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 月夜之变(中)
鞋子的无奈2020-01-14 11:173,502

  赵徇和九兄弟疯狂的玩闹了三天,除了每天傍晚赵育被赵贺叫去外,其余时间皆是闹腾在一起,然而这样的日子在第四天被打破了。

  平州刺史府

  “你们刺史大人在吗?”一群身着黑衣的壮汉来到刺史府门前问道。

  “你们是谁?刺史大人出去了!”门口的几名护卫看到来人气势不凡,客气的回答。

  “我们是谁?我们是京城来的。”为首黑衣人说完就直往刺史府而入。

  “等等,你们不能随便进去。”几名护卫登时疾声说道,同时准备抽出腰刀。

  “嗯,看看这个!”一名黑衣人拿出一只令箭对几名守卫眼前一摆。

  “幽州宣抚使令!”

  二三十人浩浩荡荡进了刺史府,刺史府立刻惊动了。

  “不知几位是什么人?有何事见我们刺史大人!”一名刺史府佐官对坐在大厅的黑衣人问道。

  “我是什么人你不要管,你现在立刻派人去叫你们的刺史和平州都尉过来,你告诉他们,我们是幽州过来的,让他们最好给我尽快赶过来,否则……”黑衣首领坐在原本刺史的坐位上,轻轻地说道。

  “好,几位大人稍后,下官这就派人去请。”刺史府佐官扭头就出门对不远处大喊道:“人呢,都死哪里去了,快上茶!”

  佐官喊完,走到后府,对不远处刺史的亲信说道:“徐管家,你现在带上几名侍卫去找刺史大人,就说幽州有上差来此,让他们速度赶回来,另外,你对刺史大人说,这些人不一般,我带人去都尉府找都尉大人。”

  正在和平州下辖几县的县令在全德楼交流“心得”刺史听了管家的回报,顿时大怒:“什么,让我去见他们?幽州宣抚使的令箭,他的人跑到我这里做什么?你去回复他们,就说我不见!”

  徐管家连忙说道:“可是大人,薛司马大人说,这些人非同一般,我们还是见见吧。”

  “薛平说他们不一般?那还是见见吧,这个薛平虽说被上面发配下来,做事也和我们不合拍,但识人还是有一手的。”

  平州刺史坐着官轿就往刺史府赶去。

  “大人,都尉大人就在前面。”轿外的官轿说道。

  “跟上他,和他靠在一起。”

  “苏大人!你知道叫我们来的人是谁吗?”平州都尉在自己的轿子里问道。

  和都尉轿子平行的刺史一听,眉头一皱:“贺都尉也被请来了?”

  “怎么,你家管家没说?”

  “我一听说上面来人了,我就立刻赶回来了,所以没来得及听管家细说。”刺史嘴上这么说道,自己却在轿子里咒骂道:“该死的管家,竟然没给我说这么重要的情报。都尉不归宣抚使管辖,是幽州都督的人,究竟是哪个混蛋能御使两大阵营的人?。”

  两人一路默默无语,不知都在想些什么。

  “大人,刺史府到了。”轿外的兵丁打断了两人的思绪。

  两人互看了一眼,整了整官府,迈步往府内赶去,然而两人刚进大门,就看到站在中院厅堂门口的几名黑衣人,顿时两人脸色一变,呼吸急促,本来挺直的腰杆也直接弯了下来,连忙快步走到大厅。

  “下官平州刺史苏护、(都尉)贺章见过诸位上差!”

  “两位大人免礼,请坐。”如今坐在原本平州刺史位子上的黑衣首领带着笑容说道。此人两侧和堂下、厅外俱是手握腰间长刀,黑衣红披风,纹丝不动站立的大汉。

  平州刺史和都尉额头都显出微微的汗珠,战战兢兢的坐在两边。

  “两位大人被我叫来,不会怪我吧。”

  “下官不敢,下官不敢。”两人起身,疾声说道。自从第一眼见到门口的黑衣人,就知道对方的来历,特别是对方腰带上绣着的红色狼头和腰间挂着的红色狼头腰牌。

  这腰牌只有一个衙门使用,那就是象征天子爪牙的缇骑司,缇骑司检查百官,行事任何衙门不得阻拦,对任何衙门都有抓捕权,胆敢反抗者,无论官职大小,有就地格杀的权利。

  虽然没有审案权,但苏护、贺章相信,只要对方愿意,随时可以抓了自己,至于自己犯事的证据,两人自己都知道,多的数不清。如果惹的这些人不高兴,自己就算是完蛋了,贺章身为军队体系,还稍微好一些,但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好了,两位大人请坐,我是缇骑司幽州都尉钱伟,我这次来是有事让两位大人协助的,不知两位大人意下如何。”,

  苏护和贺章一听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顿时长出一口气,连忙应承道:“下官自然乐意之极,不知道钱大人需要我们怎么做?”

