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节、望月村三件邪门的事情
萧何2018-03-22 11:142,701

  【新书超过两百收加更】

  刘守财也不是炫富,这黄鹤楼就是招待烟,平日里他很少抽烟的。主要原因是碰到鬼魅这类玩意儿都要抽一根三香烟【柳树皮、桃木丝、鸡毛混合而成】,实在对冒烟的东西太失望了。

  老汉嘿嘿一笑,见对方不在这个上面搭话,倒也明白事理的问道:“你们俩后生看着不错,想知道啥?”

  “您老随便说说,有啥我们听啥。”刘守财学着老汉的口音,顺手掏出打火机,给老汉把烟点燃。

  老汉很是享受的嘬了一口香烟,鼻孔里倒出两条白龙,说道:“老汉我在这里住了一辈子,别的不敢说,这望月村的传说是周围百十里最多的。既然你们俩娃有兴趣,我就说说。”

  “您说。”刘守财笑着应承。

  老汉有点指点江山的感觉,估摸着平时就有给人讲故事的爱好。

  他先拉了一个长音,用那种千篇一律的开头说道:“据说啊,在很久以前来了一个当官的大贵人,他找了个风水先生在这里开了一个祖坟,把家里的祖坟迁移到了这里。等他年老辞官后,带着家人就住在了这个。这望月村的名字,据说就是他起的。”

  刘守财笑呵呵的听着老头忽悠。

  老头接着说:“这个村子本来是相安无事的,几百年都没出现过男盗女娼、偷人家媳妇的事情过,可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破坏了风水。我爷爷在世的时候曾说过,望月的风水出了问题,可惜动、乱的那个年代,我爷爷被打成了走资派,批斗的时候死了。”

  老汉深吸一口烟卷儿,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的村子,这时候隐约可见村里房屋上的烟囱,有几家已经有了炊烟的痕迹,尚不够浓。

  刘守财插嘴说道:“爷们,你楼歪了!”

  老汉道:“啥?”

  “就是你跑题了,我们想知道望月村的事情,跟您那爷爷没关系。”刘守财说。

  老头歉意的笑笑说道:“年龄大了,说话都没个主次,咱们接着说。你们想听什么,老汉知道的都可以说来当故事。”

  看在这老头这么识趣的份上,刘守财把剩下的半包黄鹤楼塞进老头手心里,说道:“就先说说前几天那个死了的姑娘咋样?”

  “那有啥说的?这望月村邪门着呢,一年就要死一个人,不管是姑娘还是小伙,到了日子肯定死。对了,你们不知道这村里三大邪门吧?”

  “哦?还有别的邪门事?”

  老头看了看刘守财,然后低声说:“你们俩娃肯定昨天半夜到的,别说你们没碰到其中的一个?”

  “碰到什么?”刘守财故作惊讶的问,他当然不能说昨天碰到的事情有多邪门,连僵尸都蹦达出来了,还能不邪门么!

  “你们就没遇到鬼打墙?”老头子惊讶的说道:“你看老汉我怎么就起大早来的?就是怕碰到那玩意儿,这望月村邪门的很,只要过了晚上11点,就外人进不去村了,无论你怎么走,最后都会回到村口那颗老树下面,所以,周围的乡亲都知道后半夜是不能来望月村的。传说这个村里有个千年的老鬼,就是那个当过大官的鬼守着这个村。啧啧,也不知道活在这村里的人是福气还是晦气。”

  “是么,这么邪门?”刘守财故意装作惊讶,问道:“那另外两件邪门的事情是啥?”口音依旧,说着有点绕嘴,但老头子听得顺耳。

  老头子再嘬一口烟,很骚包的吐出一个烟圈,半眯着眼睛说道:“还有两件邪门的事情就吓人咯。一个是每月的十五月圆晚上,望月村中央的晒谷场里就会莫名其妙的出现一尊大石磨,据说当年日本人在村子里杀过人,后来那石磨被砸碎扔到了后山的溶洞里。可从那以后,每到月圆,石磨就会诡异的出现在村子中央,天黑的时候出现,天亮就消失,你说怪不怪?”

