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节、门前大桥下游过一只鸡
萧何2017-04-13 23:362,837

  雨一直下,被狂风驱使着越来越大!

  狂风席卷着乌云,第一道春雷从天而降开始,划破天际!

  呜隆隆!!!

  惊蛰之音,春意顺着春雨弥漫在这片天地之间,本该预示着新生,却在这个时刻让刘守财变得茫然。

  不,应该说是恐惧。

  怨丝极速的接近,似乎推动水库水面上翻滚着浪涛,好像一只巨大的手掌抓向自己一样。

  这个年龄的刘守财正是胆子大的时候,可大胆有时候也会有个极限存在,在亲历这样的事情时,仍旧紧张的向着身后爬去,跌跌撞撞好不狼狈。

  泥水贴着脸颊向下流淌,瞳孔都缩到了最小,直勾勾的看着眼前随波飘过来的怨丝,下一刻就会抓住他,然后受到控制变成‘自杀者’成为水库中的‘同类’。这样的感觉让他想要大喊大叫,想要发狂,想要逃跑!可实际上,嗓子里恰似被什么东西堵住,张着嘴巴叫不出任何声音来,手脚冰冷冰冷的,好像冻得麻木,没有一点点力气。

  “嘎嘎嘎!汪汪汪!咩咩咩!喵喵喵!公鸡怎么叫?谁能教教大爷我?汪汪,嗷嗷喵……门前大桥下,游过一只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

  正在这惊险万分的时候,隐约之间刘守财看到一个白色的影子从水库上游游荡下来,破锣嗓子一样的声音叫的乱七八糟。

  “救……救命啊!”似乎这股乱七八糟的话,给了刘守财莫大的勇气,让他重开束缚,撕开了嗓子大声的喊出救命。

  “嘎?汪汪!有活人!”那白影极速的接近刘守财的方向,而这个时候的刘守财眼神都是模糊的,只看到白影水面上滑行了一段距离。

  那个声音有意识的大声喊着:“哇,怨灵啊!!汪!”

  直到这个时候,刘守财也没有意识到那白影是个什么东西,只不过缓解过来的脑子中想到的却是是不是碰到神经病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那根在刘守财眼里十分清晰的怨丝竟然像老鼠遇到猫一样,飞快的向后缩回去。

  看到这一幕,刘守财勉力支撑的身体终于按耐不住恐惧带来的麻木和虚脱感,仰头躺在了泥汤地面上,溅起数不清的泥花儿。

  张大这眼睛,任凭夹着春雨冰冷的气息砸在眼睛上都懒得合上眼睛,刘守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用力的、狠狠的呼吸着活着的气息,脑子空成了白。

  至于刚才是谁救了自己,还是自己一嗓子吓退了怨丝,再或者刚才出现了幻觉竟然、好像、大概、可能看到了一只不会‘咯咯’叫,却会唱歌、学猫狗叫的公鸡在游泳。

  “嘎嘎,汪汪喵喵的!小子,小子,醒醒,醒醒!不会是看到大爷我雄伟身姿吓过去了吧?”

  啪啪啪!!!

  刘守财感觉到自己的脸蛋子上被一片白茫茫的东西拍了几次,这才‘哎呦什么鸟东西啊’叫了一嗓子,抬脚就踹了过去。

  坏小子有坏小子的脾气,甭看刚才吓傻了,这会儿精神起来那也是精气神十足的。

  一嗓子把那白影吓了一哆嗦,接着就是一脚过去。

  那白影就化作一道完美的抛物线,跌入了水库里……噗通!溅的水花飞舞,好不热闹。

  而这时候刘守财才跳起来左右张望,嘴里喊着:“卧槽,谁他娘的抽老子!不想活了吗?”

  “小子,恩将仇报,你是鸟东西,你们全家都是鸟东西!!大爷我出山第一次,就碰到你这种的。来,出来,决斗!单挑!群殴!大爷不切了你的鸟逛青楼,我就不是碧火神枭!啊呸啊呸啊呸!”一道白影从水中弹出来带着浪花,落汤鸡一样狰狞的咆哮。

  No!这他娘的根本就是一只落汤鸡!

  湿答答的好大一只大公鸡!看上去起码有八斤半重!好肥呀!

