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节、啰嗦的刘守财
萧何2016-08-27 10:572,589

望月村在很久很久以前是个好地方,用风水堪舆天星地理的说法,那就是左青龙右白虎,老牛在当中的宝地。

这村之所以叫望月,是老祖上留下来的名字。具体的不可考证,只说那位老祖宗做官做到了一品宰相,着实牛气的很。

退隐之后,找了个牛人选了这么个地方,说是可保子孙万年康宁,但从此再无官家之气。也是这么个原因,明知道是个好地方,却没有被人占去。这望月村的老祖宗做了一辈子的官,那朝廷里的肮脏阴森早就想了个通透,也就留下了祖训,这家里的子孙不许出世为官,老老实实的生活在这个村子里。

后又说,老祖宗对酒当歌,觉得那左右山首如灵兽望月,便做主给这个村子起名望月,当然那时候不是村,后来望月留下来了,也不知道是从望月府还是望月庄的最后进化成了望月村。这望月村就被这个村子的人世世代代叫了几百年上千年。

要说也奇怪,这村里几百上千年来一直和谐的很,别说鸡鸣狗盗这种事情很少发生,就算是日伪抗战时期,都没有波及到这里。后来建国、文、革也似乎没什么太大的影响,总之安宁的一塌糊涂,着实算得上是风水宝地。

望月村是大姓的村子,直到最近二十几年,村里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首先是家家户户都通了电,然后外面的世界真正的传入了这里。

这个闭塞的小村子,一下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心……也变了。

总之呢,这个相安无事隐匿在这山丘之中的小村子一下子变得沸腾起来,年轻人一个个的都想走出去或者已经走出去,村子里逐渐开始宁静下来,人也越来越少了。

当然这些都是次要的!主要的一件事情让望月村开始往外跑人,是因为闹鬼。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灵兽望月格局下的东山跟祖坟的地方开始闹鬼了。

皓月当空,繁星点缀。

这通往望月村的路上,只有刘守财坐着一台老破的212吉普,车屁股冒着黑烟正在这往这个村子的路上,车灯还有一个罢工了。只剩下一个车灯努力的想要撕破山间路上漆黑的夜幕。

“八斗,什么时候能到望月村?”刘守财无聊的咬着牙签,看着外面怎么看都腻歪的风景问道。

开车的是刘守财的好友,蔡高八斗,看清楚不是复姓蔡高,而是姓蔡,名高八斗。人长得很有棱角,戴着一副山寨的雷朋眼镜,专注的开着车子行驶在这高低不平,都是土坑的山间路上。

听到刘守财问他,答道:“还有一个小时。”

“糟糕的地方啊!奇怪了,你说小九这丫头是怎么翻着这么个穷乡僻壤的鬼地方?居然好意思答应村民不收钱。这不是坑人么?”刘守财抱怨了一句。

八斗撇撇嘴,没搭理他。这种人就不值得搭理,太抠门!太认钱!谁让自己命不好,认识这么个抠门的朋友,可心里又不得不承认这货对朋友真仗义。这货他就是一个矛盾的人!

212的油钱该不该问刘守财要回来?估计只能自己掏钱了,想到这里八斗的心也跟着揪揪起来,虽然不用给出租车公司睁眼睛200块钱的份子钱,可买车的钱却是刘守财给的。八斗的职业是出租车司机,还是黑车。当然八斗还有个兼职,这里就不说了,说出去会被刘守财叫“丢人”。

刘守财自顾自的说:“小九这丫头喜欢旅游到处跑,八斗你说啊,都是富家女。怎么小九和叫叫就是两种人呢?小九善良可爱,这牛叫叫怎么就奸懒馋滑呢?我说八斗,你跟牛叫叫最近关系不错吧。听说你俩大半夜的还出去吃烧烤呢?”

