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楔子
燕飞2020-04-16 10:303,731

  蓉城。2012年的7月初,科大后门晚上仍然是热闹非凡,各个苍蝇馆子基本上都人满为患,在吃四方喧闹而略显昏暗的大厅左边,4名毕业学生已经吃了一个多小时,今天是他们在学校的最后一顿散伙饭,桌子旁边林立着不下20个啤酒瓶子,看起来这顿饭吃得非常热烈,“来,再干一杯,明天哥们就要南下了。”

  脸红耳热的赵建武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举起手中的酒杯说道,看他神色至少已经有八分的酒意。

  “咱们哥几个这一别,天南海北的,可就难得有缘再见了,来,杜克,你也走一个啊,快3年了,喝点酒怎么还是那羞羞答答,忒不爽快,不是哥们说你,你啊就胆儿有点小,这也怕那也怕,约会都从来不敢晚回来,怕晚了路上黑!去面试呢你也脸红,靠,哥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了。来,喝点酒壮壮胆,我给你说,酒量大了,胆儿就大了,别怕喝醉,今儿高兴,就算喝醉了又如何,难道哥几个还能够把你那啥了?放一百个心,哥几个性取向绝对正常。”

  说完,赵建武举起杯,咕噜咕噜地灌了下去。赵建武是4人中的老大哥,东北人,一米八出头的大个子,性情豪爽,酒量好,学习也好,平时颇有几分带头大哥的模样。毕业答辩拿了个优秀,这次签了南方一个知名外企,月薪15K,算是哥几个里面签得好的。

  杜克本来喝得就有点晕,他从来没有放开量喝过,今晚大概已经喝了俩瓶,此刻听了赵建武的话,脸上有些发烧,也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羞愧,想说的什么偏偏又不知道如何开口,他来自本省一个小城市的乡下,本来天生有几分内向腼腆,情商值不高,加上小时被人带着看了一次聊斋,更加落下了一个怕黑怕生的心理阴影,同熟悉的人相处没有什么,但是同陌生人交流始终有些障碍。

  这不,虽然学习成绩不算差,但是面试了十几个单位,基本上都因为面对面交流有障碍而告吹,是这四人中唯一一个还没有拿到offer的。

  “就是啊,杜克,就说你跟那高晓琳,靠,1年多了吧,也就拉拉手吧,哥敢说你小子到现在都绝对还不清楚高晓琳胸罩是是用啥杯的。”旁边的蔡思强跟着起哄道。

  这小子号称605情兽,是个南方人,偏偏身材几乎达到北方标准,而家里据说是3代经商的世家,身价多少大家虽然不清楚,但是这小子好像从来没有为钱发愁过,看起来应该是非常不错的。这小子大概天生风流,仗着家里条件好,加上生得一副好皮囊,将大把的时间去祸害了不少良家非良家少女,是学院知名的管不住下半身代表。

  三句话不离本行,天知道这小子是怎么考上研究生的,更不知道为什么这小子在三年时间里看起来像整天混日子、把妹妹,到最后竟然也奇迹般顺利毕业了,还拿到了双证,早早签了一个蓉城的一家电信公司,月薪不多,5K起,但是胜在稳定、事情少。

  当然最关键的是去面试的时候瞄上了那里的一个做人事的漂亮妹妹,菜菜留下来图的就是一个近水楼台,这不,还没有上班呢,据说现在已经同公司那个妹妹开始视频来往了,这效率,就算西门大官人再世也得掩面而走。

  “菜菜,得了吧,就你那品味,靠,上次那个陈珊珊,简直连芙蓉姐姐都不如,直逼凤姐,你小子居然也是如苍蝇一般扑上去,一副乐不思蜀的样子。饥不择食如你也算是科大的一朵奇葩了。”坐在杜克对面的董锋讥讽道。

  董锋来自中部一个小城,个子矮小,长相平凡,属于丢在人堆中就完全找不出来的那种安全型小男人,家里条件一般,平日董锋中规中矩,几乎是同一实验室中最没有存在感的一个人,这次签了蓉城一家国内顶尖的企业搞研发,月薪起步8K,也算小有成就,今天喝了点酒,嘴里居然也显露出几分犀利。

  “疯子,哥就知道你小子妒忌,啧啧,珊珊那种丰满柔软的手感和几乎难以见底的沟谷深邃,绝对是你这种俗人一辈子都无法体会的。再说了,万花丛中过,不仅仅是尝试玫瑰牡丹的华美,也要给狗尾巴花们一些雨露和期望,你不觉得自从珊珊被哥们浇灌后变得更加鲜艳了?”蔡思强露出一种以身伺虎的大无畏神态。

  但是眼神中那种不以为耻反而带着甜蜜的回味,深深出卖了这个只用下半身思考男人内心深处的非常规思维,“可惜珊珊也要离开了,要不我还真舍不得放手。”

  “别扯了,我说除了杜克,我们三人总算是有着落了,等哥几个过去站稳脚跟了,看看能不能找个机会把你也弄进去,你小子啊,做事情没说的,就是胆小面生这点不好,真不知道当初你爸妈是怎么养你的,难道是一直当大闺女。”

  赵建武打断了蔡思强和董锋的拌嘴,作为一个实验室混了2年多快3年的兄弟,彼此之间虽然不乏小冲突小矛盾,感情却日渐深厚起来,尤其是到了这个离别的时候,要不说人生四大铁中,一起同过窗还是排在前面,赵建武是真的有些担心这个小兄弟。

  “武哥,啥也别说了,我喝,我喝……”杜克眼圈有些发红地说道,说完便举起杯子,一口气灌进肚子,“今儿我豁出去了,喝!”杜克刚喝完便又满上一杯一口气干掉。

  这里的啤酒杯不小,一瓶雪花还倒不满三杯,杜克本来就吃喝得差不多了,这下子俩杯接着下肚,差点没有喝来抵到嗓子眼,不禁立刻起了反应,眼看就要一口喷出来,杜克见机不对,赶紧起身。

  “我去上个厕所。”刚刚冲进厕所,便一口气将今天晚上吃喝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吐完用凉水漱漱口,杜克竟然发现自己的脑袋一点也不晕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喝通了的无敌状态?

