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苦练 盗匪(下)
鞋子的无奈2017-04-12 21:493,429

  “李叔,为何这么大的镇子,乡勇还是二百人,我记得我来的时候乡勇已经是二百了啊,就算负担不起,可镇子也有一千五百的青壮,平时劳作,闲时训练也是好的啊,周围山匪为患,有备无患呀。”赵徇骑在马上对身边的老李询问道。

  老李苦笑着说道:“不是没有增加,也不是没有训练,我们镇子的乡勇达到过五百,后来被县尉给抽走了,变成了府兵,所以也就没再增加了,耗钱耗时,结果被别人给摘了果子,所以……。”

  近四十岁的老刀疤今天很兴奋,因为他马上要拿下这有三千人口的小镇子。

  只要攻下这里,粮食、女人、钱财都有了,到时候再招一些人马,一一降服周围的家伙,那时……。老营头、毒蝎子,你们等着,等老子拿下这里再和你们两个混蛋算账。

  辛岩镇原本是只有二三百户千余人的小镇子,只是镇子北侧有山岭阻挡,南侧有河流经过,都不利于山匪入侵,只有东西两侧是通途。千余人的小镇子为了自保也在乡绅的组织下,训练了二百人的乡勇,随着周围土匪的横行,五十里内的村子经常被劫掠,村民无奈之下纷纷转移,一部分有钱者则附近的县城内,穷人则要不投靠亲戚,要不就奔赴附近的大镇子,辛岩镇就是其中之一,赵徇刚来的时候也就一千五百余人,现如今则在三千之上,这些镇民则在镇外开垦荒地以求自活。

  镇子内有五百多户,镇子外也有百余户。原本这镇外的也住在镇内,只是他们见这里不见山匪骚扰,镇外离自己开垦的荒地近,则就落户在外面。可惜,这些人大都第一时间死在了这三百余山匪的刀下。

  随着人多起来后,辛岩镇在四周建起了一个高三米的土墙,在东西两侧各留有大门,平时则有乡勇守卫,但现在七八名乡勇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兄弟们,杀过所有反抗的,打下这里,有钱有女人,人兄弟们取。”老刀疤举着大刀狂叫道。

  三百骑在马背上的山匪都挥舞长刀哇哇大叫,呼应着首领。

  镇子的乡勇和一部分青壮经过组织,都在镇子街道中央,握着手中武器迎向快马奔过来的山匪。许多乡勇和青壮都浑身发抖,以血肉之躯和狂奔的骏马相抗衡,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虽然自己手中有硬木做成的巨盾。

  “各位,山匪来了,大家不要抱着侥幸的心理,我想这里很多人都是从别的村子过来的,知道山匪平时的行径,想想你们的父母妻儿,想想你们的亲朋好友,他们也就三百人,我们这里有着七八百人,我们一定会把他们打出去的。”镇子上的里长周礼大声咆哮道。

  “立盾,长枪手举枪,准备!”乡勇的首领大声下令。

  “轰!”

  二十面木质巨盾把整个主道截成两半。二十个身高体壮的大汉死死的用肩膀扛在盾的后面,在巨盾的上半部分,还有一只长矛穿过,与巨盾成三角形而立。

  “轰、轰!”快马奔腾声迎面而至,出现在乡勇面前的则是一群衣着乱七八糟、骑在马上挥舞染着血液长刀的骑士。

  “就这几把破盾也想挡住我!减速!小顺子,打破他们。”老刀疤不屑的看了一眼街道上的盾墙,下令道。

  之间四个骑士从队伍中快马奔出,两两组合,手中拉着铁链绳索,在绳索中间则是一个半径尺许的大铁球,铁球上还凸显着长长的利刺。铁球在两个骑士的拉扯下在地面摩擦起一道道火花。看到这两个铁球,乡勇队伍中不少人都脸色大变。

  “一二,击!”

  “一二,击!”

  四山匪骑士同时大喝道,两个铁球被这四个高壮的山匪瞬间拉起,直直飞向盾墙。

  “碰!碰!”两声巨响,长长的盾墙出现两个豁口,巨盾后面的几名乡勇俱被击中,口中喷着鲜血,眼见不活了。随即盾墙为止一乱,不少未经训练的青壮都慌乱起来,就是经过训练的乡勇也位置胆寒,这玩意只有军队才用,没想到山匪中也有这个。

  “加速,杀进去!”原本还想继续重击几次的老刀疤看到盾墙一乱,顿时抓住时机冲了过去。

  “噗!噗!”顺子四人顺着砸开的豁口冲了进去,手中的长刀如同劈柴一般,连连斩杀四名发呆的青壮,知道附近的乡勇才挡住了他们前进的道路。

  “碰!”

