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张少女心2016-11-23 15:5811,049

  至于那天我到底是冲破了什么样的枷锁,其实在当时我是说不清楚的。只是很多感觉都变得跟之前不一样了。比如说在睡着之前我对自己得到了一个女生的第一次并不是感到欣喜而觉得像个烫手山芋,而醒来之后我反而因为自己get到了一个新技能而有点洋洋得意。其实这人世间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弯弯直直的又有什么关系。不过小净大概并不这么认为,她对于我昨天晚上对她身体的侵犯表示强烈的不满,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真的很差劲,总之她威胁我说如果再有下次她就不客气了。但是我并没有把她的话当回事,毕竟不是有句老话说一而再再而三吗?都有了第一次还怕没有第二次吗?不过对于这种费力还不讨好的事我是没什么兴趣的,只不过因为我是个有责任感的人而已,所以我在起床的时候有了一点点想要驯服一个小野兽的冲动。

  因为那天起床起的很早,所以小净就带我出去吃早饭,没想到那天吃的早饭竟然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早饭了。从第一口入嘴的那一刻开始我的脑海里就自动出现了《舌尖上的中国》的背景音乐。然后一个浑厚的男声在我耳边娓娓道来,在距离家乡数千公里的一座南方城市,来自北方的小单和小张今天起得特别早。她们来到深藏的小巷里的一个早点摊子,有着世代相传精湛手艺的老板娘正在腾腾热气中忙碌着。此时阳光以最透彻的方式照射在最南边的海滩上,无数新鲜的贝壳正在被长久生活在这里的勤劳的渔民收获着。它们肉质肥厚,鲜嫩多汁,并以最快的速度被送到了早点摊子上。等待油温变热的空闲时间,老板娘麻利的准备好其余的食材。贝壳肉下锅的瞬间美味而优质的蛋白质被少量油脂激发出强烈的香气。老板娘深知水是食物中最重要也是最容易被忽视的部分,所以她格外珍惜的拿起水瓢缓缓的将水倒入锅中,并以小火炖开,再加入早上刚刚采摘的香芹和带有浓郁攻击性气味的小香葱。慢慢炖煮中,老板娘拿出一个碗,让水与米粉在里面充分结合,犹如皑皑白雪一般悠远绵长。手腕旋转间,水与米粉的融合物便驻足在了铁锅的边缘。犹如见到了遥远的喜马拉雅雪山,尊贵而不容侵犯。在这个清新而又平常的早晨,这一碗世世代代相传的早餐,给这两个年轻人减少了一些思乡的情感。

  “小净,这东西好吃的我想哭。”我看着碗底还剩下的一点汤不舍得一口气喝完。

  小净看着如此土鳖的我大笑起来说:“我刚来这里的时候也像你这样,直到今天为止这个都是我在绿乔最喜欢吃的东西。”

  “那你以后天天带我来好不好?”

  “你要是天天在这那我肯定能天天带你来。”

  在把最后一口汤喝进嘴里的时候我真的在想为了每天能吃着这样的早餐而留在这里。说真的,如果住在小净家那样的房子里,每天早上溜达过来吃早饭,然后吃饱饱的再慢悠悠的溜达回去,这样的生活就已经足够美好了啊,而且还不用做家务。想到这里的时候我问小净,“今天是阿姨过来的日子吗?如果是的话那我就晚点再回去。”

  “怎么了?”她关切的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觉得不自在。”

  “那我让阿姨最近就别过来了。”说着她掏出手机给阿姨打了个电话。

  然后小净就送我回家,她自己去公司上班。

  到家之后我简单的打扫了一下卫生,尽量不要让小净觉得阿姨不来家里就不再舒适了。我一边擦桌子一边想其实在家里做做家务也不错,如果每天都按时打扫的话工作量也不会很大。而且洗衣服的时候还能闻到可爱的肥皂水的味道,然后再把小净的衬衣都一件一件的熨平说不定还会很有成就感。最主要的是不用去上班,不用再操工作上的心,也不用看客户的脸色,更不用再被乱七八糟的人刁难。我想出门就出门,我不想出门就不出门。我想化妆就化妆我想素颜就素颜,但是如果天天都是擦桌子熨衣服那我跟一个家政从业人员有什么区别?而且还没人给发工资,说真的我什么都能忍,就是不能忍没有钱。所以做家庭主妇的事情还是想想就算了吧,毕竟没钱的日子估计肥皂水的味道都没那么好闻了。

