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洛京觉悟
雪山飞狐2015-12-16 04:295,183

  那些杀手肯定没有马秋义这样的觉悟,他们还停留着拿刀吃饭的年纪。幻想着自己一刀毙敌,随后大把大把的银子就入账了,是何等的畅快。

  只不过今天的情况比较令他们意外,六个一等一的好手一起出动,不但没有撂倒那个半老头子,更是倒在了秦家一群如狼似虎的家丁手下。这种打击令他们十分沮丧,同时也想到了他们之前根本就没有当成一回事的后果——落在了秦鸿的手中,会遭遇什么样子的刑罚。

  秦鸿缓缓开了口:“其实是谁叫你们来杀我的,我很清楚。我掌管着刺史衙门,从来就没想着能平平稳稳的过下去,多少是要有些准备的。如果以为来几个杀人如草不闻声的家伙,就能要了我的命,那三大家族早就衰落下去了。郑家在吴郡待了这么多年,是不是脑子已经弱的不像样子了?非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决不能从肉体毁灭对手。而一旦到了这一步,就要十拿九稳,要谁死,就定然不留下活口。郑南河也好,郑裕雍也罢,彻底让我失望了。”

  秦鸿的这一番话,落在那五个人的耳中,不低于惊雷。他们心中起伏万千,有些人已经开始后悔,到了秦家这样的高门大族,谁家没有十个八个顶尖高手坐镇?就算是秦鸿好了,来到扬州部,还随身带着解琨这样的顶尖人物。虽然这一次解琨还根本就没有出现,可马秋义也是丝毫不亚于解琨的存在。说到底,还是得有钱有权,到了他们这个层级,所谓的高手就是给他们当保镖看家护院的。

  即便想通了这个道理也已经于事无补。秦鸿转脸对一人吩咐了几句,那人立刻找出几张纸,随即单膝跪下,用背脊当书桌。另一人递上毛笔和墨水,秦鸿沉思片刻,挥毫写下。

  这几张纸便出现在那五人的面前,里边虽然是秦鸿意构的刺杀情节,但是也已经差不多了。

  五人面面相觑,半晌没有人愿意做声。

  秦鸿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已经被我拿下,刺杀一州刺史,说轻了是砍你们的脑袋,说的重了的话,给你们安个谋逆的罪名,诛杀三族,还真以为我办不到吗?至于严刑拷打……五位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汉子,要是被我的部下打得哭爹喊娘,生不如死,那也未免太惨了一些。再说,我这些属下的嘴巴不太牢靠。万一哪天喝多了,在外边说起你们被打得连自己亲妈都不认识,就成了笑话。”

  “我这个人做事很公道。你们眼下有两条路,要么是画押签字,这样就免了皮肉之苦。我念在你们是拿钱杀人,又没有杀到我。可以让衙门给你们定个流放充军或者其他的罪名。大家其乐融融!另一条路,就是被打得皮开肉烂无法支撑,再签字画押,到时候斩首于街口。不但没有落下个英雄好汉的名头,还成了别人的笑柄。几位,好好考虑下!”

  秦鸿这一番话说完,身边一名随从,立刻点燃一支短香,在地上搓起一个小土堆,将短香放了进去。眼瞅着这意思,大家都很明白。虽然是让这几个杀手考虑,但是时间不会给的很多。无非是一炷香而已!

  精装汉子干涩的吞咽着口水,还是他率先说了话:“秦大少,是我们这些人鬼迷心窍,昏了头。秦少爷大人有大量,我们要是再不识好歹,就是蠢到家了。我画押!”

  他用颤抖的手拿起地上的毛笔,写下了自己拙劣的字迹,再按上手指印。既然有了人带头,那剩下的杀手也就无所谓了,纷纷签字画押。

  马秋义在秦鸿耳边低声说道:“这几个人刺杀大少,不如干脆利落的杀了。还真的要放他们一马?”

  秦鸿沉吟道:“这些人杀了也没用。跟郑家翻脸,要的只是个借口而已。既然凭据已经落在手中,那就这样吧。”

  秦家家丁将那几个杀手带了下去,秦鸿缓步走回到车队旁边,却见大胡子和瘦子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身边各有一名秦府家丁将他们二人控制。袁若看到秦鸿走过来,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低声说道:“没想到你出身很是不凡啊。”

  秦府家丁斥道:“好大胆子,这位乃是扬州部刺史秦大人,岂容你如此无礼?”

  秦鸿挥了挥手,制止那个家丁继续说下去,和气的对袁若说道:“有些人嫌我命长,就要杀我。我把自己摆出来而已。不用大惊小怪。”

  他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大胡子和瘦子,吩咐道:“把他们二人也带走吧,送到扬州衙门去,好好审问。身上肯定脱不了案子。”

  大胡子黯然失色,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是帮助别人想要谋杀一州刺史。这种级别的官员他一辈子还没见过呢,这次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他哭哭啼啼的趴在地上,死活抓住了地面上一块凸起的石头,拼死也不肯松手,哭喊道:“秦大人,你饶了我吧。我什么都不知道,那几个人好凶好狠,我要是不答应他们,他们就要杀我。我是逼于无奈啊!”

