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红颜若雪
倾雪落容归2016-11-13 01:503,375

  玄灵帝国帝郊樱雪谷。

  阳春三月,微风拂面。淡紫色樱花簇满枝头,飘落的花瓣洒满整个樱雪谷,花美风轻满天下。

  今日的樱雪谷不似往日的平静,很多人聚集在樱雪谷内,沁人心脾的花香也挡不住他们此刻的心情。

  “这都日上三竿了,巫女大人也该来了吧?”

  “你急什么,巫女大人百忙之中,能抽空来给我们诊治,就该感恩戴德了!”

  “就是就是,大人医术精湛,还分文不取呐!”

  ……

  谷中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着,绝大多数都是发自肺腑的感激之言。

  自然也有人窃窃私语,“听说这位巫女……”说者无奈地叹息摇头

  “什么巫女不巫女的,我看不过是浪得虚名罢了。”一个男子轻蔑的声音从周围传出来。

  众人皆怒,寻声看去。

  一个黑衣劲装的男子,双臂枕着后脑勺,躺在树上的粗枝丫上。

  众人只见他翘起二郎腿,十分悠闲。

  “下来!”

  “快下来!”

  ……

  面对众人的叫喊,男子并没有理会。他闭上眼睛,口中哼起了小曲。

  “咻!”一颗小石子凌空飞来。

  男子早有察觉,立马侧身闪躲。

  谁?

  不好!

  “啊~”伴随一声惨叫,男子“轰”的一声从树枝上掉了下来。

  正正好,他脸朝下,摔了个狗啃泥。

  我居然忘了。

  该死的!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干的,一定让他好看!

  男子气得牙根痒痒,却也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会这样,打死他也不会躺在树上。

  男子抬起头,原本俊朗的脸,现在一块青一块紫的。

  众人将他围着,怒目而视。

  一个蓝衣女子,从不远处的树上飞掠而来,一个旋身,优雅落地,双手交叉放于身前。

  “好美啊!”很多人眼睛都看直了。

  女子十六岁,一袭蓝衣绝美出尘,凤眸微眯,柳眉高挑,不高兴全写在脸上,冷眼睥睨着地上的男子。

  男子微微一愣,随后眼底闪过一抹玩味,迎上她的凤眸。

  这丫头身上有至纯的灵力,到底有何来头?

  男子越来越好奇,连脸上的伤都不管不顾了。

  女子开始有些迷茫了,她不解,为什么他会是这种反应?正常人被打了,肯定会很生气,虽然是他活该,但也不该是这样的吧?

  她的怒火一下子全都不翼而飞了,水一般清澈的眼睛眨了几下,两人在此刻僵持住了,全然不理会周遭的声音。

  突然,一个黑影从人群外闪了过来,站在女子左侧,拂袖,打断二人的对视。

  黑影是一位黑衣女子,二十多岁的样子,容貌姣好,脸上不挂笑容,看着蓝衣女子的目光有些严厉。

  “墨姐姐,你来啦?”女子把眼睛瞥到了另一边,说话声都有些小了。

  “无泪,别忘了你是来干什么的。”晶墨低声警告,周遭人早已安静下来了。

  “是……是他诋毁师父在先!”夜无泪撅起了小嘴,眼睛闪着些许泪光,十分委屈,让人看了直心疼。

  地上的男子实在趴不住了,他爬起来,狠狠的拍着身上的灰尘。

  不带这样的吧,把受害者放在一边不闻不问。他故意闹出很大的动静来,就想引起她们的注意。

  晶墨瞥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依旧是那副冷脸。

  “看来,她很听你的话,好好管管!”男子最后一句话加重了语气,随手将刚才的小石子丢向晶墨,擦着她眼侧的发丝过去。看似随意,实则有心,速度之快把在场的人都吓住了。

  这准头也太好了。要是偏差那么一点,就极有可能打中晶墨的左眼。

  晶墨似乎料定了他不会真出手,连半点闪躲都没有,无泪都为她捏着把汗呢。而她自己也感觉到了石子上有很强的灵力,无疑,是他注入其中的。在这种情况下,被石子击中,后果可就难以想象了。

  而远处一位白衣女子,一直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却十分平静。

  夜无泪有些气急,想冲到男子的面前,再教训他一顿,却被晶墨伸开的右臂拦住了,男子眼底的玩味又浓了几分。

  有趣,实在是有趣,她们究竟有什么来头?

  “无泪年纪还小,刚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晶墨还是老样子,冷着张脸。

  “既然姑娘都这么说了,我便不予计较。”男子说的是云淡风轻,轻轻挥了挥手,表示不在意。

  晶墨没有多看他一眼,拉着夜无泪就走。

  “在下蓝灵羽,敢问姑娘芳名?”蓝灵羽拱手笑道。

  “无可奉告。”晶墨只淡淡丢下了这四个字。

  蓝灵羽笑容全僵在了脸上,目送她们去谷中长亭。

  向来只有他拒绝别人的份,哪有几个人敢如此对他啊!

