就是因为这种不同,才会格外的引人注意,而她大部分时间的小高冷更是让人欲罢不能,人就是喜欢犯贱,更何况是对这种长得赏心悦目的人,就连我这种习惯了目无旁骛的人都没能幸免。

  房间里的光线越来越暗,我便坐到了飘窗上。客厅里那面超大的落地窗可以俯瞰半面城市。视线所及之处对我来说都很陌生,我不知道那些亮着灯的建筑物都是什么地方。只是在这样的夜晚看着这样的夜景,心里感觉有不知名的暖流缓缓淌过。

  那晚天空中的星星并不多,偶尔能见到闪着灯的飞机飞过。我想命运之所以会这样安排一定有它的原因,根本就无须我去过问。如果内心实在不安那就把现在的一切当成一场梦,如果是美梦那就美到地老天荒,如果是噩梦大不了就是被惊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阳晒出小雀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阳晒出小雀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