  钱大人端起茶杯饮了一口,笑着说:“我们得知,在平州有几个草原细作,多次出卖幽州给地情报,故而上面下令,处理掉这些家伙,由于我带的人少,行动的时候需要两位大人的协助,特别是都尉大人,我需要你属下的兵卒前来协助。至于苏大人,我们这次要对付的人都养有家丁、死士,行动的时候动静一定不小,安抚百姓,以防有人乘乱生事。”

  苏护一口酒答应了下来,但贺章却有些迟疑不决。

  “怎么,贺大人有难处?还是不愿意协助我们缇骑司办案?”钱伟挑了挑眉角,不带神色的说道。

  贺章连忙回道:“不是下官不协助,更不是不愿意帮忙,只是按照规定,都尉府不能随意在城内调动兵马,万一……”

  原本建立缇骑司之时,缇骑司可以检查百官,可不必上奏,无论官员大小,直接抓捕。但却没有把审理案件的权利下放给他们,缇骑司抓捕的犯人依旧需要刑部、大理寺等衙门处理,因此,虽然权利很大,但还在掌控之中。自从缇骑司跟了左相以后,胡作非为,到栽赃陷害,处铲除异己,左相和刑部、大理寺勾结,陷害了许多不与之同流合污的大臣。但和左相相对的还有一党,那就是齐王党。

  这次看似是剿灭草原突厥、韦室和靺鞨细作,但谁知道缇骑司是不是铲除异己,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万一日后齐王党要整自己,拿自己同样玩完。他不同苏护,苏护这次也就安抚百姓,日后完全可以推说不知情。再说苏护也是左相党的一个小人物,可自己什么也不是。

  “贺大人放心,我这里有左相大人的手令,让幽州各地官员协助我们查察草原各族细作。”说着递给贺章一封手书。

  “既然有左相手书,兵部勘合令谕,我就协助大人铲除各组细作,不知道什么时候动手。”

  “今晚亥时行动,至于目的,到时候再说,让你的人准备好,子时之时行动。”

  傍晚,在刺史府行动的时候,赵府也开始行动起来。

  “徇儿,你把你的那些兄弟们都叫过来,小心一些,不要发出太大声音。”

  “恩,知道了父亲,我这就去叫他们过来。”

  看到赵徇离去,赵贺回到卧室,看着里间换上自家夫人服饰的徐夫人和穿上黑色武士服的夫人,连忙说道:“弄好了么,马上走,我们的府内外都被监视死了。”

  “好了,我和徐夫人换了衣服、首饰和一些日常用具……”赵夫人带着哭音回答。

  “好了夫人,准备好了就走吧,再晚就来不及了。”赵贺拉着还欲说话的夫人,急切的催促道。

  “父亲”

  “干爹”

  “好了,赵育先留下,其余人跟我来。”赵贺说完就带着夫人往第五重院落走去,在客厅里,众人好好吃了一顿,就静静等着。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外间已经看不太清人影。

  “走吧!”

  来到院落中间的池塘,赵贺给每人递了一个两尺由于的竹管,有用绳索把众人连在一起。

  “你们几个都会用吧,我以前可是教过你们的,现在,每人在腿部绑上两个小石袋,绑牢!随我下水,行动要慢,不要弄出太大的动静。”

  “父亲,我们这是做什么?”赵徇忍不住问道。

  “徇儿,等一会再解释,先跟我走。”赵贺绑好石袋,率先下了水。

  由于众人是连在一起,所以都慢慢下了水,赵贺为首,赵夫人为次,赵徇为三。众人身体连在一起,缓缓前行,一边用手扶住插在嘴里的竹管。用竹管在水下呼吸,赵徇和众人可是练了好几个月,对此很是熟悉。

  赵府的池塘和府外不远处的河水连在一起,水深接近两米,就这二百米的距离,赵徇几人愣是走了半个小时,赵徇也明白为什么池塘里什么也没有,原来是为了方便走水路。在河水里,几人甚至能看到水面星星点点的火光和淡淡的人影走过。

  到了穿城而过的小河,赵贺并未停下,而是挨着河堤憋着气又前行了一段,来到前边的拱桥下面,钻进了河堤侧面的一个貌似塌掉的小石洞中。

  “呼呼呼……”由于河流的谁深,众人无法用竹管呼吸,只好憋气走了一段,钻进这个小洞,没走多远竟然是一条长长的隧道。漆黑的石道里,只有眼睛透着淡淡的亮光。

  “好了,到了这里就没事了,你们自己往前走吧,前面有人接应你们。”赵贺休息了一下说道。随后又对夫人说道:“好好照顾徇儿!过去的方法你已经知道了,早点过去吧,冰凉的湿衣服穿久了容易生病。”

  “知道了……”说着忍不住哭了出来。

  赵徇这次终于明白了,自己是在逃难。

  “父亲,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孩子,这事以后你娘亲会告诉你的,记着保护好自己。”赵贺说完,眼睛一红,扭头又钻进了水里。

  “父亲!”赵徇望着眼前漆黑一片,只有微微的水波声,低声的喊了句,缓缓的跪在了地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