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早朝(一)
夜听雨过声2017-04-13 18:432,437

  “银烛朝天紫陌长,禁城春色晓苍苍。千条弱柳垂青琐,百啭流莺绕建章。剑佩声随玉墀步,衣冠身惹御炉香。共沐恩波凤池上,朝朝染翰侍君王。”

  听到街坊的鼓声,林枫从梦中醒来。《唐书》:“日暮,鼓八百声而门闭;五更二点,鼓自内发,诸街鼓承振,坊市门皆启,鼓三千挝,辨色而止。”自从前唐开始在城市里严格规划里坊以来,置于各街坊的大鼓于每天日暮、凌晨时分敲响,主要用于警戒以防盗贼,兼有报时的作用,以启坊门。鼓响本与百官上朝无关,但百官可以据鼓声判断时辰。“五更二点”即相当于今日的早上五时左右。

  昨天晚上,林枫写得太晚,最后可以说是累得昏睡过去,倒也没有想过早朝这件事,今天早上一起来,他倒是第一时间想起了唐玄宗开元末中书舍人贾至《早朝大明宫呈两省僚友》的诗。贾至在诗中把早朝这种照例的宫廷仪式,由远而近,由入朝到退朝,刻画得层次分明,典雅凝重。

  刚洗了把脸,林枫就听到有人拍门:“林议郎,起床了吗?”

  会是谁呢,这么早,不过,这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林枫轻声走出屋子,急急走过院子,打开了院门。

  门外的人他认识,是郑王府的马车夫李锵,林枫与魏三、孙错外出寻找基地时乘得就是他的车。

  李锵见院门开了,立刻后退一步,恭顺地说道:“林议郎,昨天晚上,郑王在宫中待得有些晚了,回来后一直抱怨说没有赶上向您当面祝贺,听闻你已经外出庆贺后,郑王就特地写了一封信,命小人送到了韩熙载韩大人府上,邀请韩大人今早与您一起上朝,免得殿前失礼。同时,郑王还吩咐小人从今起侍候林议郎上朝用车。”

  不愧是我的好徒儿,考虑得还真周到。林枫暗赞一声,平和向李锵说道:“谢谢郑王殿下好意,林某感激不尽。你先进屋来等着吧,我很快穿好公服。”

  “不了,林议郎您自行忙去。我还是在外面候着吧,昨晚,小人只是与韩大人说了贵府的大致位置,怕韩大人来时找不到这里。”李锵后退了一步,恭顺地说道。

  “那,有劳你啦!”林枫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专门侍候着,有些不太习惯,将门敞开着,赶快进屋去了。

  还未等林枫完全穿好公服,就听见韩熙载的大嗓门在院外喊道:“林小子,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林枫一边系着公服上的襟扣,一边急急向院门口走去,笑着对“打上门来”的韩熙载说道:“不知林某何处惹韩大人生气啊?”

  “你昨日幸得圣隆,竟然没有第一个通知我,枉我把你当作好朋友看待。”韩熙载一把抓住林枫,另一只手将一卷纸塞到了他怀中,“我写了一副字作为贺礼,看看喜欢不喜欢?”

  林枫急忙展开一看,上书“鲲鹏展翅”四个大字,形体方正,笔画平直,用笔遒劲,正是韩熙载擅长的八分书。这八分书由秦代王次仲创,据记载说是割程邈隶字的八分取二分,割李斯的小篆二分取八分,故名八分。后来演变成为今天的楷书,也称为“真书”。

  “当然喜欢。就怕我担不起这鲲鹏这两个字啊。”林枫自知自家的毛笔字太滥,内心里十分欣赏真正的好书法。

  “喜欢就行!走,咱们一块儿上朝去。”韩熙载抓住林枫的手,拉上了自己的车,李锵只得赶着空车跟在后面。

  此时,天空依然朦胧,但林枫通过车窗,看到大道两边的大宅不断有灯笼点起,门口也有下人在收拾马车或马匹,不由地问道:“韩大人,这朝仪参与的人多吗?平时都起这么早吗?”

  看来,能等到似乎无所不知的林枫林先生请教实在是人生一大快事。韩熙载本来从城南部戚家山的家中赶到林枫所在的城东北部,比平时起得要早得多,正捂着嘴打呵欠呢,一听这话,跟李煜第一次听到林枫说请教时的表现一模无二,马上来了精神,挺直了身体,朗声说道:

  “《诗经·齐风·鸡鸣》云:‘鸡既鸣矣,朝既盈矣。’前唐郑处诲在《明皇杂录》中记载:‘五鼓初起,列火满门,将欲趋朝,轩盖如市。’说得正是现在这般情景。自古以来,天子讲究‘勤政’,所谓‘夙兴夜寐’,上朝理事,不敢懈怠。这百官嘛,因为散居这金陵城中,当然更要早起。至于早朝的人员,北方那个短命的后唐有一本《唐书·职官志》中有记载,文武官职事九品以上朔、望日,即初一、十五两日入朝;文官五品以及监察御史、员外郎、太常博士每日朝参,称为‘嘴参官’;武官三品以上,三日一朝,因为每月上朝九次,称“九参官”;武官五品以上,五日一朝,称“六参官”;弘文、崇文馆、国子监学生四时参,也就是说依品级高下有不同的上朝规定。”

  林枫追问道:“那朝仪都有哪些讲究?”他前世虽然对这些内容有所涉猎,但因为实在不喜那些拜来拜去的礼节,对这些内容并没有用心去记。

  “上朝礼仪简称‘朝仪’、‘朝礼’。自古以来,主要分两种,一是帝王与大臣在朝堂上办理政务之礼,是之谓为‘常朝之仪’,文献史籍中所谓‘朝仪’、‘朝礼’,多是这一种;一种是皇帝在元正、冬至等节日大会文武百官、王国诸侯和外国使臣的朝会,受群臣等的朝贺,称为‘大朝仪’,或‘朝贺之礼’、‘朝贺’。相较而言,大朝仪即朝贺之礼规格皆高于常朝。”

  韩熙载难得有此显摆的机会和欲望,从头讲起这些礼制来。

  “先说常朝仪。礼经上说,上古天子之宫有五门——皋门、库门、雉门、应门、路门;有三朝——外朝、治朝、燕朝。外朝,天子在库门之外,诸侯在库门之内。国家有大事,致万民而询则在外朝,不是常朝之处。治朝,在路门外,乃每日常朝听政之处。燕朝,在路门内,是与公族、宗人议事之所,乃退朝后理政之处。”

  “那朝中百官朝仪时如何站位?”林枫决心此刻当好一个好学生,满足一下韩熙载好为人师的瘾。

  “《周礼·夏官》中提及,朝礼中专设一职——司士,其职掌之一即为‘正朝仪之位,辨其贵贱之等’。礼记规定:天子面向南,三公面向北以东为上,孤面向东以北为上,卿大夫面向西以北为上,王族故士在路门右侧,面向南以东为上,大仆大右及大仆的属官在路门左侧,面向南以西为上。朝仪之位已定,群臣俟君王临朝,拜揖行礼,王答礼,就位;然后听事理政;事毕退朝,群臣各自回到治所办公。我大唐则延续前唐例制,皇帝于每月朔、望在太极殿坐而视朝,两仪殿则为常日听朝视事之所。”

继续阅读:第55章 早朝(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