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要开公司了
燕飞2017-04-12 20:342,553

  但是怎么赚钱呢?是免费模式,还是注册收费模式?这还真是一个问题。杜克挠了挠头,初步测试如此成功,引起的反响也非常不错。

  杜克就算情商再低,也知道自己这个语音识别输入软件恐怕注定是要终结一个时代,一旦推出毫无疑问将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大众产品,如果注册收费的话,应该能够赚不少钱?

  即便是现在软件只支持中英文俩种语言输入,但是这俩种语言确实世界上人数最多,据不完全统计,说英语的人数超过全球人口的三分之一,这可就是二十多亿人啦,而中文人数不用费劲计算毫无悬念超过十四亿,好吧,就算去除中英文兼通的重复计算人数,俩种语言总量算三十亿不过分吧?

  三十亿啦,就算电脑普及率只有百分之三十,也有近十亿用户,而注册收费再便宜,一份软件收费十块钱吧,这个价格不到一顿盒饭钱够便宜了吧,保守估计有电脑的用户中有三分之一选择这个软件,这潜在的客户都将以数以亿计,在这样恐怖的客户基础上,那么潜在的收入就是十亿以上?

  杜克略微心算了一下,不禁就被这个结果吓了一跳,这个软件的潜在收入未免也太惊人了一点吧?这样算来,是否可以说自己已经是准亿万富翁了?可怜的杜克脑海中闪过亿万富翁这个词,心中不禁抽搐了一下,这是不是太快了点?

  要不说中国教育失败呢,作为堂堂一个著名大学的工科研究生,连致富的想象力都被禁锢了,居然会被一个成为亿万富豪的想法所惊讶。

  看看别人家的孩子们--戴尔二十岁便果断退学奔跑在亿万富豪的康庄大道上,比尔盖茨二十二从哈佛大学退学创办微软,实现其二十五岁成为亿万富翁的理想,当然这话说得稍微早了一点,实际上到了三十一岁才完成这个目标,但是后来却霸占全球亿万富翁榜首长达十三年,好吧。

  这些都有些久远了,再看最近一位哈佛大学辍学的神奇小子马克·扎克伯格,才二十六岁啊身家就超过六十亿,直到现在每天都还在不停增加中!

  看了这些神奇小子的发家经历,回头再看杜克,你就不得不感叹国内教育还是太保守了,邓老人家曾经说过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很多人以为不过是一句口号,实在是领会得太肤浅了。

  比尔卖软件光盘可以卖出一个世界首富,马克·扎克伯格更离谱,什么都不卖,就给了大家可以一起交流看看彼此的脸谱的网站一起玩就火箭般积累起巨大财富。

  当然,如果做成收费软件的话,这东西还要加密、注册,可是一旦有了加密就一定有盗版,哪怕是几元钱的收费也不例外,对于很多人来说能免费绝对不会交钱的观念深入人心,特别是国内的用户,这已经成为了一个畸形的理念。

  所以迄今为止国内还没有一家伟大的软件公司诞生,这个生存的土壤实在太恶劣了些,这样一算,杜克原来计算的数亿用户数量是没有问题,可是有多少能够收到真金白银,这还真没有一个准数。你听说有几个个人用户是单独购买正版操作系统的吗?

  除了预装几乎没有干这种被骂的事情,是的,你没有看错,如今你要真舍得花钱买正版操作系统,不知道多少人骂你二呢。用正版是光荣的,但是买正版就是二傻了,这就是国情。

  一想到有无数的盗版解密版本出现,杜克想想就头大,真是太麻烦了。在这个加密解密无穷无尽的猫捉老鼠游戏中,大量资源完全耗费给用户提供增值功能无关的地方。

  对于克里这个智能电脑来说,完全不可理解,在它的世界里,可是没有什么加密解密的概念,他们的星空中连战争都是几百年以前的古老记忆了,因此在加密解密这方面不要指望克里有什么独门秘籍,这个方面的知识等于零。

  必须依靠杜克提供地球上的加解密基础知识来从头开始进行推演改进,因此对于克里来说这部分的工作比起开发语音识别技术来说更加艰难,更何况在输入法上面,全世界都几乎习惯了免费,要收钱好像真的很有难度,如果是iphone这种封闭环境倒还好说,但是对于普通PC平台,这个情况真的复杂太多了!

  一方面是金光灿灿的光明钱景,一方面却又是荆棘满途的收费难,杜克心中也不免有些纠结了。

  如果着眼于几百万几千万,杜克搞一个共享软件,放到手机平台上面,光是安卓和苹果ios俩大平台就足够了。

  可是明明放着数以亿计的PC平台市场不能挖掘出亿万财富,真的愧对了如此一个划时代的软件。

  可是究竟怎么操作,才能将这些理论上的财富挖掘出来呢?杜克一时半会儿也没个主意。好在杜克从来都不是一个战斗,在危难时刻,作为贴身狐朋狗友的蔡思强和董锋自然要灵魂附体。

  “菜菜,疯子我开发了一个软件,功能比较强悍,现在想成立一个公司来操作一下,可是现在不知道采用什么模式收费才好,如果选择注册收费呢担心盗版太凶,白白给奸商们打工。你们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杜克将蔡思强和董锋约到家中,开门见山地说道,对待他们俩个,杜克没有什么好客气,完全没有想到他的想法实在有些太突然了,由此可见某人的情商实在是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啥,成立一家公司?杜克,你要创业来?”蔡思强和董锋都被杜克的话弄糊涂了。

  自从杜克从西岭山上下来后,这段时间的行事实在与以前大相径庭,甚至可以说太过于诡异,先前号称要去麻省理工,说过后没见有什么行动;

  紧接着弄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网上活儿--还好好像收到了钱,随后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似的,开始通宵达旦研究鼓捣什么语音识别,中间倒是听说还是去参加了GRE考试,但是谁都不知道杜克的GRE考试结果究竟怎么样,不过俩人从今天杜克说要成立一个什么公司来看,这个GRE结果定然不会很理想,看起来麻省理工已经成为了浮云。

  对于杜克这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着调的飘忽想法,蔡思强和董锋觉得站在朋友的角度有必要对杜克做一些提醒了,不能看着这个朋友就这样消沉下去。

  “杜克,我们不是对于你创业有什么意见,可是就算创业也要讲究一下策划吧”董锋尽量将事情说得委婉一些,他实在有些担忧杜克性情都有了变化,现在已经有些偏执了。

  “你看你赚的那点钱也不是很容易,如今开公司的人很多,可是能够活下去的却很少,基本上百中无一,这个可要想清楚,三思而后行,别辛辛苦苦一场全都打了水漂。”

  “就是,就是,这个创业也要讲究一下机缘,不是想开就能够开成功的。你现在开公司,准备主营做什么啊?”蔡思强接着说道。他是商人世家出身,知道白手起家谈何容易,产品、时机、人脉缺一不可,可不是顺顺便便写个软件就能够成功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外星代理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外星代理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