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这就是武技!
管笑2019-12-05 16:513,491

  秦重把对阿扎丽的不满宣泄在驾驶“银翼”上,闪亮的银翼做着各种高难度动作,“眼镜蛇翻滚”、矢量仰角爬升、夹角摆脱,玩的不亦乐乎。

  “没有能切割火犀肉的工具?”秦重再次感到被鄙视。他知道阿扎丽不是这个意思,但“弱小”的后遗症就是自卑,无形中给自己套上枷锁。

  银翼在空中做出一个“漂移”的动作,漂亮的甩出一道弧线,稳稳的降落在基地监控死角的空地上。

  跳出驾驶舱,远远的都能听到基地内尖锐警报,秦重对基地的主机越来越不满意。想着在布布那搞来一套更智能化的光脑,远离联邦,高智能机械人和光脑可以任他使用,而不会被扣上“反人类道德罪”的大罪名。

  接通耳麦,秦重未及说话,布里茨就急促瓮声道,“警报!入侵!”

  秦重一撇嘴,银翼降落的地方不在主机监控范围内,是他故意为之。他可不想让联邦收到什么不利的信号,基地主机成了他胸口的“痛”!

  无视布里茨的警报,秦重淡淡道,“肉球,把野战车开出来,我在外面等你。”

  经过百年前的“超脑事件”,联邦制造的机器人要严格审核,安装无数条限定程序。目标只有一个,你是主人的工具,你要为主人奉献一切。

  收到秦重的指令,布里茨不再慌乱,老实的把野战车开出基地。

  远远看到银光闪闪的“银翼”,布里茨电子眼不停闪烁,很是惊奇。停下车子,秦重骄傲的挥手介绍,“这是我们的光能飞行器‘银翼’!”

  布里茨想了半天,瓮声道,“是的主人,它是银翼。”

  秦重看着傻傻的布里茨,心里闪过一丝怜悯,三年多的夺特星生活,布里茨早已成为他最亲密的伙伴,不管苦累毫无怨言。虽然秦重知道布里茨不可能有怨言,但一种兄弟之情还是在他心里蔓延。

  “肉球,我会拜托布布王子,看有没有希望把你变成机械生命。”

  布里茨运算速率不够,瓮声道,“主人,为什么要把布里茨变成机械生命?主人对布里茨不满意吗?”

  秦重胸口发闷,搂着布里茨的肩膀道,“肉球,变成机械生命意味着你会变成一个人,拥有自己思维,不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如果可能,将来夺特星采矿完毕,你就跟着布布王子走吧,人类不会允许你的存在。”

  布里茨声音混乱,焦急道,“主人,你不要肉球了吗?布里茨不要做机械生命,布里茨不想离开主人!”

  秦重胸口像压着一块千斤大石,沙哑道,“肉球,我接下来的话你要重点储存,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删除,谁也不行。如果你成为机械生命,这句话就算我送你的,留个纪念吧。”

  布里茨呆呆的站着,仿若幽魂。

  “秦重不是主人,是布里茨永远的兄弟!我们彼此尊重,热爱对方,视若生命!”

  句子里的很多词汇是机器人的禁忌,莫名的,布里茨冒着随时可能“死机”被重新读写记忆程序的危险,一字一句的重复道。

  “秦重不是主人,是布里茨永远的兄弟!我们彼此尊重,热爱对方,视若生命!”

  秦重擦了一下眼角,强笑道,“肉球,你坐副驾驶,以后你就是秦重的兄弟,我给你做驾驶员。”

  布里茨一直处在“恢复原始程序”的危险边缘,但却坚定的重复秦重的话,似乎怕下一秒就会被“重写记忆”而忘掉,一遍一遍的念着缓慢的坐到副驾驶,神情木然。

  秦重长出了一口气,没了测试“秦”的心思,开着野战车来到趴在地上相对高大的机甲边,顺着“紧急出口”爬进去,启动机甲。

  虽然身体各个部分像打着补丁的破布,但“秦”从地面上爬起来后流畅的走到安装平台,显示出非常优异的性能。

  秦重打开胸部装甲爬了出来,老旧的液压缓冲器依然发出“吱嘎”的难听声音。秦重浑不在意,大不了再去垃圾场“拆”一个,或是等“鬼鸟”完工后,去赛尔星买个新的,这都不是问题。

  秦重拖着疲倦的身子,洗过“气雾澡”后,挪回休息舱到头就睡,“火犀肉”可是把他折腾的不轻,很快,放开一切的秦重进入梦乡。

  基地昏暗的角落,布里茨孤单的坐在秦重两年前专门为它加工的金属椅子上,一遍一遍念着秦重送给它的话,“秦重不是主人,是兄弟……”

  布里茨不停地重复,双手交叉,像默念圣经的门徒,安静、虔诚!

  ……

  清晨,一阵刺耳的警报打破秦重的美梦,“警报!不明飞行物入侵!”

  秦重痛苦的用枕头夹住脑袋,“这台主机必需更换,一会就联系布布!”

