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画中的你15
棉绵2017-02-07 18:153,614

  每个故事的背后都有着不为人知的隐情,我们能做的就是抽丝剥茧,还原出这个故事最真实的一面。

  凡进无穷当铺之人,无不达夙愿。

  容庶站在石桥上,对持请柬前来的青年道。那男子容貌俊美才华横溢,可惜生有残疾。

  “我想像正常人一样站立,奔跑,还有娶她。”

  “最后一个恐怕办不到,如果我修改了你的生命数值,你将会失去一生所爱。”

  容庶话音未落,那男子一口回绝:“那我放弃,没什么比她幸福更重要。”

  说完陈未主动终止了这场寻梦之旅。。这个宁可一辈子坐轮椅也不许别人伤害陶翊分毫的男人,哪怕他亲眼看见陶翊在厨房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他也没有改变过保护她的念头。如此深情的男人,怎么就真的一步步裂变成为魔头,伤害别人成全自己了呢?

  还记得陈未的第一次死亡吗?

  他坐在湖边采风,轮椅边立着一支钓竿——陶翊特别喜欢吃鱼,尤其是现抓的。那天天气晴朗,连一丝风都没有。他的画笔不慎掉落地上,当他俯身拾笔的时候,轮椅忽然失控侧翻,他掉进湖里,因为身有残疾无法用力,他一命呜呼。

  容庶出现的时候他正用医院的白被单捂住自己的脸,死命地掩饰着自己抽噎的窘态。

  “哭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不要掩饰。”

  “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那么可怜。”

  这是他从小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一个可怜至极的人,最害怕的就是别人的同情。陈未不稀罕任何怜悯,事实上他也完全没必要妄自菲薄,他的画随便抽出一张就可以拿到画廊卖出个好价钱。如果说身有残疾对他最大的伤害,莫过于想爱不能了。

  陶翊和他相处九年,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却连一句“我喜欢你”你都没敢说过,他怕,怕陶翊拒绝,怕她因此逃开他!所以当陶翊有男朋友了,他打心底里替她开心。可他万万没想到,陶翊要的,远比他想象的要多。

  当你掉落湖中,你听见心爱女人的脚步声,涌上一丝希望之际。那个你做梦都想娶她的女人却停住了,她没有救你,而是静静地等待你咽气,最后成为一具浮尸。

  何等悲凉!就因为身有残疾,拥有爱情就成了痴心妄想!他真心实意的爱她,她呢,打心眼里爱着他的钱!九年日复一日的照顾,她早已心生厌倦。因为他举目无亲,篡夺他家产成了她发家致富最佳的途径!

  我本清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我成人之美,结果为什么会是这样?所有人都告诉我人要有自知之明,因为清楚自己有多差,我把她想得就有多美好!她的伤害我统统甘之如饴!我都那样了到底要怎么才叫成全?”

  陈未撕心裂肺地喊叫,彻底刺痛了容庶,两个同病相怜的人达成了同盟:

  “就这么任人宰割吗?是要,还是不要,你自己选择。”

  陈未点头默认的同时,一个可悲的谎言开始酝酿。

  无穷当铺拥有一间时间仓库,里面有数不清的钟表。所有人的寿命都是以秒计算的,只要能叫上名字的都能找到属于他的那块表,一分一毫不会出错。同是为情所困之人,陈未第一次死亡救他的正是容庶。但这个方法有个弊端,就是只能用一次。

  这就是容庶为什么要告诉褚欻是陈未要她杀了他的原因。

  褚欻是个规则心十分重的冥神,见容庶坏了规矩伤人性命,怕她泥足深陷,便果断地救了陈未。

  这就是陈未两次死而复生的真相。

  我们的谎言,有时候只是想帮助某人维护最后的一点自尊心。容庶那么说,纯粹是不想让陈未显得更可怜罢了。

  不是所有的慈悲都有人懂,不是所有的以怨报德都会有人幡然悔悟。在陈未回到家的第二天,他因为触电再次心脏停跳。

  什么热水器老化漏电,一派胡言!

  最后结果铸成之前,陈未是犹豫过的,他第二次被陶翊送进太平间就是最好的佐证。可是事与愿违,他的容忍和善良在陶翊眼中成了柔弱可欺!那天容庶的戒指忽然闪烁,便是警报。褚欻帮容庶送毒药过去,并鼓励陈未追求一下自己的爱情。

  他又何尝不想适可而止!那天他准备了西餐,点好蜡烛,还准备了一束蓝色妖姬。

  “真美。”

  陶翊看见蓝色妖姬的时候又惊又喜,他甚至以为自己成功了,动情地说:

  “这九年谢谢你的照顾,谢谢你没有嫌弃我是一个偏瘫,陪我说话、给我快乐,你就像我的阳光,照亮了我的生命。”

  陶翊并不搭腔,而是使劲嗅着鲜花的芬芳。很快她看见了桌上的棕色药瓶:

  “这是什么药?没见过啊。”

  “这是我一个朋友给我的,在关键的时候可以保我一命,是绝对不能离开的东西。”

  陈未避重就轻地道。天下就是有这种傻子,明知道对面的人背后藏着匕首,还是笑脸以对,仅仅因为他喜欢她!