  打扫好房间之后我开始处理微信里那些未读信息,刚回了几条就听到敲门的声音。我连忙屏住呼吸,想要假装家里没人,可是手机里却不停的响起了微信的提示音。我不知道外面站着的是什么人,但是我想那个人应该听到了屋里有声音,所以我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去查看,结果猫眼里出现的人竟然是小净的哥哥。

  我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小净的哥哥在外面说:“开门吧,我知道家里有人。”

  眼看此时已经无处遁了,我只能硬着头皮把门打开。

  净哥见到我之后很有礼貌的站在门口说:“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我连忙让他进屋,他一边往客厅里走一边说:“我刚听说小净最近都不让阿姨过来了,就觉得可能是因为你在这里,所以我就过来看看,不会影响到你吧。”

  “不会。”我跟着他往里面走。

  到了餐桌前,他示意我先坐,问我,“喝茶还是咖啡?”

  我见他摆出了主人的姿态就开始谨慎起来说:“咖啡吧。”

  然后净哥就冲了两杯咖啡,这时我知道了小净家里的速溶咖啡放在了什么地方。他把一杯咖啡放到了我的面前,然后拿着另外一杯咖啡坐到了我的对面。我小心的转动着咖啡杯里的勺子,心里猜测着他这次来的目的。

  净哥喝了一口咖啡之后说:“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张妙心。”

  “张小姐,我知道这样可能有点冒昧,但是我想确认一下你和我妹妹的关系。”

  我见他这次是有备而来,隐瞒的话也没什么意义,于是我说:“就是你想的那样。”

  他听到之后笑了笑,“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也不绕弯子了,我不是想阻止你们什么,我只是你想告诉你一些你可能不知道的事情。”

  “好。”我看着他也笑了笑。不过净哥显然对我的这个反应有点诧异,但只是眼神里有一丝非常细微的变化,然后又迅速恢复正常。“小净在这里有经营一家茶餐厅,你应该不知道吧?”

  “我知道的,我已经去过了。”

  净哥看上去有点吃惊,试探着问道,“那你见过齐娜了?”

  我当时对这个名字的记忆有点模糊,所以就问他,“是和小净一起开茶餐厅的那个人吗?”

  “对。”

  “没有见过,那天去的时候她没在。”

  “齐娜不只是茶餐厅的合作人,她也是小净唯一一个公开过关系的女朋友。”

  因为之前小净并没有跟我提起过这些,所以对这件事我丝毫没有心理准备,被净哥突然告知,我有点措手不及。

  这时净哥接着说:“不过她们早就已经分手。之前她们俩同居了三年,齐娜为了跟小净在一起几乎跟家里断绝了关系,后来两个人一起开了茶餐厅,也全都是她在打理。小净在家里被我爸妈惯坏了,什么都以自己为中心,所以她们俩在一起的那几年了齐娜付出的比小净多的多。可是即便这样,小净也不珍惜,频繁出轨。最后不管齐娜怎么求她,小净还是把人家给甩了。”

  我听着没说话,然后净哥又补充了一句,“你别看小净是女孩子,她的心可别男人狠多了。”

  我听完之后仍旧还是没说话,因为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仿佛就是听到了一个毫不相关人的事情。所以我也不知道净哥跟我说这些到底是想要怎么样,于是我就问他,“所以呢?”

  净哥轻轻扬了一下嘴角说道,“所以我觉得你们俩在一起的时间短,趁早分开,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齐娜就是前车之鉴,我不希望你重蹈覆辙。”

  听净哥这样说,感觉他像是一片好心,所以我就点点头笑着跟他说:“好,多谢你的关心。”

  他见我听完他的这些话之后仍旧无动于衷,似乎心有不甘的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最后他什么也没再说,只是起身之后说:“希望我这些话没有影响你的心情,如果给你带来烦恼,那我很抱歉,不过我也是为了你们好。”

  我听他说完站起身来送他出去,跟他礼貌道谢。

  净哥临出门前说:“告诉小净,我来过了。”