“闭嘴。是牛潇潇,潇潇姐。”八斗觉得刘守财给人起外号总是不好的。这货张开嘴就别指望能收住,八斗不过是想提醒一下,管不管用的再说。

刘守财转身去看八斗,双腿盘膝在副驾驶的座位上,侧过身把背靠在车门。脸上带着一股子狭促的笑意:“都说女大三抱金砖,牛叫叫好像比你大三岁吧?来给哥哥说说,那恶婆娘看上你哪一点了?哥哥我跟你说啊,只要牛叫叫说看上你什么了,你得利马改!知道不?虽然牛叫叫人家有钱,可咱们也得有骨气不是,你说你要相貌有相貌,要手艺也有手艺。

还跟着刘哥我这样的世外高人混日子,收入也不低对不对。何必抱那恶婆娘的臭脚?哥给你说,小九就不错,人温婉善良贤惠端庄,还可爱呆萌的。最最重要是漂亮呀,身材好,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等她毕业了你就赶紧娶了。咱们都认识好几年了,就没听过小九找过男朋友不是。正适合你呀!要不哥哥给你保媒牵线凑合凑合得了……”

刘守财絮絮叨叨说个没完没了,就看着八斗握着方向盘的双手青筋都要蹦出来了。

“闭嘴!”八斗再次重复,声音从嗓子眼里呼噜呼噜的往外蹦,这是气的。

“不是哥哥说你,我可是真看出来你喜欢牛叫叫那恶婆娘,没发现那丫头除了喝酒的时候喜欢吟诗作对叫两句酸词儿,就跟你喝酒的时候话多。前几天我还看到咱们在酒吧里的时候,牛叫叫正勾搭人家小姑娘,见到你立刻就把小姑娘给踹了。跟个小媳妇儿一样凑你身边。你还不承认啊?”

“闭嘴!”八斗咬牙切齿,这要不是关乎生命安全,开车时候不能分散注意力,八斗……八斗会把耳朵堵上。

面对刘守财这种人,八斗是绝望的!打他吧?叫刘守财一声哥哥,就不能动手揍他。骂他吧?根本说不过,自己三句话没说完,刘守财能用三百句话把自己噎死。不理会吧,就跟个苍蝇一样在耳朵边上嗡嗡嗡的作响,唐唠叨都没他碎嘴!

嘶!嘶!嘶……

八斗摇下车窗,摆动脑袋耸着鼻子嘶嘶嘶的闻个不停。这野山小道的也不知他闻到了什么。

刘守财眼皮子一跳,眯着眼睛左右观瞧。嘴里问道:“八斗,怎么回事?”

八斗缓缓地收了油门,一点点让车速慢下来。

“好臭。”八斗说道。

刘守财搓搓手,意识到可能出问题了。

“尸臭还是鬼臭?”

“鬼臭,是怨灵。味道不浓,不超过三十年。”八斗说。

八斗有个本事,就是闻到普通人闻不到的气味,倒不是说这小子的鼻子跟狗鼻子一样好使,而是说他对鬼魅尸灵这类东西的敏感度很高。八斗的眼睛可以模糊的看到鬼影子,鼻子可以闻到鬼的气味,最重要的是,八斗的血很奇怪,涂抹在拳头上就可以打到本来无影无踪的鬼身上,并且能造成很大的破坏力。

而这一切,都是伯乐刘守财发现的。

刘守财的本事除了碎嘴之外,就是做神棍。当然还有一份很高尚的园丁职业衬托着。刘守财可不是骗人的神棍,而是真有本事的那种。

只不过刘守财的本事有点二,轻易不能出手。所以刘守财自持伯乐,挖掘了八斗这孩子,从此他的生活变成了有事没事找八斗的好习惯。

“这是知道咱们来了呀!你出去看看。”刘守财搓着手抬了一下下巴对八斗说道。

“嗯。”八斗点点头,他早就习惯刘守财的指挥,反正普通的小鬼小怪还是要他自己出手解决,只有碰到硬茬子的时候才轮得到刘守财。好在哥俩配合不是一天两天了,八斗推开车门就跳了下去。

继续阅读:02节、怨灵阻路【求红票和收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阴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