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节、梦回多年前
萧何2018-03-22 11:332,820

  这个世界很奇怪,总是有一些人可以看或者听到普通人看不到、听不到的东西。

  比如魂魄!

  比如幽灵!

  比如厉鬼!

  比如……怨气。

  十几年前,刘守财不过是一家国营企业家属区大院内的孩子王,整天带着一群混蛋小子到处掏鸟窝、偷鸡蛋、打架、堵人家烟囱、把雪球里塞上石头子打雪仗砸人家玻璃的事情那是没少做,细细形容,孩提时期他就算得上无恶不作的坏小子。

  三十几岁才有了刘守财的刘妈妈,根本舍不得打儿子,也不知道为这个赔了多少不是、道过多少歉。

  这些还都算是小事,起码家属区里的长辈们知道那是财会科邵会计的儿子,多多少少也就不那么计较,要知道在十几年前单身的寡妇拖着个孩子太不容易。

  邵会计的男人死的早,她男人,刘守财的爹原本是企业内车队的队长,也算得上小有实权的领导。再一次抗震救灾中,企业内部捐助了一批器具,车队队长带着车队赶赴灾区。

  却不想因为雨天路滑,在进驻灾区的时候,盘山公路坍塌,整条车队全都滚下了山。等当地的解放军找到车队的时候,二十多台车只找到三台车里的活人,剩下的全死了。

  而那时候刘守财不过5、6岁的样子,一个女人,要养活孩子、照顾老人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那个年代的国有企业人情味还是比较浓的,邵会计本来不过是车间的成本核算员,这一次家里男人出事后,企业领导特地把邵会计派出去学习了几个月,回厂后就重新分配到了会计室。

  让她从一名基层的成本核算员变成了企业领导部门中的一员。或者说是这样的变故下,邵会计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学会了勤俭持家,嗯,或者说斤斤计较的毛病,暂且放过以后再表。

  再说刘守财吧,别的不说,刘守财最厉害的事情是从小学到高中,没有写过一个字的作业。也不知怎么着,这孩子扭得很。做什么事情都和老师对着干!

  同时,守财同学也创造了一个厂区小学、中学的请家长记录。

  每周五天半的课程,老师请家长的次数是最高六次,最低5次,保证书签了无数次,可就是愣没把刘守财矫正过来,他依旧我行我素,该不写作业的时候就是不写。

  为此邵会计没少给老师送礼请客,再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着刘守财居然学乖了,虽然依旧不交作业,可学习成绩是直线上升。到了最后老师也就不管刘守财写不写作业。反倒是用他做例子,哪个不交作业的老师就说,有本事你学刘守财去,能考试排到前十,你也可以不写作业。

