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节、先逃一命[纯洁滴求票!!]
萧何2017-04-13 23:362,769

  上回书说道,刘守财和碧火神枭进入村内,差点被从天而降的石磨盘砸成肉饼,刘守财骨子里那种最不喜欢被人逼着做事的性格被激发出来了,牵连的骂了碧火神枭一句,挽着袖子打算在村里玩命。

  “白大爷我火了,要发飙啊!阿咯咯汪汪哞哞咩咩的!”碧火神枭把喙敲击的嘎嘣嘎嘣响,拼命的扭动身体想要破开这幅样子恢复成碧火神枭那绝世身姿。

  正使劲扭呢,就看到刘守财一个箭步扑向自己,脖子一缩喊道:“小刘子,白大爷是公的。”

  接着就感觉身体一重,天旋地转起来。

  刘守财抱着碧火神枭滚出去好远,然后这一人一兽猛然平着从地面上弹起来足有二十几公分高。

  这却不是他们跳起来的,而是被震起来的。

  有一盘石磨从天而降!

  这个更大,足有四米直径,厚度超过了一米,横着拍在了地面上,陷进去足有十几公分。

  “这,这是一套的吧?”刘守财吞了口口水,艰难的问道。

  “你大爷,我,我,白大爷我,我……”碧火神枭看着这么大的家伙儿从天而降落在它刚才站着的地方,哆嗦了半天也没说一句完整的,实在是吓坏了!甭说是现在这种小公鸡的身板儿了,就算是真的碧火神枭本体站在这下面也会变成肉饼的。估计掀开之后可以直接做墨西哥鸡肉卷用。

  “滚!滚!滚出去!!滚出这里!!!”

  这一次,这片石磨上传来更强的怨念,化成了冲击波竟然激荡着周围的空气都变了形,就在这一人一兽眼前形成一道道环形的冲击波。

  刘守财来不及反应,就被这一圈圈的冲击波冲翻在地,跟滚葫芦一样滚出去好几米。

  “噗!”不小心咬破了嘴唇子,吐出一口血沫子。

  碧火神枭感动地喊道:“小刘子,没想到你居然会保护我?白大爷太感动了!”

  “感动你个蛋!我是忘了把你挡在前面!”刘守财气呼呼的喊道。

  “……”

  碧火神枭有点受伤。

  “刚才看到哪儿丢过来的没有?”碧火神枭问道。

  “看到了,从北面飞过来的。”刘守财站起来拍了拍身上,感觉胸口有些发闷。

  “那还等什么!上去干翻它!”碧火神枭拍着翅膀咋咋呼呼的叫到。

  “不!”刘守财咬着牙,从嗓子眼里蹦出一个字来。

  “为啥?”

  “你这公鸡脑袋除了年轻貌美的小母鸡麻烦你装点别的,那么老大的磨盘从天而降,那力尸的年头绝对不短,咱们俩估计干不过。出去找一些趁手的家伙,等白天了跟村里人打听一下再说。这时候,就算是原子弹爆炸,这些被怨气迷了的村民也绝对不会醒过来的。这次我们大意了,先退出去再说。”刘守财说道。

  “好。”碧火神枭也就是咋呼一下,知道这件事情确实是他们俩鲁莽了。

  刘守财这种人吧,不算是硬汉也算不上英雄。甭看刚才硬气的想要拼命,那是没觉得自己PK不过对手。当发现实力相差悬殊的时候,果断的选择退避。好汉不吃眼前亏,坚决不做打狗的肉包子,亏本的买卖刘守财绝对不会做的。

  按照刘守财的说法,这年头吃什么都行,苏丹红、地沟油乃至皮鞋做的果冻胶囊都可以,就是不能吃这种亏!