  看来他根本不担心小净会知道他跟我了这些,甚至想让小净知道这一切。整个谈话过程他虽然一直在礼貌微笑,但是我感觉得到礼貌微笑里隐藏着的冷漠和敌意。

  净哥说的那些话里并没有表现出对小净行为的干涉,但是他使用了离间计。他想通过小净的作风问题让我们之间产生内部矛盾,然后达到能让我知难而退的目的。这手段虽然隐蔽,但是未免过于粗糙了,不过如果是前几天的话说不定他还真的能得逞。可是现在我对小净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所以在没有听到她的说法之前我不会再轻易的下任何结论,也不想掺杂进去任何自己的观点。其实想想如果真的能对自己的爱人足够的信任那真的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不用忐忑不用焦虑也不用担心,不过以我们俩现在的关系还做不到这一点,但是我尽量努力。

  管理好自己的情绪之后我又继续去回微信,这时宿舍群里正在热火朝天的聊着国庆节聚会的事情,想到过几天我就又要回去了,心中是万般的不舍,早就把净哥带来的那些消息扔到了窗户外面。于是我就给小净发微信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她过了好半天才给我回复让我等她一起吃午饭。我看了看表,又要错过午饭的时间了,忽然就特别心疼她,每天都不按时吃饭,有一顿没一顿的,胃又不好,真是可怜。这时我就特别想好好照顾她一下,哄她睡觉给她做饭,好把她养的胖一点。但是我又害怕自己因此会变成一个老妈子,并且在老妈子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以前我就一直告诫自己,不论跟谁在一起多千万不能让自己变成老妈子,有时间就去做美容做指甲,健健身做做瑜伽,吃饭打牌喝喝下午茶。所以我一直都在隐瞒我会做饭的事情,我担心一入厨房深似海,而且我特别讨厌油烟的味道。所以我不能轻易就展露我的厨艺,对小净也不能破这个例,虽然也有可能她根本就不会喜欢我做出来的东西,但是做人要有原则不能轻易动摇。

  等小净回到家的时候都快两点了,进门就抱着我说外面好冷,我摸了摸她的手冰凉凉的,但是早上出门的时候外面天气还很好,而且看上去也没有变天的样子,我就问她,“是不是饿的啊?”她满脸委屈的说:“可能是。”然后就进房间拿了一件薄外套,而我还穿着短袖的衣服。

  等她穿好衣服之后我就过去抱住她,一方面是想让她取取暖,一方面也是觉得一上午不见甚是想念。她晃着我身体说:“一会带去你吃饭,吃完饭就要带你去shopping。”然后又说:“要是不用出门就好了。”

  我笑着推开她说“快走吧,一会饿晕倒了。”

  我们拉着手走出来的时候我真的恨不得分分钟都跟她黏在一起,于是就把她的胳膊抱在了怀里,她回过头看了看我笑着说:“王慧被调走了,现在没有了助理很多事情都要自己做,所以最近可能会比以前忙一点。”

  我听到以后很开心,心想忙一点就忙一点吧毕竟秘书脸调走了我也少了一块心头之患。

  然后小净带我去了一个叫老绿乔的百年老店吃饭,正宗的当地菜,虽然久负盛名,可惜依旧不符合我的口味。

  我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小净安慰我说:“这个地方的菜可是最有当地特色的了,来绿乔市没吃过老绿乔就等于白来了。”

  我瘪瘪嘴又试着吃了一点,感觉心里慌慌的。我实在是害怕口味偏甜的菜,而绿乔的特色菜里就没有一个是不甜的。所以看着那一桌子色形具美的菜,我就是伸不出筷子。

  小净看我实在吃不下就叫服务员拿来了盐和酱油,把一道茶叶炒虾里的的虾挑了出来,然后剥好皮放进茶水碗里洗一下,沾了一点酱油撒一点盐放到我的碗里让我试试看。

  我咬了半只虾配上一口米饭,没想到味道竟然出奇的好,甘的味道被茶水洗走只留下了茶的味道,而如果没有糖的话,茶和虾配起来却别有一番滋味。马上赞不绝口的说:“好吃好吃。你怎么会想到要这样吃啊。”

  她看着我忙不迭的把另外半只虾也放进了嘴里叹了口气说道,“我刚来这边的时候也是吃不惯这里的东西,但是饿啊,就想出了这些办法。没想到你也是这样的口味。”说着她手里还继续剥虾。

  “是啊,只要是咸的东西我都喜欢吃,小时候我最喜欢吃的就是酱油拌饭了。”

  “我小时候喜欢吃酱油泡饭。”说着她又把一只沾了酱油的虾放到了我的碗里。

  “那你吃酱油泡饭的时候会不会放小虾米?”

