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诡异事件
木子年2017-04-14 09:483,282

  第一章诡异事件

  世界上很多事无法解释,比如舒博,现在就很疑惑。

  原本这是最普通的一天,他起了个大早吃了点早餐,就骑着从二手商店淘回来的自行车,风风火火的往单位赶去。

  可不知怎么,今天的运气特别背,好端端走着却被一辆轿车剐蹭了下,这也没什么,既然没出什么事,他也不想过多纠结。可那车主反而不乐意了,冲着他一顿大骂,唾沫星子满天飞。

  俗话说泥人还有三分性,别看舒博平日里乐乐呵呵从不生气,一旦被惹恼了也犟的很,立即就和那车主掐起来。

  这一下就浪费了好多时间,等有关部门赶来处理后,他抬手一看表,才发现这回是真要迟到了。作为一名苦逼的打工仔,迟到就意味着扣工资,扣工资就意味着没有钱花,虽然他上无父母下无妻儿,可人要懂得感恩,每个月往孤儿院寄的钱不能少。

  有时候越急就越出事,正当他跨上自行车一路狂奔之时,迎面又奔来辆车,不偏不倚和他撞在一起。这回可不是剐蹭那么简单,他瞬间就飞了起来,只觉着天地倒转,脑袋一疼就不省人事。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他幽幽醒来的时候,疑惑就出现了:他看到好多人围成个圈,指指点点不知说些什么,然后就是一阵警报声,接着从救护车下来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大夫,手忙脚乱的抬起一个浑身鲜血的年轻人。

  “出车祸了啊,这年头车实在太多了。”

  他摸摸下巴暗叹一声,可突然惊住了,因为他发现那受伤的年轻人太眼熟了——明明就是他自己,一样的装束,一样的发型,还有那辆有些变形的二手自行车,绝对如假包换。

  “怎么可能?难道我死了吗?”

  他大为惊恐,急忙往前窜去,可一时之间竟是怎么也无法移动,好像被什么东西给限制了自由,绑缚了手脚。与此同时,一阵谈论声传来,让他的心顿时拔凉拔凉的。

  “可怜,没救了,脑浆子都出来了,必死无疑。”

  “多年轻的小伙啊,该死的车主,大早晨的喝酒,这样的人就该枪毙。”

  ……

  车主该不该枪毙舒博不管,他只知道自己完了,随着躯体被抬走,再也回不去了,自己成了孤魂野鬼。

  “莫不是真有地狱,真有鬼魂,否则我现在算怎么回事?”

  伤感了好大一会儿,他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开始考虑起自己的现状来,也就这时,他发现自己竟被困在一棵大树中。这颗大树他很熟悉,是X市中心最大的一株古树,据说已有近千岁的高龄,有些迷信的老太太,甚至说这棵树成精了,经常的在树下搞一些古怪的仪式,弄的周围乌烟瘴气。

  “怎么可能?我竟然莫名其妙附身到了古树上,老天,没有这么玩人的!”

  舒博忍不住惨嚎,死命的挣扎。灵魂这东西,无形无质,他一会儿凝聚成一团,来到最顶端的树梢上,一会儿拉成个长条,钻入土壤最深层次的根须中。总之是将整株古树上下游遍了,却仍是无法逃脱,不能离开古树分毫。

  “认命了,老子任命了。”

  惨叫一声,他不得不停下来,浑身上下一阵疲劳,就好像运动过量胳膊腿酸疼,可问题是此刻他已经是以灵魂的状态存在,不应该有这种感觉才对。

  “如果按照某些不靠谱的理论,所谓的灵魂就是一团能量,我现在感到疲劳,那是不是就是说明我的能量在减少?!”

  人生来就是怕死的,即便已经成了灵魂的存在,舒博想到“死”字仍浑身打个激灵,感觉十分不妙,开始绞尽脑汁想办法:他是真的不想死,大好的青春还没过完,女朋友都没谈一个,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活这一回也太不值了。

  “既然灵魂是种能量,可以减少就应该可以增加,天地万物不仅仅人有生命,那也就是说不仅人有这种能量存在,比如说这株古树,肯定也有类似的能量存在,只不过我还没找到而已。”

  琢磨了大半天,他终于想到些似是而非的理论,也不管说得通说不通,反正这时候死马当成活马医,哪怕是抓住根稻草他也死不放手,连忙屏气凝神,开始一寸寸的在古树中搜索,从最娇嫩的树芽到最厚实的老皮,无一放过。

  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令人失望。

  他没有发现丝毫所谓的能量,一切都显得死气沉沉,就像存在了万古的岩石,僵硬而无言,没有丁点用处。

  “难道就这么慢慢消失吗?!”舒博忍不住暗叹一声,浑身越发的疲惫,眼皮都在打架,几乎要一睡不起:“也罢,就再让我好好看一眼这个世界吧。”

