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盖世神医白包喆
十六笙12016-07-18 03:452,380

“白包喆,速来救命。”

李诏儿在马车里翻滚了不知道多久,一路上食水难咽,无法安寝,已经消瘦了一大圈。本以为聂冰又是停车去打水来,不想突然用内力喊出了这样一句话。白包喆?莫非就是他说的医生吗?

几道风声呼啸,李诏儿还没来得及掀开帘子看看怎么回事人就已经凭空飞了起来。哦、不!是被人抱着飞了起来。

“聂冰……”

被陌生人抱在怀里,李诏儿根本来不及辨别这来人是好是坏,第一反应竟然是虚弱的喊出了聂冰二字。虽然声音弱小的几乎随风不见,可对于聂冰那般的人,怎么可能听不见呢。

“我叫你来救她,不是抱她!”

聂冰同样也没有想到白包喆竟然敢直接抱着李诏儿离去,这几日一直心急的情绪瞬间爆发,脚下用力,几个纵越便追了过来。但纵然他聂冰这般几乎可以独步天下的武功,竟然都没能追上前面那抱着李诏儿的白包喆。

那白包喆也不说话,急速前行之时不忘低头看一眼李诏儿,见她一张脸蛋惨白如纸,浑身因痛苦出满了细汗,也不多说,抬手便点了李诏儿的昏睡穴。对与这样的病人,让她昏迷过去,才是对病人最好的选择。

李诏儿被强制昏睡,来不及思考眼前的人是好是坏,李诏儿昏睡前唯一想法便是,能够解脱了,终于能够解脱了……

聂冰从来没有现在的愤怒,仿佛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件珍宝轻易的被人夺走一般。他几乎快忘记这种感觉了,很好,聂冰的拳头紧紧的攥着,因为用力骨节已经过分发白。现在白包喆竟然又让他重新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聂冰几乎用了毕生最快的速度冲到了白包喆的医馆,本以为自己会怒气冲天的好好教训白包喆一顿,但当看到他正在专心致志的给李诏儿诊脉的那一刻所有的怒气不自而飞。

安安静静的等在一旁,任谁都不会想到,叱咤江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聂大掌门,此时没了所有的狠厉毒辣,会如此安逸的等着一个敢于触怒他的人。

“她中了清笑?”

良久,白包喆才挪开了诊脉的手,神色凝重的询问聂冰。

“是。”

“中了多久?”

白包喆一副了然的神色,明显是已经猜到了李诏儿身上的毒。所谓医者、望闻问切,这是一样都不可以少的。即便你有再大的名气,也不能忘了一个医者最为基本的看病要求。

“今天第三日。”

聂冰生怕晚了一点都会造成不可挽回的过失,快马加鞭,就差没有装上俩个翅膀飞过来了。

白包喆点了点头,三天,那这毒还有机会抑制,若是再晚上一天半晌、怕是他也没有什么能力能让扩散到了五脏六腑的毒发作了。

“我有一味药,可以暂时压制住她体内的毒素。留有时间,或许他日我还能找到破解清笑。”

清笑,这可以说是江湖上相当霸道且残忍的毒。中毒之人不会轻易昏迷,而是一直忍受着这身体和头脑的双重打击,活生生的看着自己慢慢死去,对精神力最大最完全的折磨。

而这清笑,自出现在江湖之日起,便只有毒药,没有解药……

“好,能救她就好。”

“可是,我这么珍贵的药,得拿去救有价值的生命。”

白包喆戏谑一般的看向聂冰,他只是说有这样一味药,可没有说自己会用这一味药。

聂冰自认为自己一向都是冷静理智的,平日虽然拿这个神医没有办法,可却没想到如今竟然这般的无奈。

“信不信我杀了你!”

轻而易举的将白包喆给提了起来,他聂冰杀人无数,从来不论好坏。但凡见到聂冰的人,无一不胆战心惊,生怕一个不痛快,聂冰手起刀落就给自己解决了。

然而白包喆被提到半空没有一丝的惧怕,给了聂冰一个微笑,代替了他所有的言语。

“说,怎么才肯用药。”

聂冰冰冷的眼神注视了白包喆许久后终于落败,松开了自己的手掌。颇为郁闷的开口,虽然只是看到了‘洪’送来的一份资料,但他仍然不愿意放弃这很有可能不是希望的希望。

是的,他不敢杀白包喆,因为杀了他。这世间怕是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做到他所说的这一切。压制毒性,再找解毒方法,别人怕是连压制毒性都无法做到。

“啊冰,我都快忘了你多久没有这种神色了,这样多好,比整天板着一张脸好多了。”

白包喆答非对题,嘴角一勾,仿佛忘记了方才自己几乎丧命一般,此时反而是先来打趣聂冰。只是后者一副冷冰冰的表情,根本就没有把他的打趣放在心上。

聂冰一心都在李诏儿的身上,只是那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却又穿透了她。

曾经那个不顾一切都要保护的人,是你吗?

“我说了,我的药只救有价值的人,而她有没有价值,要她醒了之后我才知道。”

价值?聂冰不知道李诏儿身上能有什么价值,一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小丫头,不过是会摆些高深莫测的阵法,能有什么价值呢。

“我的价值便是她的价值,你不必等她醒了。”

“若是你的价值,我便不救了。”

聂冰话还没有说完,白包喆便打断了他。开玩笑,让他再救一绝世大冰山!这么的自找没趣那他白包喆就是疯了。

聂冰被白包喆这一句话抢白的无言以对,既然人家说不成,那还是消停的等吧……

所以,当李诏儿清醒的那一刻,除了浑身剧烈的痛苦以外,还有四只死死盯着她的眼睛。

“我还没死,呼……”

稍稍的惊讶后李诏儿便镇静了下来,感受着体内的疼痛,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这般的疼痛怎么可能是死了的人能够感受的倒的呢。

“若是你愿意,你可以不死。”

白包喆忽然开口,虽然李诏儿并不认识他,但也猜出他便是这个神医。聂冰在旁边一言不发,想来除了大夫没有任何人能够让一个独权主义的人不发言了吧。

李诏儿只是猜对了其一,她并不知道,真正能够让聂冰闭口的并非是白包喆,而是她李诏儿。此时白包喆一句话反而是激起了李诏儿心中的求生欲望,那三个老头她还没有报复,绿澜还在客栈不知会如何,若是能够不死,她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去做。

“你能治好我?”

李诏儿激动的询问,白包喆冷静的点了点头。

“我有话要单独问这位姑娘,聂大掌门,还请你回避一下。”

起身打开门,白包喆微笑的看向聂冰。后者微微一愣,便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

利索的关上门,又等了一下,确定聂冰是真的在外面等候,没有破门而入的想法,这才向着一脸疑惑的李诏儿走来。

“我可以救你,但你必须让我知道你的价值,并且必须帮我做好一件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手遮天:任性女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手遮天:任性女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