  “这种话就不要说了。”秦鸿笑道:“意图侮辱民女,也是不小的罪名。再说,谁知道你过去是不是清清白白的?来人,带走!”

  地上的那块石头终究没能把这位哭喊着的大爷给留下。家丁们带着他二人,快步离去。

  秦鸿看了看袁若,还是说道:“不管怎么说,我看你都不像一个普通民女。你到底什么来历?”看着袁若有些迟疑,秦鸿恐吓道:“你还是老老实实对我说吧,要不然,我把你带回山阴县,那儿你不想说都不行。”

  “我才不信你会把我带回去呢。”袁若笑道:“不过跟你说也无妨。来,我们到一边说话。”

  似乎是觉得车队这儿人多,两人走到一旁比较安静的地方,袁若这才说道:“我们女人家,和你们男人大不同。这些话……唉,我们以后就亲戚,说说也没事。”

  “亲戚?”秦鸿立刻搜索脑海中自己认识的秦家女子,怎么想也想不起来有袁若这个人。忽然间他脑门一闪而过:“你不是袁若,你姓杨!”

  杨家小姐杨元若……

  袁若冷哼一声:“就算猜到了,也不用叫的这么大声吧?”

  “你……你怎么会到扬州部来?”秦鸿这才真的有些迷糊了。

  “说起来还不都是因为你。”杨元若便把事情说了一番,原来她在洛京家中,有次跟父亲闲聊,说起秦鸿兄弟之争,杨元若本来是许配给秦永,这一番争斗还不知道兄弟两个到底谁能赢下去。她当然有些好奇,但是之前的情况扑朔迷离,就连杨家宗主都不知道到底秦鸿和秦永谁的胜算更大。

  没想到,这一次,杨家老爷子的话语让她更加诧异。杨宗主说,此次秦鸿只怕是十拿九稳了。杨元若就追问到底是为什么。杨宗主便说,他一直目光有些局限,只想着是秦怀松想要试试两个后辈,哪个跟有本事而已。可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秦怀松的局面铺的很大,两个孙子分别进入扬州部和益州部,这两州都是秦家势力比较薄弱的地方,叫两个孙子去,其实是为了让他们搞风搞雨。

  更出乎意料的是,秦永到底是笨了那么一些,到了益州部埋头苦干,还真当是兄弟之争了。根本就没有猜到老爷子的用意。而秦鸿则率先反应过来,对郑家步步紧逼。这时候,秦家开始在朝堂上协助秦鸿,包括柳凡书在内,都把郑家一步步压到绝路上。此时,柳凡书亲手批了让盐场公开招商。别人看来还不觉得怎么样,可是杨家怎么能不明白?这是要把郑家打得永无翻身之地。

  朝堂内三大家四小家的局面已经维持了很久,多年前,差点就没了秦家。但是在那个关键时刻,秦家出了个秦怀松,力挽狂澜,把秦家活生生的拽了回来。再稳定了几十年之后,日益庞大的三大家就开始觉得四小家有些碍手碍脚了。朝堂里能说上话掌握实权的位置就是这么多,你们四小家占据了一部分,那三大家就有些分配不均。秦家面子大,实力强。可杨柳两家也不能为了一个两个利益去和秦家翻脸嘛不是。

  既然如此,四小家还是消弱一些的好,最好消弱到没了那么一两家。

  当然,这还是杨家宗主的眼界不够大。按照秦怀松的想法,灭掉或者吞并四家才是最好的结果。这些想法,大家没有公开说出口,可实际行动已经默默的开始。杨家到了这个时候,已经看清楚了形势,至少在郑家这一块,是要给扒的干干净净了。

  杨家既然得出了这个结论,再说三大家现在还没有要翻脸。自然会从这一局面找到自己的好处。跟着,杨元若就听说柳雨霏要去扬州部了。女人通常都是不能保守秘密的。许多女人自作聪明的告诉闺蜜某件事,再信誓旦旦的警告她,千万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哦。但是这一切都是没用的,闺蜜很快会告诉别人,并且再加上一句——千万不可以再告诉其他人哦!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就这么散播开来。

  或许柳雨霏并没有这么傻,但女人想要严守秘密实在太难。不管怎么样,杨元若算是知道了这个消息。她尽管是个大家闺秀,可也不是那种能在屋子里坐着绣花,没事去花园扑蝶的人。于是,心中一动,杨元若就忍不住也要跟着跑去看看热闹。问题是,这个消息还没来得及告诉杨家的宗主,就被母亲给打了满头包。

  “人家去扬州部,那里有她未来夫君坐镇。她去了肯定不是只看看秦鸿而已,必然还有其他事要办。你疯了?神神叨叨的跑去扬州部看什么看?”