  匆匆洗漱过后,清爽的秦重换上一身白色戎装来到主控室。他知道过来的应该是布布派来安装“光能转换机”的机械人,进过昨天的转变,他认为所有的机械人都应该受到尊重,所以穿上特殊日子才穿的军礼服,以示敬意!

  秦重看到主控室的屏幕上,一艘基地那么大的舰船吹的漫天风沙,缓慢降落在基地不远处的空地上,想了想,伸手关闭监控删除了相关视频文件。戴上氧气面罩迎了出去。

  出乎意料,率队走下运输舰的竟然是布布,其后跟着十几个工程师机械人。

  朝秦重挥挥手,布布指挥工程师团队搬运大批仪器设备下了运输舰。

  秦重一愣,就是安装“光能转换机”,怎么搞这么大阵势?

  布布一边打量基地,一边走到秦重面前,平静道,“暂时地下基地没完工前,我想把这里建成夺特星的指挥中心,操控各个粒子基站和防空武器保证夺特星的安全。”

  秦重想了想,“天晶土”既然是古族重要的战略资源,加强夺特星的防空力量绝对是重中之重!耸了耸肩,无所谓道,“只要基地外形不变,内部怎么改造随便你。”

  布布摆了摆纤细的金属手臂,认真道,“怎么改造要看工程师的设计,它们是这方面的专家。”

  秦重哑然失笑,打开基地大门带着工程师团队进入基地。

  简单商量一下,工程师机械人就开始测量主控室,很快,设计方案变成“全息影像”栩栩如生的投射到秦重和布布面前。

  秦重看了看面目全非的设计方案,苦笑道,“除了主机保留下来,为了应付联邦的检查。剩下的你们就按这个方案改吧。”

  机械人的工作效率相当高,秦重话音刚落,那边已经开启激光切割主控室多余的设备。金属隔离墙、舱门、天棚,拆除工作搞的主控室乌烟瘴气。

  秦重苦笑着摇摇头,拉着布布向外面走去,这里已经用不上他,还会妨碍工程师施工。他打算带布布去参观他的机甲,借助布布的学识给“秦”提些改进建议。

  刚走出主控室,就看见金黄色的布里茨在门口探头探脑,似乎对四处破坏的工程师机械人充满好奇。

  秦重想起对布里茨的承诺,拉着布布试探道,“能不能帮我的朋友变成机械生命?”

  布布看了看布里茨,摇头道,“成为机械生命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记忆传承,衰老的机械族人会指定继承人,并赋予它带有灵魂回路的记忆芯片,芯片内有上一代机械族人的智慧和记忆,但继承人只是读取记忆,完全是独立的新生命。”

  “而另一种方式,是靠机械人自身进化,产生独立思维并拥有自主意识。它可以用机械族特殊的‘语言’指挥未进化的机械人,指挥的机械人越多级别越高。”

  布里茨看似傻傻的,却存储了布布最关键的几个词,“思维、意识、进化。”

  秦重遗憾的拍了拍布里茨,拉着布布上了野战车,驶出基地。

  “破烂”的机甲伫立在安装平台前,五米的身高看上去很有气势。

  秦重挥手介绍,“这是我全新的战斗机甲‘秦’!内置神经元反应系统!”

  “全新?”布布看着机甲拼凑的身体,耸肩道,“你确定它能战斗吗?”

  秦重微笑不语,踩着安装平台打开“秦”的胸部装甲,钻了进去。

  关闭胸甲,打开内置显示屏,布布的影像清晰浮现。秦重计算了一下充能百分之十的消耗公式,敲击键盘指令。

  经过两分钟的预热,“秦”缓慢迈出第一步、两步……走出十几步后,“秦”突然蹲身高高跃起,一记漂亮的凌空“旋身摆腿”,落地迅速扬腿,像一斩巨斧凶猛下劈!

  两组动作完成的干净利落,耸然而立。

  布布一愣,看着爬出机甲走回来的秦重,思索道,“你的机甲与古族的巨石傀儡很相似,只是少了铭刻的‘符文阵’,却更加灵活。”布布想了想,接着道,“如果你学会古族的战技,你的机甲会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古族的战技?”秦重诧异道,“古族怎么运用战技战斗?”

  布布说了句“我查一下资料”,随后,探照灯式的眼睛射出一道光束,“全息立体影像”出现在两人前面的空地上。

  幽静的山谷,苍松翠柏与涓涓的溪流相映成趣,地球上不可能生长的高数百米需十几人合抱的参天巨木,随处可见。

  一个白袍中年男人站在山谷开阔的中心,闭目凝神。突然,一声长啸直冲云霄,白袍男人超越物理的拔地“飞”起数十米,高高扬起手,一道刺眼的白光劈向远处的山峰。

  画面似乎受到音波的干扰,震颤的有些模糊。

  片刻,画面恢复正常,秦重张大的嘴巴可以塞进一只拳头,眼睛突出。

  海拔千米的山峰被一劈两半,像张开巨口的怪兽,山石嶙峋间恐怖惊悚!

  “这就是武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机械公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机械公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