  想明白了这一点后刘守财对着村子中心大喊道:“你们赢了!我退出去!”然后抓起碧火神枭的脖子,不顾它使劲的拍打着翅膀,一点点向着村口的位置退去。

  很轻松的退出村口,这一人一兽就颓然坐在村口的地面上。

  “你们咋了?”八斗不敢从井口边站起来,声音却慌忙的传来。

  刘守财摆摆手,道:“没事,就是差点变成肉饼。”

  碧火神枭敲打着喙,哒哒哒滴说道:“白大爷差点挂了,白大爷可是先天灵兽,没有真灵魂魄,不像你们还能投胎转世。我的老娘啊,吓死我了。”

  “闭嘴,你没娘。捡到你的时候,你就是只会说话的鸡。”刘守财站起来,踢了一脚碧火神枭恶言说道。

  碧火神枭撅着屁股站起来,掉头就跑,也不管刘守财和八斗,径直钻回212没关的后备箱,一口扎在鸡笼子里。

  “这是咋了?”八斗再问。

  刘守财对他招手说道:“甭问了,赶紧走人。明儿天亮再来。愣着干嘛?过来扶我一把,没看我腿儿软了吗?”

  八斗这才站起来,赶紧小跑到刘守财的身边把他搀扶起来,两个人回到车里后,刘守财就拍着大腿让八斗赶紧走路。

  直到车子开出去十几公里,刘守财把一盒磁带塞进车里的录音机里,听到里面梵音流出,才长吁一口气,跟没了骨头一样瘫软在副驾上。

  “刘哥,你们这是遇到什么东西了?吓成这个样子?”八斗被刘守财和碧火神枭的举动吓到了,不免跟着紧张。

  “一时半会儿的说不清楚,总之我们这次走眼了。小九这死丫头就是个灾星,扫把星!我,我恨不得掐断她那双美腿,让这小丫头片子到处得瑟,真不知道她怎么找到这个地方来的。偏僻的能饿死马,饿死人!这群山之中竟然还有这种鬼地方,我,我,我!!”刘守财开口就骂,那样子十足的想要吃人。恨不得把他嘴里的那个叫‘小九’的丫头片子给生吞活剥了去。

  后面碧火神枭也跟着凑趣,哒哒哒的叫喧:“祝那死丫头月经不调,大姨妈不正常,从早到晚肚子疼!我的个娘哦,白大爷我差点死在里面!就差一点点啊!小刘子,白大爷欠你一次!”

  “你闭嘴!”刘守财把手边的矿泉水瓶丢到后面砸在鸡笼子上,骂道:“小白我告诉你,小九我可以骂,可以打,你丫再敢说小九一个不字,我把你送到肯德基做单身桶!”

  “妈的,重色轻友!”碧火神枭把脑袋塞进翅膀下面,嘀嘀咕咕的抗议道。

  刘守财懒得搭理这货,整天喊着美腿细腰,生怕别人不知道。多少次都被这货黑过!替他抗了多少次黑锅!谁见大街上拎着鸡笼子逛街的?碰着个美女,还没等搭讪,就听到一声口哨,跑骚一样喊:“美女,美腿细腰的美人儿,跟白大爷我交个配吧。”

  好几次刘守财差点晚节不保,更有两次被女人狂追两条大街的经历,全拜这孙子干的好事,你还解释不了。

  刘守财对八斗道:“这村子邪乎的很,简直就是变态集中营。”叹息了一次自己倒霉后,刘守财把这次碰到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当然他没指望八斗能给出什么建设性的注意,主要的目的是唠叨唠叨舒缓一下紧张的情绪。

  听完这些,八斗点头说道:“难怪刚才你身上冰凉冰凉的呢。”

  “差点冻死!”刘守财瞪着眼珠子喊道。

  “行行,我知道你差点冻死。那现在咱们咋办?”八斗压住要暴怒的刘守财问道。

  “不知道!”刘守财也郁闷,这种事情第一次碰到。往日里碰到个月光尸啊、戾魂啊、吊死鬼之类的就算运气不错。

  没想到这么个深山老村里居然有如此邪门的家伙存在,看样子就算那力尸也不过是个小角色,供人差遣的龙套而已。

  直到这个时候,刘守财才真正意识到这个村子的恐怖。

  可惜,怨气这东西最直观的必须是看到尸体或者活人。这时候绕不过村子,见不到活人,只能凭空猜测。

  “咱们晚上轮流睡觉,明儿鸡叫就进村。”刘守财说完,当先闭上眼睛。

  八斗认命地把手机掏出来值夜了。

  【打劫!!看完了不书评,不投票的都是坏人!男的变丑,女的胸平!我擦,我越来越纯洁了!】

继续阅读:08节、梦回多年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阴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