  这番话绝不能说老母亲说得不对。可要是让杨元若去益州部呢。杨元若嫌那儿道路太远,路程不好走。再说,秦永在那边也就是个埋头苦干的人,去了看看他,非常没有意思。柳雨霏在她们这一波女生之中,已经成了女神级的人物。就算是本着好奇心,杨元若也想看看这位到底是想要去扬州部干什么。

  既然家里不让去,那就偷偷的溜走吧。杨家势力也遍布天下,随便到任何一个地方,至少能找到跟杨家有些关系的人。于是,杨元若就借着去城外尼姑庵转悠的机会,凑了个空,就偷摸逃了出来。

  她算的很准,杨家人当然不会大肆宣扬自己已经跑了。只会暗中让一些家丁高手前来寻找。一开始,杨元若想要女扮男装,后来尝试过只会,发现非常失败。一个男人要是长出她那样的身材,就是标准的娘炮。伪装行不通,那就实打实的来。她便带着身上的钱财,走朝廷官道。

  有钱就是好,一路上天不好了,就不走。再不然就是跟着车马行等等人多的一起走。当然,小小的骚扰总是难以避免的,不过这丫头胆大心细,心思也不愚钝,一路上还是艰难的来到了扬州部,没想到,到了这儿就听说了盐场的大会,再一想,柳雨霏的身份呼之欲出。这让她更加羡慕,大家都是女人,她就可以理直气壮的跑出来当个大号盐商,而自己只能在家中做个女红,这不是气死人吗?

  即便是万贯家产也有花光的那一天,看着身上的钱越来越少,而家里派出来找自己的人又太蠢,找到现在都找不到,还是不如自己回去吧。于是乎,杨元若就报名了车马行的车队,想要一路上回到洛京去,更是没有想到的是,居然就这样能遇到秦鸿。

  秦鸿施礼笑道:“柳家姑娘来到扬州部已经吓了我一跳,没想到杨家姑娘也来了。扬州部到底有什么好的,能让这些天之骄女前赴后继的来啊?”

  杨元若笑道:“你可别这么说啊,我可不是光明正大的来,只是你用自己当鱼饵,来引出这些杀手,未免太过于冒险了。我爹常说,君子不居于危檐之下。他要是知道你这么说,肯定会在洛京看到你们秦家人就说你不懂事,完全是胡闹。”

  秦鸿并没有回答她这句话,反正秦家的事也轮不到杨家人来管。真要是犯愁的话,那才是老杨家的难题呢。看吧,这么大的一个闺女,就独自一个人跑出了洛京,一路上风风雨雨的来到扬州部,又跟着车马行想要回去。还好这是杨家闺女,要是别人家的女儿,老秦家绝对是二话不说就不要了。这样的媳妇,娶进门去,谁还能招架得住?

  “你既然已经来了扬州部就暂时不要回去了。”秦鸿淡淡的说道:“正好还可以帮我的忙。我也可以顺手解决你回家了难以交代的问题。”

  杨元若一脸不信的模样,反唇相讥:“本姑娘回了家肯定是半条命没了。你能有什么办法,让我爹不找我的麻烦?”

  “真是个笨姑娘!”秦鸿不以为然的说道:“这事还不简单。我们回山阴县,我让雨霏写一封书信到你家去。就说她要来扬州部办事,你也想看看扬州部的风光。你们俩就私下约定一起来看看。没想到杨家不让她走。你们俩个女人胆子太大,就自作主张,她偷偷的带着你跑到了扬州部。这封信就是对你父母赔礼道歉的。虽然说,你父母是肯定不会信。但是他拿着这封信,无论对秦家,还是自己族人,都能交代过去。到时候,你跟着雨霏的车队一起回洛京就行了。到家了,你父母最多也就是骂你几句,那就不要紧了!”

  “你这脑袋啊,还真是挺灵光的。”杨元若吃吃笑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宴席。你既然帮了我,那需要我帮忙的,只怕也不是一件小事。先说出来吧,看我能不能帮你。”

  秦鸿收起笑容,严肃的说道:“绝对不是小事。接下来,就是要对杀我的人动手。你是证人!”

  “我?”杨元若有些吃惊:“我只看到几个人来杀你,可和那一家什么关系,我可不知道啊!”

  “这件事根本就不需要你知道或者不知道!”秦鸿淡淡的说道。

  杨元若陡然明白了过来,秦鸿要她当证人,根本不是为了案件的真实性。她代表的是一个姿态,洛京杨家的姿态。三大家族的嫡系子女,秦鸿、柳雨霏、杨元若齐聚山阴县,几乎就可以代表了整个洛京三大家族的态度。三大家族不希望郑家继续生存下去,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除了扯旗造反之外,郑家再也找不到第二条路!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更何况,郑家是货真价实的派人来杀死秦鸿。

  “你想的事可真多。”杨元若幽幽的叹了口气:“郑家怎么都不可能是你的对手。这一场风雨后,扬州部就是以你为主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丞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