  老头子说完这个,等着刘守财和八斗再次惊讶,却猛然看到这两个小伙子一脸的震惊!那不是惊讶该有的表情。

  刘守财和八斗对视了一眼,这和猜测的不同!村内竟然没有那石磨!!!

  那石磨又是怎么出现在村中央的?更可怕的事情是,这件事情是怎么让外人知道的?刘守财昨天夜探望月村,可是亲身经历过里面的诡异场面。那村子里如同死寂,除了他这种的,普通人根本醒不过来,那就是说,根本看不到村里的景象!这个老头又是在什么条件下知道的?是普通人传出去的?还是……

  刘守财翻看了一下手机上的万年历,不错,昨天就是十五月圆,赶的真巧。

  二人回了回神,刘守财对老头说道:“老爷子,您接着说第三件邪门事。”

  老头子呵呵一笑,说:“看把你们吓的,不过老汉我建议你们别探这究竟,这东西邪门的很。呵呵,说到第三件邪门的事情就有点吓人了。这望月村有三大邪门,分别说的是,进村鬼打墙、十五的石磨摆中央,养不活的牛和羊。”

  “养不活牛和羊???”八斗指着外面,很诡异的问了一句话。

  不怪他追问这样一句话,说也赶巧了,外面不远处正好有羊倌赶着一群羊从望月村的村子里出来。

  老头子呵呵一笑,说道:“那邪门的不是这个牛和羊,是生肖上的。属牛和属羊的养不活。啧啧,说也真的奇怪,这望月村老老少少的,一个属牛和属羊的人都没有。就算有,也绝对活不过14岁。”

  “这个倒是真邪门了!”刘守财点头说道,这望月村还真是邪门,小九啊小九,你到底给哥哥找了个什么邪门的地方让我玩儿啊。

  老头子看到有活人走出来了,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得嘞,两个娃没事就别乱窜了,赶紧回去吧。我这就进村找他们的村长商量后山的事情去。”

  说完,也不等两个人废话,拉开了车门跳下去。只留下刘守财和八斗坐在车里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等老头子走远了,一直憋在后备箱里的小白首先喊道:“喂,放我出去。这时候混进去比较容易,让我先进村干翻那些杂毛公鸡,弄的好位置先。”

  “你什么时候对鸡也有兴趣了?”刘守财揶揄道。

  “我是为了办正事牺牲真我,刘守财,白大爷我警告你,不许你坑我!不然我咬死你!”小白晃动着鸡笼子,发出当当当的声音。

  刘守财懒得搭理这货,太小孩子气。

  跳下车打开后备箱,左右看了看没有什么人,这才扯着小白的翅膀把小白从鸡笼子里拽出来,然后恶狠狠的对小白说道:“你的本事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有多少,这里事情太特娘的诡异,自己小心点,我不想回家了看到你跟小妮儿一起飘在屋子里玩捉迷藏。”

  小白翻了一下白眼,哼道:“太小看你白大爷了,放开我。且看你家白大爷怎么破了这狗屁的望月村!”

  “就你能得瑟,滚吧!”刘守财十分不厚道的轮圆了胳膊,把小白丢向望月村。

  半空中,小白拍动着翅膀,怒骂:“刘守财你个*的货色,早晚让你知道白大爷的厉害!”

  刘守财回敬道:“你货最好装的像一只鸡,哪有你这种扑棱翅膀飞在半空的?”

  小白一个转身落在地上,翻过一只翅膀,做竖中指的模样,随后学老公鸡那样昂着头一头扎进了望月村里。

  看着小白消失的身影,刘守财翻出一根三香烟丢进嘴里,这时候苦涩的味道正好可以驱逐掉身体上的疲惫,还有那些许的困意。

继续阅读:20节、龙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阴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