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节、月下莫饮村口水,午夜勿摸老树根
萧何2017-04-13 23:362,729

  砸吧砸吧嘴,碧火神枭意犹未尽,尤其是尽量想表现出面部丰富的感情,想要表现出美人长逝伤心欲绝的模样,可还没来得及表现出来,似乎吃撑了一样打了一连串的饱嗝,喷出一股子尸臭气,破坏了这场景。

  气恼的碧火神枭叫道:“刘守财,愣着干嘛!还不去赶紧收了功德!咯咯咯,四六啊,四六!”

  “来了!”到分好处的时候,刘守财立刻蹿到立在中间的棺材附近,左手手腕平端,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压在铃铛胎记上面,大声喝道:“收!”

  奇风顿起,一点点奇怪的金光顺着棺材飞了出来。

  碧火神枭忽然大叫一声:“咯咯咯咯的……怎么这么少?”

  刘守财也纳闷,这两百年的月光尸,按照道理足以让自己那胎记上在形成一颗红痦子,怎么会只有这么点功德金光?

  “奇怪,怎么会这么少?”

  “大爷我明白了!”碧火神枭叫道。

  “有话说有屁放!”刘守财收掉金光后,手腕里那红痦子连起来都没起来,不由有些气结,又正好耳边有个呱噪的大白鸡在唧唧歪歪,当然没好气了。

  “这美人儿没杀过人。咯咯咯,难怪这功德几乎没有。”碧火神枭的声音也有些郁闷,虽然不是为了错杀‘好人’而郁闷。虽说填饱了肚子,可毕竟没落到实惠。

  “下回归你。咯咯”碧火神枭一转身跑回鸡笼前面,拍动几下翅膀再次变回一只懒洋洋的白色大公鸡钻进去把脑袋往翅膀里面一塞,大爷不伺候了!

  “我也觉得奇怪。”八斗说道。

  “你奇怪什么?”刘守财道。

  八斗指着窗外,两个人并没有开车,而是坐在车里探讨问题。

  “刚才我干掉了六只小鬼,你不觉得太容易点了吗?”

  八斗是个细心的家伙,虽然闷骚,虽然喜欢说酸词,但是这兄弟还是靠谱的。

  这种土鳖能想到的,刘守财自然也想到了。这不是马后炮,而是干掉了那只月光尸发现功德金光不够后才醒悟过来的。

  “你的意思是,刚才那六只小鬼也没祸害过人?那怨气可是不清啊。”刘守财淡淡地说道,脑子里翻来覆去的想着这个问题。

  没怎么害过人,可怨念极重的例子确实不少。按照道理来说,只要超生了就可以收获功德之力,让八斗去灭杀那六只小鬼,自然这功德也能让八斗占去,这是刘守财所不愿意和兄弟争的理由。

  可不代表不去考虑问题,没有伤害过人鬼,刘守财相信它存在!可是一只从来没伤害过人的僵尸怎么解释?纯靠着月光真的可以活两百年?

  想到这里,刘守财转身问道:“小白,那只月光尸的味道如何?”

  “咯咯咯……”

  “哦,一声就是好吃,两声一般,三声难吃。”刘守财再问。

  小白在鸡笼子里脑袋都没从翅膀下抬出来,再次咯咯咯三声。

  “不好吃么?也就是说真的没有吞过血的。八斗,你觉得月光尸也好,那几只小鬼也罢。它们既然没害过人,到底要干嘛?”