  他甚至想问她,陶翊,你那么想让我死吗?

  如果你希望我死,我可以自己喝下那瓶药,杀人是犯法的啊傻丫头!

  “所以你两次起死回生都是因为这个?”

  像发现了新大陆,陶翊又问。

  “是的。”

  “这是长生不死药吧?”她喜不自禁。

  “不,只是救我命的药而已,吃饭吧,好好的气氛都破坏掉了。”

  吃完饭,陈未回了自己的房间。开了一瓶伏特加,开始狂灌。

  他把音响的声音开的特别大,曲子是《夜的回忆》。

  里面的女生哀声地唱:

  嗅着血液的芬芳,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一片破败景象,幽灵放荡歌唱。

  黑色迷迭香绽放,藤蔓蜿蜒生长。

  灵魂张望,信仰血色的月光。

  ……

  他怎会不感伤!

  酒精在他的胃里烧成一团火,烘焙着他本就千疮百孔的心。他看着门外,陶翊收拾完碗筷,拿起那瓶药端详许久,扔进了垃圾桶。

  他告诉过她那是自己保命用的!原来她竟对他的生命漠视到了这种程度!她不想他再有机会起死回生,这就是现实!

  三天前,他替陶翊接了一个电话,是画廊打来的。

  那边言之凿凿,说陶翊已经将陈未的所有画作明码标价卖掉了,今天是交货日期。

  他能说什么?告诉别人我就是陈未,我还没死那个女人就想着把我的画当遗作最后赚上一笔?

  他喝着酒,脑子里尽是天苍苍野茫茫,说痛不欲生也不为过。

  他看见那个女人又捡起了药瓶。她曾追问那是不是长生不老药,说话的时候眼睛里星光熠熠。

  那女人犹豫了一下,拔下软木塞,将药一饮而尽。

  陈未胸口血气上涌,悲怆难耐地哭了出来。

  音响里那个女人依旧在绵绵地哭诉:

  心爱的人啊,你是否还记得我的模样。

  我入葬的晚上,你是否一直悲伤?

  陈未能站起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踹翻了轮椅,他不再需要她了。那个他曾爱过最终恨之入骨的女人彻底睡去,永远不会醒来。

  讲完这个故事,容庶像一尊石像缓缓地向家里走。门口那株杏树结的杏子更大颗了,地上的鹅卵石硌的脚生疼,她忽然想起那场大雪来。那天申胤灿告诉她罗宸殊被喂了狼,她三步踉跄两步泪眼婆娑地追到后山,用手扒开厚厚的雪层,扒到最后连指甲盖都挖断了。

  你知道所有指甲盖全秃掉是怎么个疼法吗?就是你手上流着血,却疼遍四肢百骸,每挖一下,冰冷的雪和你的血就粘结在一起,化的时候是彻骨的凉和锥心的痛!

  情不知何所起,一往情深。这场苦恋,以程闻度一句:“先不要见面”便终结了,再见只是我们安慰自己才会说的词汇,多少人说了再见永不相见!

  程闻度回到家的时候,门是开着的。桌子前坐了一个女孩正在对镜整理仪容。

  那女孩齐刘海,形销骨立地长了张三角脸。眼睛却是出奇的大,樱桃口,活脱脱漫画里的瓷娃娃儿。她的衣服层层叠叠,但颇为精致一看就价值不菲。听到程闻度回来她放下手中的梳妆镜,那梳妆镜上镶嵌满了珠玉,她的手上也戴着一枚和容庶一模一样的戒指。

  “安喆那步棋下的够阴的。”

  她招招手,程闻度在她对面坐下,翘起二郎腿来;

  “过程不重要,我只要最后的结果。”

  那女孩儿对他的回答很是满意,但还是象征性地询问到:“你的初衷还在吗?你曾经那么迷恋她,忽然举起屠刀来就不会有一丝恻隐之心?”

  “既然已经开始了,我还有的选吗?”

  程闻度见她拿起桌上的便签纸端详,条件反射地夺了过来。

  这是容庶暂住他家的时候留下的,那时她不会说话可浪费了他不少纸张,他工作的时候她也会在纸上写写画画,因为心情不佳,程闻度一次都没有收拾过。他挨个翻看了一遍,在最底端那张纸上有两行隽秀的小字: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字都是竖着从右向左排的,这肯定是容庶写的无疑。

  何如当初莫相识?这句话直中程闻度的心事而去。

  “给你讲个故事吧。”那女孩儿露出一副早就看过那些便签的表情:“以前有一个猎人活捉了一只火狐狸,那狐狸的皮奇货可居,正要开枪打死的时候狐狸说话了,请你不要杀我,我愿意做你的猎狗,带着你打遍这满山的野味。猎人答应了,就让它带路,它真的就像一只猎狗一样尽职,时间久了,连猎人都忘了它不是真正的猎狗,还让它睡在自己的床边,等到半夜的时候,那狐狸爬起来咬断了猎人的脖子。它在猎人咽气之前说,如果我不杀你,你就会杀我取走我的皮毛。”

  那女孩儿的语气忽然转至阴冷,最后盯着程闻度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

  “谁叫我是狐狸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死新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