  “小妹,再来八瓶雪花!”杜克回到座位,看看桌上酒基本喝空了,鬼使神差般竟然叫起酒来,往常遇到这种情况,杜克铁定的要求结账走人的,二十来瓶了,杜克喝了大概3瓶,其余3人每人喝了5瓶多,就他们四人往日展现出来的酒量来说,差不多已经喝到位。

  “哟呵,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杜克这小子居然也豪放起来了,莫不是上趟厕所竟然通窍了”蔡思强怪叫道,显然杜克的叫阵令他有些意外,“菜菜闭上你的鸟嘴,要喝就喝,不喝拉倒。我说杜克,哥们三年来可从来没有看你喝醉过,一直深不可测,要不今天就量量你的深度。”董锋也有些疯狂起来。

  “好,今天是个大日子,不醉不归。”赵建武也被点燃激情,叫过小妹噼里啪啦开了四瓶,杜克拿起自己面前的酒瓶,先满上,然后将酒瓶放到一边,拿起旁边赵建武和蔡思强面前的酒瓶分别给他们俩满上。

  “行了,杜克,今儿你可算冒出头来,怎么着,还包干,得,哥几个陪你到底”董锋看到杜克这个架势,便拿起自己面前新开的雪花倒满自己杯子。

  杜克见大家都满上了,便举起杯说道“这三年,没白活,认识了武哥,菜菜和疯子你们三个,没啥说的,都在这杯酒里了,以后用得着兄弟的时候吱一声”杜克说完便一口气干了。

  “都是兄弟些,说这些没意思,都干了。”赵建武等三人也举起杯子一干而净。

  “不行了,我也得上趟厕所”酒量稍弱一些的董锋刚喝完便捂住嘴巴往厕所跑去。剩下的三人也没有闲着,在董锋回来之前便干净利落地将面前的酒瓶都清空了。

  “我说杜克”蔡思强打了一个酒嗝,差点没把杜克熏晕,然后有些醉意朦胧地说道“哥有法子,治你的这胆小毛病,哥学车的时候,驾校师傅说过,要学会开车,非要破胆”蔡思强说道。

  “刚开始哥也不信,等到拿了照,没了师傅,拿到车都不敢朝人多地方开,只能在偏僻路上练手,直到某天菲菲要去逛市中心,非要哥开车去,这一路上开得我胆战心惊,老觉得不是要撞上车,就是要撞上人,差点没把胆汁吓出来,到市中心找地方停下后浑身都是汗水,可是怪了,回来就好多,后来接着往人多车多的地方开了几次就完全没有问题了。”

  蔡思强先还有些结结巴巴的,到后来却越说越流利起来,看来这段经历对他来说刻骨铭心。

  “菜菜,你的法子真的有效?”赵建武有些怀疑道。

  “应该有效吧,反正试试也没什么坏处。”蔡思强也不敢打包票。

  “好啊,找一处坟地让杜克呆上一夜。”刚刚回来的董锋说道。

  “不行,绝对不行”杜克虽然有了几分醉意,听了董锋的建议也不禁当场脸色发白,连忙反对道,开什么玩笑,连黑暗的地方都不怎么敢走,还去坟地呆上一夜呢。

  “坟地就算了,想起就有些邪门,也许找个偏僻的野外就可以了。”赵建武开始有些认真思考这个问题,“武哥,真没有这个必要了”杜克连连摇头道。他真不相信自己吓自己一下就能够将自己胆小的毛病治好,要是这样也有效的话,世上就没有什么胆小的人了。

  “试试嘛,我看搞个野营就不错。只是这个地方不好选,离城市近了肯定不行,估计不到半夜就跑回来了,根本产生不了效果,要去一个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最好是杜克就算到时候想回来都回来不了。”董锋建议道。

  “西岭!我觉得西岭就不错,想当初,我和菲菲就是在西岭绝顶渡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那里离蓉城不远不近,白天风光优美、夜晚了无人迹,山中也没有什么猛兽出没,安全可靠,最妙的是,晚上索道一关,就是想下来也不容易!”

  蔡思强忽然灵光一现,想出了一个好地方,很快就得到了一致拥护,至于杜克的意见,则直接被代表了。

  几人商量好了这件大事,便无心多喝,将没有开过的四瓶啤酒直接退掉,结账回去收拾东西,赵建武明天要南下,剩下董锋和蔡思强都是在本地工作,便计划由俩人陪伴杜克明天去西岭,不过到了晚上,则是让杜克单独在山顶上野营,而他们俩在山下宾馆happy。

  杜克见大家兴致很高,而且一心为了自己,实在是推脱不掉,便一狠心屈从了,就当是人生中一个考验吧,杜克如是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外星代理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外星代理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