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节、龙珠
萧何2017-04-13 23:362,673

  【新书期啊,胖子我真的很想冲到那个新书榜的前十名!!求兄弟们给力给力再给力!红票、书评、收藏、点击、捧场、月票,一切能够和成绩挂钩的,都砸给我吧!!!!】

  回到车里后,刘守财看到八斗低头在那里沉思,手机被丢在一边没有理会。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问道:“八斗怎么了?”

  八斗抬起头来,说:“刘哥,鬼打墙我们遭遇到,昨天那六鬼一尸的格局之前就是鬼打墙吧?只不过咱俩不同于寻常人,所以没拦住我们是不是?”

  刘守财把自己缩回到座位上去,三香烟那股子辛辣的味道充斥鼻腔,狠狠的吐出去,感觉一阵阵难受后,他才说到:“是啊,那种程度的鬼打墙只能迷惑一下普通人,心智稍微坚定的人都不会受到迷惑。

  其实,我更介意昨天晚上那个石磨。”

  八斗道:“那老头说的能是真的吗?”

  刘守财原本是闭着眼睛的,这下猛地张开双眼,说道:“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咱们用啥身份进去?”

  “再用你这个作者身份咋样?”刘守财出了个馊主意。

  八斗不同意的摇摇头,说:“肯定不行,换个吧。”

  刘守财道:“要不我们装作收山货的?”

  “这个季节没山货。”农村孩子出身的八斗很诚恳的告诉刘守财千万别二逼,不然会被鄙视的。

  “那我没辙了,总不能说老子是来抓鬼玩僵尸的吧?进去了还不被一群老娘们拿鞋底子给赶出来!”刘守财有时候也挺无赖的,把自己靠在座位上,懒得动脑子了。

  “要不再睡一会儿?”八斗建议道。

  “奇怪,我们刚才似乎忽略了什么东西呢?”刘守财也不知道想到什么问题,起身忽然问道。

  “什么东西?”八斗扭头问道。

  “刚才那老头说什么后山的溶洞,是这个词吧?”刘守财说道。

  “嗯,有。”八斗点头说。

  “走,我们去后山!”刘守财眼里闪过一丝精芒说道。

  “干嘛?”

  “去玩找找看!你看看这周围,那老头所谓的后山,应该是两个村相隔中间的那座山。他说要谈的老林子也一定是那里,周围都是低矮的小山丘,唯有这村子后面的山,山势最高,风水中对这样抱怀之地成为元宝,是最好的墓葬所在。如果山下有河就是上佳的墓葬区域。现在想一想,如果真是传说中那样,那盘老磨杀过人后被村里的人砸碎丢进了溶洞,那一定会是选择在这座山上。没准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在山里。”刘守财推开车门,跳下去说道。

  “那我们不进村子了?”

  “暂时不进去了,现在太早,进去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不如中午之前赶回来,还能找个不错的借口。”刘守财这样说。

  “哦。”八斗点点头,没去反驳。很多时候这两个人合作,总会是刘守财在做主导位置,而八斗这种人,就是最好的兄弟,从来不去质疑,总可以在最关键的时刻站在兄弟的身边。刘守财曾放言,如果有一天有人对他开枪,挡在他面前的一定不是刀枪不入的碧火神枭贱嘴小白,而会是这个闷骚的、喜欢玩微博、愿意和牛潇潇一起喝啤酒唱宋词的蔡高八斗。

  两个人达成了统一后,发动了汽车直接绕过了望月村直奔后面的那座山。

  果不其然,刘守财的猜测又一次准确的表现出来。

  这里果然是一片好风水的地方,先是有一条蜿蜒小溪从山前流过,环绕而去,形成一个S形状,由北向南缓缓流动,南侧有两株老榕树,线须垂的很低,宛若老藤。正卡在小溪南侧山梁一侧。而小夕一侧,或有几丛月季花丛,零落一旁。