  “不放,直接泡。”

  “啧啧,太不讲究了。”我鄙视的摇了摇头。

  “那你吃酱油拌饭的时候放不放猪油?”

  “呃。不放。”我连忙嫌弃的撇撇嘴。

  “都没放猪油那能叫酱油拌饭吗?”她也一脸鄙视我的样子。

  “那叫什么?”

  “那只能叫酱油拌饭。”

  “噗,就是酱油拌饭啊。”

  “可是没有放猪油就算不上酱油拌饭。”

  “那算什么?”

  “那只是用酱油伴的饭。”

  “对啊,酱油拌饭啊。”这时我已经笑的不行了。

  她摆摆手说:“反正你那个就是不正宗,等回头我给你做用猪油拌的。”

  “诶?我家里有瓶猪油膏下次我拿过来啊,用那个就行吧?”

  “什么猪油膏?”

  “就是贝玲妃的猪油膏啊,我一次都没用过。”

  “擦脸的?”

  “对啊,一小铁盒,拌两碗饭应该够了吧。”说着我还拿手比划了一下大小。

  “你觉得那东西能吃?”小净满脸的不可思议。

  “不能吗?猪油膏不就是猪油凝固成膏状了吗?”

  “你觉得会有人把猪油擦脸上吗?”她的表情变得更加不可思议了。

  “所以我买完之后一直没擦脸用。”

  “有没有香味啊?”

  “好像有一点。”

  “那就算真的是猪油做的,有香味的东西可以放饭里吃吗?”

  “哦,那倒是,不过我还有一瓶无香料的,就是玻璃瓶的那种,前一段时间很火的那个,日本的,那个肯定行,我用它在手上试过,一点香味都没有。

  “那又是什么东西?”

  “那个叫……我想想啊,尊……尊马油。嗯?马油?难道不是猪油是马油?马油行么?”

  “你确定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吗?”我感觉小净的表情已经有点绝望了。

  我认真地点了点头,我是真的没有在跟她开玩笑,但是她却已经开始爆笑了。虽然后来她经常提起这件事嘲笑我,但是我直到今天也不明白为什么猪油可以马油不行,感觉马油比猪油干净多了啊。

  吃完饭之后小净又带我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和一套跟她一样的睡衣,然后她又提议去看电影。

  在去电影院的路上小净问我,“一会想看什么?”

  我马上回答说:“聂隐娘。”

  可是她却说:“看烈日灼心吧。”

  “可是我早就想看聂隐娘了,就是最近被你闹得才拖到现在还没看。”

  “我也早就想看烈日灼心了,也是被你闹得一直没时间看。”

  “那你既然都想好了干嘛还问我?”

  “本来是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的。”

  “可是那为什么又不尊重我的意见呢?”

  “你都能把马油放饭里我看你的意见还是算了吧。”

  我甩开她的手,“那就别看了,哪个都别看了。”

  她大笑起来说:“那就两个都看呗。”然后就拉着我去买电影票。

  我说:“你怎么这么LOW,现在谁还在电影院买票。”

  她有点尴尬的说:“我没用手机买过,我都很久没来电影院看过电影了。”

  “行啦,我买,请你看电影。”说着我大手一挥,既然她给我买了这么多东西,我想我请她看个电影也算一点心意。

  因为聂隐娘的放映时间比较靠前,所以我们选择先去看舒淇。从一开场那黑白画面里的两头小驴子开始我就控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了,我知道侯孝贤一定不会辜负我这颗爱他爱到的死的心的。随着剧情的发展,那些画面简直就是泼墨留白的写意画,细节之处更是如工笔画般巧妙精湛。我小时候学过国画,所以格外偏爱这种大唐古韵的美感,想把每一帧画面都右键保存下来当桌面。不过因为镜头太过沉稳而又缓慢,大部分台词还多半都是文言文,旁边有些观众按捺不住开始的小声聊天了。我因为之前做过功课,所以对那看似枯燥的剧情还可以应付,没想到的是小净却看得非常入神。虽然很多人都会觉得聂隐娘这部电影又枯燥又沉闷,但是我因为被画风深深吸引,竟也慢慢沉浸到了剧情里,很多古文对白竟然还虐到了我的心里。

  电影结束后我试探着问她,“你觉得这电影怎么样?”

