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男儿当自强(下)
路人家2017-04-13 19:113,156

  次日一早,马氏兄弟四人就一齐来到了位于家宅西南角上的那个小小的练武场里。因为马腾也算是武将出身,所以在造这座宅子的时候特意开辟出了这处作为习武之用,只是这些年来这里只有马超一人在用了,今天却多来了三个兄弟。

  虽然这个练武场不过一箭之地方圆,根本无法策马驰骋,但一应器具却是齐备得很。这里既有放着各样兵器的架具,也有军中常用的木靶,更有不少打熬气力用的石锁等物,让人一看之下就心里有动上一动的想法。

  马超知道这个二弟以前从来不对这些事物感兴趣,便先跟马越介绍了一下这里的陈设。不过马越却不是他认识里的那个人了,虽然在前一世里并没有真正接触过这些古人练武的器械,可他却都能认得出来,只是敷衍地应了兄长几声,而后走到兵器架前,探手就拿起一把四尺多长的刀掂量了一下。

  这一掂,就让马越心里一惊,只因他发现自己虽然能举起这刀,可想要舞动它,却绝不轻松,只怕这刀该有二十来斤的重量了。马超看了便也介绍道:“二弟莫要看这刀并不大,却是我凉州步军用以结阵对抗羌人骑兵的利器。这刀足有二十五斤,双膀没有百斤之力很难舞动,不过一旦能组成阵列,以之冲击羌人骑兵,足可将之杀透!”

  “原来如此。”马越这才明白地点了点头,他原来还以为这个时代的人居然个个都有这么大的力气呢,竟能使用如此重的刀。同时地,他的心里也闪过了一个想法,他隐约记得前世看一些历史文献时有介绍一种在隋唐时很是流行的兵种陌刀兵,这种重装部队正是骑兵的克星,却不知道大汉朝有没有这样的兵种了。

  不过他的这个想法很快就被后面的事情给打扰了,只因马休二人已经抽出两件兵器在那舞动了起来。看他们的架势,倒也象那么回事,显然他们往日里也没有少习练武艺。事实上,马家四兄弟也只有马越不曾习武,这一方面是他的身体比较单薄,另一方面也是性格使然,原来的他对武事实在是兴趣缺缺。

  看着两个还不到十岁,身材还没有手里长枪高的弟弟舞动着枪杆,马越突然想起一事,便道:“三弟,四弟,你们且不要忙着练枪,先随我做套(又是这个地方被和谐了)动作再说。”

  “嗯?”连马超在内,三兄弟都有些不解地看向马越,不知他是什么用意。

  马越拉开一个弓步在地上压起腿来,一面说道:“照我的动作先把身体运动开了,不然待会很容易伤到了自己的。”说着双手也大范围地活动了起来。他这却是在做热身运动了,使身体能够尽量的去适应待会的激烈运动,同时也能把韧带拉伸。

  马越清楚无论是古人今人,这身体的构造是完全一样的,剧烈的运动还是容易伤到自己,而小孩自然更容易受伤了。所以为了大家的安全考虑,这些准备活动还是充分些为好。

  马铁和马休两个这几日里跟二哥的关系因为听故事的关系越发的好了,见他这么说,虽然不明白其中原委却也跟着做了起来。而马超却是一头的雾水,实在想不明白二弟的想法,不过他认为这或许是马越在古书里看到过的方法,倒也没有阻止。

  待热完了身,马超方才开始把自己掌握的一些简单的武术技巧一一介绍给三个弟弟。其实对于马休和马铁来说,这些他们都是早已知晓的,所以这些只是针对马越的。而马越也很仔细地听马超教授了这些动作,然后就在边上一角开始努力地习练了起来。

  马超所教是一整套的拳法,虽然算不上什么高明的武艺,但却也能锻炼人的身体,使四肢和躯干得到极大的运动,从而强健人的体魄。在练了一会之后,马越就明显感觉到了这拳法的好处,心下自然更坚定要练好这拳了。

  直练了好一阵,马越感觉双臂双腿都发酸后,方才停下。而这时,那边的三人已经在马超的带领下在练着枪术了。

  很明显地,这三人的动作是完全一样的,可马越还是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每使出的一招,马超都要比两个弟弟的声势要大得多,每一枪刺出,他手中枪的红缨就猛地绽开,足可看出他这一下所释放出来的气力之足了。

  待他们练完一套收枪之后,马越才来到近前笑着问道:“大哥,这枪法和拳法都是你从爹那里学来的么?”