  就这两个本事,一直被企业内的子弟学校传承到了倒闭为止。

  刘守财住的职工家属区是隶属一家国营的轧钢厂,人员数量很大。

  不知怎么了,躺在车里的刘守财忽然做起梦来,那是一场回忆,回忆到那个暖冬,2月份下着冰冷冬雨的日子……

  “守财,守财,赶紧出来啊!二叔说去挂鱼!”窗外,刘守财的表哥,邵二狗趴着刘守财床头的窗户敲着窗户喊道。

  15岁刚初中毕业的刘守财,迷糊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

  “二哥,你咋来了?”趴在床上,刘守财看到穿着土黄色军雨披的邵二狗。

  “赶紧出来,我二叔,你二舅说出去挂鱼,你快点起来想个办法!”邵二狗满脸的兴奋,实在看不出来像个17、8岁的人。

  “不去!”刘守财把被子蒙到脑袋上叫道。开什么玩笑,这阴沉沉的天气,周围看着就诡异的很,小时候不写作业,那不是不想写,而是没办法写。

  周围总是飘着各种各样的人,自己没疯都算运气好了。所以那时候刘守财是能早早睡觉就早早的睡觉,坚决不多看一眼窗外。

  这件事情邵二狗知道,却不信刘守财说的。后来也不知怎么吓着了,这才信了刘守财能看到鬼魅的事实。不过两个孩子都小,生怕这种事情说出去挨揍,就都憋在心里。

  等时间长了,日子久了。邵二狗看不到了,可刘守财还是能看到。反倒是邵二狗主动对刘守财说这件事情不能对外说,不然就是宣传封建迷信,是要杀头的。

  就这么着,刘守财就把自己能看到绿油油的鬼的事情隐瞒了下来。

  这样的天气下,又是没有春雷的日子。正是那些绿油油的小鬼儿到飘来荡去的好天气,刘守财才不想出去看那些东西呢,没来的碍眼!很自然的开口拒绝。

  邵二狗贴着窗口,使劲的拍窗子,伸长了舌头叫到:“刘守财,你发癔症啊,那是你二舅!!你不是说水库里有鬼吗?你还说每年有替死鬼找替死的!你想让你娘伤心难过啊?”年轻人说话没心没肺,这种犯忌讳的话也顺嘴瞎说。

  “呸呸呸!”刘守财翻身坐起来,骂道:“今年不是被替了三个吗?关我什么事啊,没到开春算不得一年!我都观察好几年了,不会有事。”在这种事情上,这时候的刘守财有点大大咧咧。

  “你这头猪!!过了正月就算新年!”邵二狗使劲的砸窗子,把窗框子震得砰砰响。

  扑棱!

  刘守财窜起来,直扑门口挂着的大挂历,然后……‘哎呀妈呀’大叫一声,穿着拖鞋就往外跑!

  这时候可是刚过2月份,外面冬雨弥漫,那冷风潮气能钻进骨子里。

  可刘守财拽开房门犹是不知,一把扯过穿着雨披的邵二狗,叫道:“赶紧的,我二舅去多久了?”

  邵二狗也跟着着急,喊道:“半个多小时了!赶紧去还来得及!”

  听到这个,刘守财抬腿就跑,钻进自家院子里的仓库,把他爹当年留着的江陵摩托车给踹着了!

  这事儿得亏邵二狗,这小子就大小就喜欢玩这个,当初刘守财的老爹去世,这摩托车一只丢在仓库里没人管,等邵二狗长大了一些,就整天琢磨这台摩托车,就在前不久邵二狗愣是凭着几本破书把摩托车给修好了。

  小哥俩这段时间没少偷偷玩这个东西,不敢说飚车那样的绝活,起码跑在马路上还是顺畅方便的。但是这事儿一直没告诉家里人。

  刘守财的二舅平日里喜欢钓鱼,最喜欢做那附庸风雅,泛舟湖上的事情。今天天气不错,阴雨弥漫,水库里的鱼是最愿意上钩。说是去挂鱼,实则就是去钓鱼。当时那个年代,你要说去钓鱼,会被人鄙视。只有打着挂鱼的名头,才算是符合当时的社会风气。

  刘守财的二舅骑着个28的自行车,晃晃悠悠的往水库骑过去,平日里想要骑到水库,怎么也要半个多小时。今天阴雨天,骑得相对慢一些。

  可已经半个多小时了,等小哥俩跨上摩托车,把一个50的摩托骑成了125的速度后,依旧觉得赶不上。

  刘守财心里火急火燎的,这真要出了什么事情……前面邵二狗骑着车,刘守财钻进邵二狗的雨披里,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

  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早点解决那水库的几个水鬼了。虽然会给自己惹很大的麻烦,但起码不会像今天这样去担心失去亲人!!!

  摩托车路过一家文具店的时候,刘守财大声喊叫:“停车,停车!”

  “干啥!”邵二狗顶着风顶着雨的,一张嘴就灌了一肚子风雨,冰凉冰凉的。

  “我要弄点东西!赶紧停车!!!”刘守财大声喊着。

  邵二狗一脚刹车踩下去,在这样泥泞湿滑的路上,初学驾车的邵二狗没有掌控好刹车的力度,结果车头一摆,车尾一飘。摩托车立刻放了横,小哥俩跟着摩托车摔了出去。

  【我认真的,不投票不书评在这里看完就跑的,晚上我都会派小鬼去压你的床!大师级出手,不压你个半死决不罢休!快点书评和投票给我!】

继续阅读:09节、目睹亲人的死亡【收藏100个加更1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阴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