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冤家路窄巧被捉
十六笙12016-07-18 03:452,138

李诏儿觉得自己可以买彩票去了,来这个世界就得罪了这么俩个人,还都能碰上。还记得上一次她带着暮泽宇逃走时聂冰眼中的杀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爆发来取了李诏儿的小脑袋瓜。

聂冰仿佛没有听见李诏儿尬尴的打招呼,理都不理一下,直接盘坐在地上闭目调息起来。

红果果的藐视!

可李诏儿也无可奈何,人家是一派掌门,随便动动手指就能秒杀了她。目光紧张的盯着聂冰,即便入眼的是一张侧脸也是那般的完美。

那双平静仿佛千年都不会有一丝波动的眼睛此时微闭,闭上了所有的心思,却合不上了李诏儿心中的无形的压力。

身旁的狂风呼啸,却始终都没有吹入这石头背后。李诏儿的小心思不由得开始活跃:不过是一点风,即便是冲出去也好过在里面这般的受罪,大不了、再寻一个藏身的地方就是了。

心中想法刚刚冒头,身体已经立刻执行。看准一个方向冲了出去,只是没有几步便被风吹的睁不开眼睛,身体控制不住的摇晃、风的力量太大,几乎能将她给吹飞出去。

死命的抓住一棵大树,别说找个避风的地方了,现在就算是不被风刮走都难。

手指一点点的松动,这风绵绵不绝,怕是马上就要坚持不住了。山巅之上,李诏儿想都不敢想这风会把她吹到哪去。

终于、手指再也扳不住大树,感觉到身子一瞬间飘了起来,与此同时,一双大手落在了李诏儿的背上。让万念俱灰的李诏儿瞬间泪流满面:泽泽,我就知道是你!你一定是听到了我的哨子声来救我了!

那双手牢牢抓住了她的背,身子忽上忽下,不用想也知道是去个避风的地方。

噗通!

“哎哟!”

“你若是想死,也别让暮泽宇赖在我的头上。”

冷漠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巨石在李诏儿身旁静静而立,不是暮泽宇来救她。原来是聂冰,身子散在地上痛处难当。却不愿意爬起来,跟自己赌气,但心中更多的却是失望。

“你不想杀我吗?”

风声呼啸,聂冰半天都没有说话。李诏儿从地上爬起来坐好,就在以为这句话被淹没在风声中要再一次开口询问的时候聂冰突然开口:

“我为何要杀你。”

像是反问、更像是肯定。

“我阻止了你杀暮泽宇啊。”

“你若不阻止,我也不一定能杀了他。”

这一次的回答快了许多,虽然李诏儿还处在糊里糊涂的状态,但心中的失望却在一点点的减少,不管怎么说,我这条命都捡回来了。

而救命的人就在眼前,就算杀了自己也没有什么怨言。心中想到这一点,李诏儿竟然格外的放松开来。

“总是听人说你很可怕,也不知道你究竟是掌管着怎么样的一个门派。”

李诏儿双手托腮,努力的找个最舒服、最能减轻身体痛处的姿势,便脸大的跟着这江湖最心狠手辣的人唠起来。

“生死门。”

聂冰目光怪异的看了她一眼,仿佛在看一个从乡下来的土包子一般。冷冰冰的吐出三个字,冻的李诏儿周身一颤。

生死、臭老头曾说过,这二字凡人切不可妄自定论。因为生死、乃是天道所定,你所修德行可以改变你生活的灾难痛苦、却不能改变你的生死。

“嘶……这么霸气的名字,是帮人看生死的么。”

尬尴的打着哈哈,聂冰被烦腻歪了,再一次闭上眼睛打坐去了。没人搭理的李诏儿瞬间孤寂下来。心头却仍然萦绕着生死二字。

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扣着石头,李诏儿的心情莫名的起伏无法控制,指尖一阵刺痛、竟然被一块石头给割破了!

鲜血滴落在石头上,没有渗透扩散下去,反而是顺着石壁慢慢的流了下来。

石头怎么会有这般好的密度和细腻程度?将手指含在嘴里,李诏儿认真的盯着石头观看起来。风雷石本身很难发现、但却也有一个技巧,便是大风落雷的天气,外表包裹的石头被内在的灵气激发刺激,温润如玉。与其他石头一触之下即可分辨。

而这方法说起来简单,若是让你遍地寻石、还要不顾天气险阻,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可此时正是应了那句话,踏遍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扫视这快巨石,这么大的石头包裹,不用想都知道那风雷石必定是极致的良品。

“这便是你们要找的东西?”

聂冰的声音幽幽传入耳中,李诏儿的表情太过显眼和投入,连他何时站在身边竟都不知。

被聂冰吓了一跳,李诏儿心中不由得警觉起来。这苍山地处偏僻,又是险要难以攀爬,自己这一行人来是为了寻找风雷石,那他聂冰不懂阵法来这里又是做什么?

“你怎知我要找这个东西?”

“望天门的征文。”

依旧冷冰冰的吐出几个字,瞬间将李诏儿的智商打击为零。

“这石头之内蕴含着宝贝?”

“嗯,是我建立阵法需要的主要材料。”

点了点头,李诏儿也不怕聂冰来夺宝,毕竟这么大的石头,连这么大的风都不能撼动分毫,可不是什么厉害的武林高手能够轻易给抬走的。

聂冰认真的打量了石头一番,慢悠悠的开口道:

“你带不走。”

……

李诏儿无力的点了点头,心中暗自诽谤。这玩意你都弄不走好不好!

不过想归想,她可不敢真的说出来,脑海中回忆处理和发掘风雷石的步骤和注意事项,只等风停便召集他们四人,一同弄好带回朝。

“对了,聂掌门,你跑这么老远来不会也是为了这快石头吧。”

故作轻松的开口,双手用力的交缠却显露出李诏儿内心的紧张。

“不是。”

聂冰将目光放到远处、仿佛看到对手一般双目内忽然绽放光芒。

“我是来杀暮泽宇的。”

握着烟花的手一颤、李诏儿内心嘶喊:泽泽啊,看来我还不能通知你们过来了……

聂冰双目的神炯慢慢收敛,半晌才将目光落在了李诏儿的身上。那声音云淡风轻,煞是好听、却一字一句都慑人心魄:

“不用你手上的烟花,我同样能让他来受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手遮天:任性女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手遮天:任性女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