  一连串的巨响,阻挡着道路上的木盾俱被骑士用马撞开,由于木盾后面诸人的慌乱,除了少数几匹山匪的马匹被刺死外,其余的山匪都快马纵入了乡勇队伍之中。

  “杀!乡亲们,为了自己的亲人,和这些山匪们拼了!”有人大声呼喊道。

  “就凭你们!杀光他们,这里的女人认你们玩。”老刀疤挥刀劈开刺向自己的长枪,转手一刀砍在了对方的额头上,把对方砍翻在地。

  山匪的队伍和乡勇一方混合在了一起,起兵难以发挥作用,不过就算如此,山匪一方也大大胜于乡勇一方,三百三十余山匪都是久经沙场,不知杀死过多杀人的悍匪,他们杀人如割草,而乡勇一方,除了极少数杀过人外,其余则都是未经训练的青壮,怎敌这些杀人如麻的土匪,要不是他们有家人在这里,怕是早已崩溃。

  “噗噗噗!”鲜血残肢飞溅,不断有人倒下,经过训练的乡勇渐渐减少,青壮们的胆子也越来越弱,不少人还吐个不停。

  “弟兄们,加把劲,他们快要溃散了,镇子上的女人们还在等着你们呢,杀光他们!”老刀疤一刀掀飞对方的脑袋,大声喊道,看着对方飞起的脑袋上带着惊恐的表情,老刀疤不由一阵舒畅。

  乡勇首领吴涵紧咬嘴唇,鲜血渗出,但他毫不在意,自己一手带起来的兄弟,如今已经死了一百五十余人,剩下的五十余人也是各个带伤,青壮也死伤二百余人,然而山匪却只有四十余人的损伤,虽然他们大都死去,但正是这些临死还在攻击的人给自己的部下带来了恐惧,使得自己一方几近崩溃。

  赵徇十一人快马杀入镇子,在镇子门口山匪也留了四人的哨探,他们听到马蹄声,看到只有十余骑士时,并未在意,还想着抢下对方的马。然而还未等到对方接近,为首以骑士拿起大弓,一连从马侧抽出四支箭,接连射出。

  “扑通!”几乎在同一时间,四只利箭射入四人咽喉,四人张大嘴巴,想说什么但没说出来,最终倒在了地上。

  赵徇一行看也不看四人,纵马进了镇子,远处的喊杀声也渐渐传来。绕过拐角,赵徇等人就看到,在几百米的正道上,几百人正在互相砍杀,人数多的乡勇正处于不利地位。

  “上!”赵徇纵马而去,其余十人紧随其后,把长枪挂着马车的胜勾环上,取出背上的长弓,想着前方飞奔而去。

  “啾啾……”一连串的响声传出,山匪就要十余人跌下马,还未等其余山匪转身,又是一阵箭雨。

  在奔至山匪十余米,赵徇十一人收起长弓,拿起长枪,向着目标刺去。短短百余步的距离,赵徇射出了五箭,其余兄弟则射出了三箭,至于老李,则射出了七箭,虽然有的箭矢是射在同一人身上,但也拿下了三十多人的效果。

  “妈的,他们有弓箭手。”老刀疤此刻也发现了身后的袭击,但看到只有十余人时,怒声喊道:“兄弟们,杀了他们几个,为死去的弟兄报仇!”

  赵徇此刻虽然看似平静,但早已满腔怒火,在这四年,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为父亲报仇,这也是他苦练武艺的缘故,现在见到自己呆了四年多的地方遭到山匪攻击,虽然还未对各家各户洗劫,但满地的死尸也让他紧咬牙床。

  “杀!”一个山匪看到赵徇年轻,便挥刀挥刀砍来。

  “碰”一道乌光划过,山匪的脑袋如同乱西瓜一般,被拍碎了,脑浆顿时四溅开来。

  “唔!”周围的人,无论是山匪还是乡勇,都感觉肚子一阵翻腾。

  赵徇毫不理会周围人的惊恐的表情,纵马前行,来到另一个山匪的后面,这个山匪先前已经斩杀了四名青壮,在其周围的三个青壮也堪堪抵挡住她的攻击,然而死亡降临。

  “碰”

  在三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原本骑在马上嚣张的山匪飞了出去,撞在不远处另一山匪的身上,当下两人滚落下面,再也不见起身。

  “所有的乡勇、青壮,几人和在一起,四面齐攻,长枪齐刺,保护好自己。”赵徇大喊一声后,向着山匪多的地方奔去。被赵徇救下的几人则回合在一起,帮助其他人攻击山匪。

  在赵徇攻击的同时,其余的兄弟和老李也毫不含糊,都挥枪挺上,顿时跳跳银胶飞舞,一个个山匪落下马去,但他们谁都没有老李枪法舞得好,之间一条银龙飞过,山匪接二连三跌下马,所有都是脖子被刺中。

  然而,要说给众人留下印象最深的还是赵徇,被他杀死的山匪,几乎都是脑袋破裂或者身体被洞穿。

  “扑哧!”

  赵徇一枪刺入眼前长相凶恶,身体高大的山匪眼睛,此人还未叫出声来,赵徇的长枪轻轻一抖,此人的天灵盖就被掀飞了。紧接着沾满脑浆的长枪带着呼啸声狠狠地砸向旁边早已吓呆的山匪腰间。

  “碰!”此人飞落马后,被跟在赵徇马后的四人刺死,这四人是刚才赵徇斩杀一山匪时救下的,稍微适应了一会后,决定跟在赵徇身后,赵徇见这四人能这么快适应,便不时把山匪击落下马,让他们刺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