  “能拍出这样电影的也只有侯孝贤了。”

  “孝贤肯定没想到你会读懂他的心。”孝贤是我的,所以我故意嘲讽她说道。

  她看着我笑了笑,然后自嘲的说:“我一直试图去读懂别人的心,可是却发现没有人能读懂我的心。”

  听到她说这样的话,我忽然想到电影里聂隐娘说道:娘娘就是青鸾,一个人,从京师嫁到魏博,没有同类。

  这时我看着小净的脸忽然心里一酸,虽然我并不清楚我的心到底是为什么而酸的。

  因为小净在看聂隐娘时候的表现让我刮目相看,所以我也开始对她喜欢的烈日灼心产生兴趣。坐在外面等场的时候我问她“你为什么想看烈日灼心啊。”

  她说:“因为我之前看过《太阳黑子》。”

  “那是什么?”

  “烈日灼心就是根据《太阳黑子》改编。”

  “那太阳黑子好看吗?”

  “怎么说呢,写的挺好的,看完之后让人觉得很难受。”

  “是个悲剧吗?”

  “是讲关于人性的。”

  “那你快给我讲讲。”

  “不能剧透,一会你自己看。”

  “那你觉得是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

  “人之初性本善。”

  “性相近习相远。”我顺着她背了句三字经然后说道“可是为什么有些人活着活着就活成了恶人了呢?”

  “什么样的人算恶人?”她忽然问我。

  我想了想说:“做过恶事的人吧。”

  “那什么算恶事?”

  “嗯……对不起天地良心的事。”

  “对不起天地的事做过的人不多,但是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谁没做过几件?”

  “那就是说我们每个人都是恶人了?这样说的话性本恶也没错。”

  “有的时候善与恶并不是绝对的。”

  “但是良心上会过不去。”

  “所以说,受到良心上的谴责才是对人最大的折磨。”

  这时门口开始检票,我跟着她走进去。坐下之后我说:“小净,有人在良心上折磨你吗?”

  她笑了笑说:“很多人啊。”

  “那你知道这证明什么吗?”

  “是不是证明我是一个恶人?”大屏幕上的光映在她的微微笑着脸上。

  “不,证明你是一个有良心的人。”

  她转过头看了看我,然后笑了起来,但那个笑容很怪。

  这时电影就开演了,我很快被四个男演员的表演惊艳到了,简直是入木三分,不知道邓超什么时候转型的跟跑男里一点都不一样了。这个电影剧情很紧凑,但是色调晦暗,竟然有种莫名的好看。我被那个奇特而复杂的剧情吸引着,心里一直悬着一根线。电影结束后我忽然很想哭,我拉着小净的手说:“我的心被灼伤了怎么办?”

  小净看看我没说话,然后我俩就默默地走着去停车场。沉默了很久之后我还是忍不住说:“我心里好难过。”

  “那你觉得他们应该被宽恕么。”小净指的是以前杀了人的那几个人。

  我看着她摇摇头说“我不知道。”话一出口,瞬间觉得自己好残忍,可是在法律和公义面前,人心又应该何去何从。

  “可是就算得到了别人的宽恕,最终自己还是不能宽恕自己,良心上的折磨才是最残酷的刑罚。”

  听到良心上的折磨再次被她提起,我放缓了脚步,看着她走在前面的身影被路灯拉得长,心里满是惆怅。也许她真的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也不是净哥想象中的那样,可能跟我们每个人的想象都不一样,所以她才会说没有人读懂过她的心。我加快脚步追上她,此时此刻好像走进她的心里去看看。

  上车之后我想打破那个奇怪的气氛就问她“这个电影是在哪里拍的啊?”

  “厦门。”

  “我真的特别喜欢他们住的那个地方,石阶窄窄长长的,雨雾总是笼罩着树林,还经常可以听到下雨的声音。”

  “你喜欢的话我们明天就去趟厦门,正好明天不用上班。”

  “真的啊?那能不能在鼓浪屿上住一晚?”我激动的问。

  “当然可以啦,后天早点回来就行。”

  我心情大好,仰着头看着打开的天窗说:“这里的星星好多啊。”

  “家里那边是不是已经很久看不到星星了。”

  “是啊。整天都是雾霾。”

  “那你要不要过来常住,以后都有星星看。”

  我连忙说:“我找到北斗七星了。”因为小净问的问题我现在给不了答案。

  到家之后小净就倦倦的倚坐在沙发上闹着头晕,我看了看她说:“可能是看电影看得太多了,一会早点睡吧。”

  她答应着站起身,看到餐桌上的杯子说:“今天家里来人了么?”