  “主人已经在长亭那边了,需要诊治的患者现在就去那边吧。”晶墨这句话倒还能听出点人情味来,带了几分温柔。

  既然是能够被她称为主人的人,他必定要去会会的,这其实也是他今天来这里的目的。

  蓝灵羽的目光投向长亭,一位白衣女子临风,负手而立,白发翩飞,白衣胜雪,纤腰柔美,宛若九天揽月之仙。那种高高在上,孤傲脱俗之感不似天成,却深入骨髓。

  只是这三千银丝,为何而来?又为谁而来?

  “若雪冰颜,还真对得起这个名字。”蓝灵羽小声嘀咕着,手轻握放在嘴边,嘴角微微上扬。

  若雪巫族乃天玄境圣族的一个大支脉,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没落,蓝灵羽也只知道这位巫女六年前重现玄灵而已。

  至于见,他今天算是第一次见。也许不是第一次见,只不过,他并不知道。

  若雪冰颜席地而坐,不急不躁,等着看病的人过来。

  蓝灵羽身形一幻,下一刻就隐藏到长亭的一根柱子后,这才看清楚她的脸。那张脸清冷绝美,虽不如无泪那般倾城,但确有几分相似。

  晶墨的冷,更多的是冷静;而她的冷,却难以言表,早已深入骨髓。她的双眸如一潭死水,泛不起半点波澜。

  蓝灵羽见过很多女人,看惯了她们那副花痴的模样,却唯独看不穿,也猜不透眼前这个女人。他越是觉得好奇的东西,就越会紧紧抓住。

  午后,人散去,她却并没有要打道回府的意思。

  若雪冰颜支起一架古琴,双眸微合,玉指轻拨,琴音十分平淡,不带有任何感情。

  美人花下弹琴,自成一个世界。蓝灵羽久久伫立,眼底多了抹复杂。

  她的世界究竟是怎样的,他要如何才能走进那个地方,哪怕是靠近,他都觉得很难很难。

  蓝灵羽听着她弹奏曲子,渐渐有些入迷。就在他有些情不自禁之时,他感觉到了周围灵力的变化,才回过神来。

  无疑,他早就被她发现了。

  蓝灵羽终于察觉到了。

  这首曲子不是别的,正是若雪巫族的镇魂曲,最能蛊惑人心。若雪冰颜弹奏时并没有使用灵力,否则当他察觉到之时,早该为时已晚了。

  然而,光凭她手下的那把鸣弦琴,就差点迷失了蓝灵羽。

  他既然敢来,她就敢会会他,而这才不过是第一次交手,未来的路还很长……

  随着若雪冰颜的琴声,周遭的灵气全朝她汇聚而去,落樱的花瓣随着灵气漂浮飞舞,游走四周,聚拢成球,浮在她的面前。球中的蓝芒闪烁,似有东西将要破“球”而出。

  蓝灵羽注意到了鸣弦琴,鸣弦琴跟巫族至宝玉竹箫并驾齐驱,而发挥镇魂曲真正威力的玉竹箫,而非鸣弦琴。

  鸣弦琴有一大能力,便是聚灵,从刚才她没有运用灵力的情况来看,她是在聚灵。

  聚灵?

  樱雪谷灵力虽然充沛,但也不至于在此处聚灵。蓝灵羽始终琢磨不透,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秘密?

  “嗖!”,一支利箭夹带着寒光,直逼若雪冰颜而去,速度惊人,势不可挡。

  若雪冰颜好像没听到一样,不予理会。正在蓝灵羽打算出剑之时,晶墨手执一把墨色长剑,迅速劈出一道黑色剑芒,朝箭上袭去。箭上注有灵力,非常之强,晶墨几乎用尽全力,才只偏转了一点箭的方向,箭从若雪冰颜面前射过,将花球射穿,紧紧钉在长亭柱子上。

  琴音戛然而止,花球支离破碎,蓝芒瞬间游走,消失不见,下起了一场紫色花瓣雨。若雪冰颜微抬双眼,瞥了那支箭一眼,还是那般平静。

  何以有如此大的威力,竟射穿了她的花球,花球里的可是玄寒冰凰,虽未完全成形,但也十分坚固,一般的兵刃根本不可能击穿。

  箭头全部没入柱子,她已经猜出来了,它必定是玄铁打造的箭头,天玄境内现发现利用的第一金属,号称坚硬无比。

  可想而知,若是直接射中若雪冰颜,那肯定是没命了。

  怎么会这样?

  蓝灵羽心下琢磨着,在他刚见到晶墨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她身上的灵力并不弱,刚才的一剑,完全可以说明她的实力,她手上的墨雪剑也是排名靠前的兵刃,一般人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这支箭的威力如此之强,一定是出自高人的手笔,他不喜欢射箭,但也颇有了解。

  思考间,第二支箭又接着朝若雪冰颜飙去,还是同样的力道,蓝灵羽的手紧紧按在箭上,准备随时出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玄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