  想了半天不得要领,刘守财指挥八斗:“开车,咱们进村。”

  前面的路再次出现在眼前,似乎从未有过战斗一样。

  车子这一次停在村子口,老村朝南,在入口的路中央有一口古井,上面还有木质的辘轳,因为风吹过的时候,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村口的两侧,各有一株上百年的老柳,粗壮的枝干在月光夜下多少显得有些阴森。

  “这村里有点不对劲呀。”刘守财自言自语,眼神隔着车窗到处的观瞧。

  八斗点点头:“是够古怪,六鬼一尸的极阴变格局,会产生一点至阳之力,可这一点至阳落在哪儿了?”八斗本来是不懂这些东西的,不过跟刘守财混的时间长了,多少懂得一些。

  “没有狗叫,没有鸡鸣,甚至没有虫子的声音,这村子里死寂一片,看那几盏家里点着灯的,我敢打赌,整个村子没有一个清醒的人。”刘守财低声说道。

  看来要给自己留个后手,不能贸贸然钻进去。小九这丫头太会给自己找麻烦了,说什么回去也要教训她一顿,不能再这么任性。

  “八斗,去找出墨斗线来,你带上小白和三香烟,关键时刻让小白变身碧火神枭。这村里有厉害东西出没,诡异啊,不喜欢被这些东西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刘守财摇摇头,迈步向着村口的那口井走过去。

  “月下莫饮村口水,午夜勿摸老树根。石磨可会藏冤鬼,跪三叩四方可行。”

  刘守财脸色有些不好,老话里说三种碰到冤鬼恶尸的参照物,自己还没进村就碰到了两个,甚至刘守财恶意的想,村子的中心是不是有一块几百年的石磨,如果真有……算不算中大奖?

  不过想来也算中了大奖了吧?至少自己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过用六鬼一尸的极阴变当作开场白的,想来这里面的东西一点不不简单。可这还只是村里的,根源东山下那片祖坟……丫丫呸的,不能想了!

  不知不觉,刘守财已经走到了那古井的边缘,随风微微响动的辘轳‘咯吱咯吱’好似召唤的声音,让刘守财不自觉的用手扶住它,然后一探头向井中看去。

  嗯?

  刘守财瞪大着眼睛在这井口里看到,倒影着一轮明月,闪闪发光,真的好似水中白玉,洁白纯净。明明觉得这口古井很深,可那圆月似乎霸占了整口井一样,从井底向上映着月光。

  “这可不是好兆头啊,居然有这么重的阴气。”刘守财想要直起身来,猛然发现,不知何时自己扶着辘轳的手冻僵了!在这个七八月份的天气里,从小臂开始到手指间竟然没有任何的知觉!

  不好!

  刘守财感觉到身后有什么东西重重地推了自己一把!身体竟然有些不听使唤的往井口里扑去!

  “碰!”就在这关键的时刻,一只拳头狠狠的砸在刘守财的肩膀上,把刘守财打翻在地。紧接着,身后传来一连串的砰砰声,来的快去的也快。

  只留下八斗的声音:“跑了!”

  “帮我一把,妈的居然明知道的情况下着了人家的道儿。”刘守财一脸余悸,额头渗出丝丝冷汗来,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本想仗着本事不错看上一眼这古井,竟然不知不觉就着了道,险些被那东西推进井里去。

  “看清楚什么东西没?”刘守财问扶着自己的八斗。

  八斗说道:“看不清楚,好像不是人变得。”

  是么?刘守财挑着眼皮转身回头去看村子里,不是人变的?难道这里还有精怪不成?一时间刘守财觉得头大如斗,怎么一个小山村就这么乱?还让不让人活了,心里对把小九屁股打成四瓣又有了一个清晰的念头。

  “墨斗准备好没?”刘守财这会儿也缓过来了,僵硬的手臂也有了知觉,毕竟是不小心着了鬼气,只消片刻就自行散了去。

  “好了。”八斗说。

  “走,弹线去,先封了这村口再说。”刘守财咬牙切齿的说道,不管这村里有什么鸟东西,你惹着刘大爷了,咱们之间不是你死就是你死!不得不说刘守财在这方面确实有些小人性格。

  这世界上万事万物均有相生相克,古代人依靠着智慧,分辨整理出来许许多多古怪的事物,或相互融合、或单一存在就可以达到所谓‘法术’的效果。而事实上,会法术的人,不过是掌握了许多普通人不曾知道,或者不明白道理工具而已。

  【推荐收藏,看完记得!!嘿嘿,不要让我哭给你们看啊!】

继续阅读:05节、大凶之地【新书求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阴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