  刘守财下车后让八斗把后备箱里的登山包背上,自己则掐着手指头一边顺着小溪向上游缓步走去,一边盘算。

  最终停在两颗老榕树前面不远处一处稍窄的位置,蹲了下去。

  八斗随即停在他的身边,也不出声。

  刘守财指着溪水中的一处说道:“这里是龙盘水的格局,是注定要出大富大贵人家的地方。这里就应该有一颗龙珠在其中。奇怪的是,这里水质看上去一般,完全没有龙珠过滤后该有的灵气。”

  八斗道:“可能是这里真有千年老鬼,所以抢了龙气。”

  “说不通啊,就算是有千年老鬼,除非这老鬼生前就懂得黄老玄学,而且死后灵智不散才能做到。这点你是知道的,这个世界上只有执念鬼可以停留在人间,保持灵识不灭的除了七日还魂的魂魄,还没有什么鬼魅可以真的保留生前所有的记忆。有的只是一团团强烈的执念罢了。”刘守财站起来从八斗背后的背包里抓出一直痒痒挠一样东西,看上去不是竹子做的。

  “还有一种也许能做到!”八斗出言道。

  “什么?”刘守财拿着那个痒痒挠一样的东西,重新蹲回小溪旁。

  “鬼仙!”

  “……”刘守财抬头说道:“鬼仙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成就的东西,小白也曾经说过这类话,想让一个鬼变成仙,比人进化成嫡仙更困难不知道多少倍。哪里我们这么好运又碰到个神仙?说不准这里就是人为的,只不过对方太牛逼,对道的理解到了很高的层次,运用自然的方法和手段超过了我的认知程度。”

  “那你要做什么?”八斗问。

  “我要看看这里的龙珠是不是还活着。”刘守财说道。

  然后,就看到刘守财脱掉了鞋子,涉水走入溪流之间。咧着嘴忍受着清晨溪流水冰冷的温度,跟鸭子一样摇晃着走到小溪中央的位置,那里有一块大约电饭锅大小的鹅卵石,圆润的好像人工打磨出来的一样,只有大约拳头大小的顶部露出水面,刘守财绕着这块石头走了两三圈,最终确定了位置后,用那个痒痒挠一样的东西别在了它的下面。

  “起来!”刘守财用力的一翘,那鹅卵石摇晃了一下,却没有按照预想离开那个位置。

  “这么沉?”八斗在岸边问道。

  “是有那么点重!”刘守财咬着牙,好像开山工用撬杠撅下炸药炸碎又没有落下的巨石一样,脸上扭曲的不成样子,吃奶的力气估计都使出来了。

  八斗脱掉鞋子,把身后的登山包也放在溪边,然后跳进去走向刘守财。

  到了他身边后,接过他手中的那个痒痒挠一样的东西,说:“还是让我来吧,你们城里人到底是力气太小。”

  刘守财咧咧嘴,晃动了一下肩膀,那表情不知道是郁闷到了,还是怎么的了。

  接着,就看到八斗双手攥住那个东西,用力一插!

  紧跟着,插好了那玩意儿后,八斗双臂一较劲,闷哼一声:“嗯哼~起来。”

  再看那石头,晃动了几次之后,就随着八斗的力气,乖乖地向一旁倒过去,翻滚中,搅乱了清澈的溪水,滚滚起浓浓的泥沙,瞬间污染了清流。

  “停!”

  眼看着石头就要被全部推开,刘守财忽然喊了一嗓子。

  八斗连忙停下,晃动了一下肩膀,脸上露出微笑,也不知道这娃儿傻笑个鸟。至少刘守财是看到这笑容后是这么想的。

  石头下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还隐藏着一块圆润的石头,上面有细密的血色的东西缠绕在上面,很像喂鱼用的那种水中的寄生虫。

  “果然这龙珠出了问题。”刘守财看到这一幕,才幽幽说道。

继续阅读:21节、赤土如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阴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