  他来到古树之巅,立于树梢最顶端嫩芽中,俯瞰整片大地,可惜这是X市中央公园,附近高楼大厦成片,纵使古树再高,也只能屈居下风,他的视线所及只能是中央公园。

  突然,就在与世界做最后的道别时,他看到一粒五色微尘在天空飘荡,晃晃悠悠似是个喝多酒的醉汉,猛地撞到了他所居的嫩芽中。与此同时,他就觉浑身一震,精神大盛,竟瞬间恢复一些,完全没了刚刚的疲惫欲死。

  “难道五色微尘就是我所寻求的能量?”

  舒博大喜过望,赶紧四下寻找。空气中的五色微尘虽不算多,可也不是完全没有,特别是古树所呆的中央公园,似乎密度更大一些,不时就有些五色微尘撞到树上,只不过奇怪的是,它们大多数都是一穿而过并不做丝毫停留,更不用说如刚才般被吸收。

  “也就是说,只有五色微尘遇到我才能被吸收。”

  得出这个结论,他又惊又喜,哪还敢等待分毫,忙不迭的将凝聚在一起的灵魂散开,分布在古树的每一个角落。好在灵魂无形无质,可以凝聚成一个点,也可以扩大到无穷大,他做到这一点倒是不费丝毫工夫。

  五色微尘一粒粒的跑过来,刚开始的时候完全是“偶遇”,它们随风飘荡撞到古树上,然后被舒博瞬时吸收。但渐渐地舒博就有些不满足,开始主动出击。

  他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张开大嘴猛烈的吸,灵魂无形无质,却可以掀起一些小风,所以在他张嘴猛吸的时候,原本不会撞过来的五色微尘,就会瞬间改变运动方向,成了他的“盘中餐”。

  且,他发现土壤中竟也有五色微尘存在,只不过运动的速度慢,但如果他同样用力吸的话,也能有不小的收获。

  这个发现让舒博大为兴奋,整个灵魂形态一变,成了一张超级大号的嘴,不停的猛吸,无数的五色微尘,如鸟雀归巢,纷纷奔来。

  按理说,他如此疯狂的吸收五色微尘,中央公园的五色微尘数量就应该减少。可奇怪的是,它们不仅没有变少,反而越来越多,远处的五色微尘竟好像也受到了吸引,开始向着中央公园汇集。

  “爽,真是太爽了!”

  当夜幕降临,弯月升起的时候,舒博已经变得神采奕奕,只觉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甚至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饱胀感,偏偏还吃上了瘾,舍不得浪费哪怕一点的时间。而且此时此刻,即便他不去刻意猛吸,五色微尘也会自动飘来,融入到他的灵魂中,似乎它们在同性相吸。

  “咦?你是什么人,怎么跑到老树中了?”

  突然,就在他正感慨万分时,有个清脆的声音传来。

  这可吓了他一大跳。X城中央公园虽算不得旅游胜地,却是市民休闲娱乐的最佳场所,即便大晚上的也有不少成双成对情侣,在隐秘的地方亲亲我我,甚至发出一些听了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就是这样繁华,可不论他如何折腾,自始至终也没人发现他的存在。

  但是现在,竟有人发现了他!

  “谁,是谁在说话?”

  他惊讶的问了一声。

  “喂,能不能不要这么大惊小怪,没看到有人站在老树枝头吗?算起来,我都在老树上安家好几年了,你只能算是后来者,这个大小辈分可不能乱了,怎么着你也得叫声大哥吧,没有礼貌啊,现在的年轻人……”

  一只青色的小鸟高昂着脑袋,站在老树树枝上,旁边是一个简陋的鸟窝,声音正是从他嘴里发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就差将两只翅膀背到屁股后面了。

  “咳咳……”舒博忍不住连声的咳嗽,好在今天发生的诡异之事已经够多,他早有免疫,倒是对称呼一只小鸟儿做大哥,让他大为不满,眼珠一转他就想到主意,冷哼一声说道:“好你个笨鸟,在我身上安家落户这么多年,不交房租也就罢了,还要做我大哥,还想不想混了?”

  “什么?你是老树?”青鸟大吃一惊,小眼珠子瞪的溜圆,不住的打量着古树,看起来相当的惊疑不定:“可你为什么以前不现身,偏偏今日出现?”

  舒博心中暗笑,面上却不动声色,反而眼皮一翻露出不耐烦的样子,不屑说道:“废话,以前是不想现身,你没发现我如今大有不同吗?好你个笨鸟,还给我装傻充愣,还不快叫大哥,再晚一声信不信我把你鸟窝给掀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妖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妖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