  “是的,这枪法和拳法本是一套,都是我们马家的祖上,光武帝时的名将伏波将军那时传下来的。”马超点头道。

  “伏波将军……马援?”马越心里一动,已经想到了这个在汉代的名将了。虽然他对这个名将所知不多,却也明白能够在历史上出了大名的将军必然过人的能耐。而自己所在的马家居然是有这么个出身,的确让他感到一阵惊喜。只因这个时代里,人们最看重的就是门第和出身,有这么个出名的祖先在那,应该对今后的发展有所帮助的。

  见马越在那沉吟不语,马超却以为他对自己这套枪法有什么看法呢,便即道:“你莫要小瞧了这套我们马家传承百年的枪术,它看着很容易学,也很是简单,可要是学得精熟了,其威力也是极大的。原来刚开始学时,我也不觉得它有多厉害,可经过这十年的苦练,我已经明白其中的奥妙所在了。”

  “我怎敢对祖先的枪术有如此不敬的想法呢?所谓大巧若拙,大繁若简,越是看着简单的事物其中所包含的道理就越是深奥难明,这一点小弟我还是明白的。”马越忙说道:“不过这枪术却也不是人人都能领悟,想来我是不可能达到兄长的高度了。”

  马超默然,这一点他自然也是明白的。这马援传下来的枪法也就那么三十六招,但其中的变化却又无用穷尽,他的父亲马腾就比不得儿子的悟性,所以现在马腾的武艺已经远不如马超了。但马超也不想打击到几个弟弟的积极性,便说道:“我相信你们一定能习有所成的,或许有朝一日,二弟你的能耐还会超过我呢。”

  对这安慰之话,马越却没有往心里去。他的身体自己知道,能有所改善,今后不至于成为家人的累赘,有自保的能力的就算不错了,根本不用奢望可以达到第一流的武将的水准。不过这点遗憾却被他深藏在了心底,笑着道:“大哥说得是,我也希望有这么一日。对了大哥,你刚才跟三弟四弟练枪时我完全看不出其中的厉害所在,不如你就全力施展一回这枪法吧,这样我也好有个追赶的目标啊。”

  “好!”马超当即点头,待三个弟弟退到练武场的边缘之后,他才摆开了架势,全力舞起枪来。这一舞起来,马越才知道这套祖宗留下来的枪法果然了得,只见这枪在马超手里刺、挑、点、捺、扫、提、撩……每一下都让人防无可防,而配合上他那快速移动的脚步,就更是让人眼花缭乱了。

  看了半晌之后,马越只觉得眼前的马超已经分裂成了无数个,只见得满场都是枪影晃动,就象一条条的游龙在马超的手里活过来了一般。

  “翩若惊鸿,矫若游龙!好!”马越忍不住把十多年后曹植所作的诗词都道了出来!

  随着这一声叫好,马超正好收了枪,却见他收枪在背,神情自若,完全没有半点刚刚练了一趟惊人枪法的模样。马越见了心里更是羡慕,自己要是有这么好的一块身板,这乱世就有自己出头的机会了,只可惜现在却……

  ••••••••••

  虽然知道自己不可能达到马超的水准,可马越却并没有因此而气馁。从这一日开始,他便每日都和三个兄弟一起在练武场里习练武艺。在头两日里,他还打不完一套拳,可五天之后,身体终于慢慢适应了这种运动,终于能在中途不歇息的情况下把一套马家的拳法给打下来了。

  而母亲马氏本来还担心儿子刚刚病愈就如此习武会不会使病反复,可在发现儿子居然越来越精神后,便也任其习武了。而马腾见四个儿子能有如此出息,心下也是大感安慰的,再加上上次之事耿鄙失了先手,短时间里找不到其他的由头来为难马腾,这让他的日子过得很是松快。

  这十来天的时光,可以说是马越来到这个时代后最为平静和充实的日子了。他白日里习练武艺,夜晚更是阅读兵书,希望待到天下乱起之时,自己有着足够自保和保护家人的能力,以应对那时的局面。

  不过平静的生活还是很快就结束了,就在与王风他们约定好的第十日上,好消息和坏消息就接踵而至,让马越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

  即将进入正题求收藏和红票支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马踏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马踏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