  这是刘守财的第一印象!估摸着,这辈子都忘了不了。

  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水库边上站着的白色大公鸡,刘守财第一次觉得人生真他妈的疯狂,看到鬼就是了,现在连公鸡都会说话了。

  “你是个什么东西?”

  这句具有代表性意义的第一次对话,就是以这样的开头作为这一人一兽之间的初次见面,如果套用伟大的艺术性加工口吻来描述,或许这是灵异界内最伟大的一次对话。

  当然,这段内容一定一定不会让后人知道的。这种鸟事,谁说谁是傻X!括弧,这句话是大白鸡后来补充上去的。

  “你才是东西,你们全家都是东西!”眼前落汤鸡破锣嗓子大声的回复刘守财,更让刘守财惊讶的是,一只公鸡的脸上,竟然可以表现出那么人性化的表情。

  鉴于刘守财死不吃亏的性格,再加上年轻气盛,一低头抓起一块板砖,颠在手心里,咧嘴骂回去:“你不是东西!你全家都不是东西!”

  “对,老子全家都不是东西!”大白鸡跟狗一样甩动身体,抖掉身上的水。

  “噗!”刘守财乐了,还有这种奇葩大公鸡呢?

  其实,这个时候的刘守财还不懂得在人类生活的圈子内,还有另一种生物也混迹其中,有一些像人一样生活,还有一些会因为种种原因无法便成人的模样,却混迹在人群中。而眼前这只大公鸡就是后者。

  他更不知道的是,这只大公鸡来历奇特,身份神秘。

  大公鸡耸动几次鼻子,没错,是耸动!那原本应该硬梆梆的喙,居然可以扭曲成耸动鼻子的形态,跟狗一样环绕着刘守财几圈。

  刘守财提着板砖,跟着绕圈。

  “喂,你有病啊?”

  “老子觉得你不错,想收你做小弟!干不干?”大公鸡一脸骄傲,抬着头用一种我很欣赏你的表情看着刘守财。

  “你妹,你怎么不想做我爹?!”刘守财翻着白眼,颠着板砖一副你敢说‘想’老子拍死你的表情。

  大公鸡做了个吞咽的表情,眼睛转了几圈,评估了一下双方的战斗力,果断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虽然它很想这么做。

  大公鸡从出山到现在,不过几天时间,因为从蛋里蹦出来的时候是被一群盗猎的货色带出来的,所以大公鸡本身的智商虽然够高,可毕竟缺少很多社会经验。这造成了他出生后看到一群盗猎的整天娘来娘去的骂着,自然而然的临摹出来一套属于它自己独有的说话方式和考虑事情的方法。

  而刘守财更是年轻气盛,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做谦虚。仗着自己是孩子王,从来不吃亏的性格,这一个勉强算是强盗窝里出来的大公鸡碧火神枭,一个只有10几岁的年轻小后生的第一次会面,就如此的戏剧性发生了。

  “别砸!老子看你英俊潇洒,风流倜傥,面相有人龙格局,脚底生烟头上放光,我觉得我要做我身为灵兽一生最大的一次决定。”大公鸡认真的倒退几步,稍微有了那么点安全感后,抬着头认真的、严肃的、双眼中充满期冀看着刘守财说道。

  刘守财嘴角跳动了几次,强忍着把手里的板砖拍下去的冲动,也向后倒退了两步。问道:“你想干嘛?我告诉你啊,我这人胆子小,你敢有啥不轨的,我就把你跟王八一起炖了。”

  众所周知,鸡这种生物的腿弯是向后的。走路的时候,双腿是向前弯曲。所以,鸡是绝对跪不了的。即便是给跪了,也只能是向后撅着屁股算起。

  但是,眼前的一幕让刘守财觉得人生暗淡无光,绝逼没有活路了。

  一只八九斤重的大公鸡,双腿嘎嘣嘎嘣两声就向前弯曲,纳头就拜,那破锣嗓子高呼:“前面这位大爷,请收我做小弟吧!我愿为你赴汤蹈火,两肋插刀,万死不辞!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向西,你让我赶狗,我绝不撵鸡!”

  我了个去!

  刘守财有一种用板砖把自己拍了的冲动,眼前这大公鸡太极品了!贱的实在……实在……实在太他娘的有格调了!

继续阅读:11节、一份仙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阴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