  这时我这才想起上午的事情,“早上哥哥来了。”说着我过去把杯子拿到厨房里去洗。

  小净跟在我的后面问道,“我哥过来干什么?”

  “就是说了一下你和你那个茶餐厅合伙人的事情。”这时我就看到她的脸已经沉了下来,就连忙想打发她去洗澡。坦白说我现在并不想说这些,我不想因为这样的事影响明天出行的情绪。

  小净笑了一下无奈的:“准备了这么久,没想到还是让我哥捷足先登了。”

  我洗着杯子笑笑没说话。她把脸凑过来好奇的说:“你都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当然有啦。”

  她伸手把杯子从我手里拿走,一脸认真地说道,“那么你可不可以先听我说,不要管我哥说的什么,只听我说好不好。”

  我也认真的点点头说:“好。”然后我们面对面的坐到了餐桌前。

  她眼睛看着我,看不出任何情绪的说道,“我们俩以前是在一起过,那个茶餐厅也是之前做的,因为经营的还不错,所以分开之后就一直做着,那天我带你去就是想让她见见你。”

  “我听哥哥说,那个茶餐厅一直是她在打理?”

  “对,我从来没管过,因为那时候就是想给她找点事做,所以那个茶餐厅就是给她开的。”

  “那你都能为她开餐厅怎么会分手呢?”

  “其实开之前感情就已经出问题了,开茶餐厅也是为了缓和一下关系,她当时就把所有心思都放我身上,我说想让她转移一下注意力。”

  “听哥哥说你们俩同居了三年,而且她还为了你差点跟家里断绝关系。”

  她听到之后冷笑了一下说:“是这样的。她是我哥同学的妹妹,我哥的同学就是绿乔人,我刚来这里的时候我哥不放心就托他同学照顾我,后来也就认识了她。那时候我在这边也没什么朋友,就经常会跟他们一起玩,大家当时玩的确实挺好的。那之后他们全家要移民,但是她执意要留下来。等他们全家人都走了之后她因为自己住觉得害怕说想搬过来跟我一起住,我当时就觉得互相能有个照应也不错就同意了。住得久了之后确实是有点了感情,但是那都是一年之后的事情了,所以哪里来的同居三年,只是一起租了一个房子租了三年。”

  “那既然她家都移民了,怎么还会跟家里闹翻呢?”

  “因为他哥回国的时候发现了我们俩的关系,他哥又告诉了我哥,然后她家里也知道了。后来她家里人就来找我闹,我哥又找到他们家里,反正两个哥哥因为这个事给闹掰了。我当时就劝她先回去缓和一下关系,不要伤害家人之间的感情。不过她不肯,之后她家里还放出话来说如果我不跟她分开就让我在绿乔没有立足之地,其实这话不就是吓唬吓唬人而已吗,但是她这个时候就开始以死相逼了,后来她家里就妥协了不过扬言要断绝关系。”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手心直冒汗,默默地点了一根烟。小净看到我抽烟也没说什么,自己去倒了杯水继续说道,“其实说真的我是不希望她和家里闹成这样的,因为我觉得我们当时的关系根本就没有到了至死不渝的地步。所以我劝过她很多次,但是她太过固执我也没办法。其实我看到她这么激烈的反应的时候我是有些害怕的,我担心以后如果分手的话她会受不了。”

  “那个时候你就想着要跟人家分手了?”

  “我知道没有那么喜欢她,只是因为她当时对我太好,我就觉得那样的生活也不错,所以想试试。但是我们俩性格差异真的太大,几乎就没有什么共同的爱好,她就只是喜欢收拾屋子做饭照顾我和看韩剧,你知道这样的生活对我来说是多么的索然无味吗。而且我当时真的尝试过很多办法想要改变现状但是都没有效果,而且她总是担心我会出轨,后来干脆辞掉了工作天天跟着我。我被她弄得受不了了就给她开了那个茶餐厅,所有的收入都给她我从来都不过问,觉得只要能相安无事就好。但是后来她又要去国外结婚,又说为了让她家里不再干涉我们要去形婚,再后来又想要孩子,开始是想要领养,后来又想自己生。

  “怎么生?”很奇怪我这时候竟然还有心思关心这个问题。

  “她说要用我的卵子然后她代孕去做试管。”

  “你不愿意?”

  “我当然不愿意,我当时都快要被她这些想法逼疯了。”

  “所以你们最后是因为这件事达不成一致所以分手的?”

  “虽然那时候我已经提过很多次分手了,但是她一直不同意,直到后来我出轨了,她才同意的。”

  我听到她这样说心里还能无奈,原来她还真的是出轨了。

  “那段时间我的压力真的非常大,整个人都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一样。我不是在给自己开脱,但是我真的没办法勉强自己,我也知道是自己对不起她,所以我一直想把茶餐厅转给到她的名下,也算是对她的一点补偿,但是她只要四成股份,我知道她是想这样维持我俩的联系,反正她觉得好就可以,茶餐厅的收入我全部放在一个卡里没有动过,只要她想要我可以马上全部给她。”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于是我也起身想去倒杯水让自己冷静一下。小净拉住我,一脸严肃的说:“这里面很多事情我哥都是不知道的。而且关于各种细节我现在也不想说太多,但是不管你们怎么想,我都觉得这个事我没有做错。”

  我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做错。

  她见我没有说话,眼神变得强硬起来,“不管这件事对她造成了多大的伤害,我同样也是受害者,就算我对她有亏欠,但是我也觉得我的做法没有错。”

  听着这样的话,看着她决绝的表情,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其实如果我是一个旁观者那我一定会支持小净的做法,可是我现在的立场却很尴尬,如果我赞同她的做法没错那恐怕就会给未来留下隐患,所以我感觉到特别为难。我就那么站在她的旁边,脑海里一片混乱。

  忽然一把抱住我的腰,带着哭腔抽噎着说:“我都不知道那段日子我是怎么过来的。”

  听到这句话我没有办法再不动恻隐之心,于是就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感觉手上很烫,我就连忙捧起她的脸。我这辈子也忘不掉她的那个眼神,委屈无助又痛苦难堪,眼睛红红的,嘴唇微微用力。

  这时我内心的所有防线全部溃退下来,难过的想哭。她嘴唇抿的越来越紧,眼睛越来越红,突然抱住我哭了起来,压抑着的抽噎声非常急促。

  我顿时慌了神,连忙安慰她,然后自己竟然也跟着哭了起来。

  她就这样抱着我哭了好久,我也跟着她哭了好久,衣服的前襟都湿了一片。

  过了一会她仰起头看着我有气无力的说:“我好难受。”

  我伸出手托住她的脸,竟然烫的像新出锅的豆沙包一样。

  我连忙用自己的脸贴了下她的脸,烫的不像话。

  “怎么好好的发烧了呢?”我一边摸着她的脸一边紧张的说道。

  忽然想到她中午回来的时候就说冷,刚才到家之后又闹着头晕,那时候应该已经发烧了吧。我责怪自己怎么能这么粗心,就赶紧哄着她回到卧室里,她整个人看上去都昏昏沉沉的。

  我问她,“家里的药箱在哪里?”

  她嘟着嘴摇摇头。

  “那告诉我药店在哪,我去买点退烧药。”

  她可怜巴巴的拉着我不让走。我只能伺候她躺下,然后一遍遍的用冷毛巾帮她降温。过了一会温度似乎是降下来了一点,小净也好像是睡着了,但是眉头仍旧微微的皱着。我悄悄的把毛巾送回卫生间,想到她家里竟然连常备药都没有,又心疼的偷偷哭了起来。不知道这孩子这些年都是怎么过来的,多少个生病的夜晚,又没有人在身边,就自己那样蜷缩在床上忍受着,也许疼痛难忍,也许瑟瑟发抖。

  等我再回到床边的时候,小净已经睡熟,白皙的小脸上红红的。我坐在旁边看着她,心里满是酸楚。我没有想到这件事对她的伤害会这么大,虽然她嘴里一直强调自己没做错,但是内心自责的情绪已经多到难以复加。我为自己不能分担她这份心里罪恶感而无比难过。我甚至想乘坐时光机回到那个时候,比那个叫齐娜的人更早出现,阻止她们的相遇,这样小净的心里就不会再有这份痛苦记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阳晒出小雀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阳晒出小雀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