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科技就是生产力
夜听雨过声2016-12-08 10:282,261

  林枫却丝毫没有注意魏三他们,自顾自地练了下去。他将自己的身体当作一个武器,以身体为轴,以关节为支点,一招击出,顺着身体的去势,紧跟着一招击出。他随兴而至,在前世中看过的什么拳击连环击、泰国鞭腿、跆拳道高腿、擒拿术反关节技都被他掺杂在其中,信手拈来,顺畅无比。

  林枫最后一脚迅猛踏出,蕴含全身力气的力道顿时在院中的土地上击出一个浅浅的脚印。

  我似乎悟到了力量的运用方式。林枫在心中狂喊。

  但是,林枫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从没听说过,谁乱打一通就可以武功大成的,成功必然扎根于坚实的基础上,拳打千遍,身法自现嘛。立刻,林枫再次有板有眼地认真练起魏三所教的套来,但是很明显,他的动作比以前流畅了许多,迅捷了许多。

  林枫结束了晨练,用一大盆凉水浇在了头上、身上,让自己的身体和思想都冷静了下来。

  半个辰后,林枫兄弟六人手拉手来到了孙错的铺子。铺子外面没有任何变化,但一进到院中,林枫发现院子中成为了一个小型的工地,孙错手里挥舞着几张纸,满脸疲惫但却泛着红光,正吼一群伙记们呢:“你们小心点。你,你,不,那里应该是把口封死的!”

  林枫笑了,这位“错大哥”还真是个急性子啊。看来,他昨天晚上一定是在钻研自己送来的几张纸,保准没有休息好。

  “林先生。”孙错看到有几名伙记停下了手中的活儿,才顺着他们的目光发现了林枫,立刻奔了过来。跑到林枫面前,他急切地打开那几张纸,“我有的地方不太懂,请您指点指点。”

  林枫一看,正是自己让陈飞送来的那几张说图纸不像图纸的草样。

  林枫所绘的正是两个炉子,一个是焦炭炉,一个是高炉。在他的思虑中,既然钢铁的炼法此后几百年都无甚进展,说明遇到了当时生产力发展所带来的瓶颈问题。比如说,对鼓风力的要求,对炼制煤介的要求,对器外模范质地的要求。

  既然是瓶颈,就一定没有那么好解决,林枫只能从细节上着手啦。

  在林枫的印象中,中国冶炼业的燃料经历了木炭—煤—焦炭三个阶段。最初的木炭,由于燃点低,火力持续时间短,不易掌握火侯,会直接影响到钢铁的冶炼水平。至于煤,虽然燃烧温度较高,且燃烧持续时间比木炭长,但煤在炉内受热后容易破碎,影响到炉料的透气性,而且中国的煤田多含高硫,直接影响到生铁的质量,只能再寻找新的燃料。

  焦炭是中国最早在冶炼过程中发现的。我国目前所发现的最早的焦炭是在广东新会一个十三世纪后期遗址中发现的,对应的朝代应该是南宋,这块焦炭也是世界上发现最早的焦炭。而在欧洲,英国直到500多年后,最早于1788年开始用焦炭炼铁。但在史料上,关于炼焦和用焦的最早记载出现在明末方以智写的《物理小识》中,他指出:煤各处都有,“臭者烧熔而闭之成石,再凿而入炉曰礁(即焦炭),可五日不绝火,煎矿煮石,殊为省力”。这里所指的臭者,应该是指含挥发物较多的炼焦煤。

  焦炭是由烟煤在隔绝空气的条件下,加热到950-1050℃,经过干燥、热解、熔融、粘结、固化、收缩等阶段,即所说的干馏(隔开明火加热)得到的,它保留了煤的长处,避免了煤的缺点。

  林枫可没有见过炼焦的炉子的样子,只能按自己的想象画了一个炉子,下方呢,就是一个口可以封起来的锅炉,上方呢,就像一个封死的茶壶,用一层较薄的粘土作底,放入煤后,再通体封死,只在最上方留一个烟囱。

  而另一个炉子则是如瓮形的高炉。这是林枫学自顶吹空气转炉式炼钢的方法。在一个木架上立一个封闭的、可活动的高炉,用镁砂或白云石(碱性)为内衬。炉上竖一根管子,一头置于炉内,一头连接一个吹囊以方便吹风入内。炉内放入铁块先烧化成为液态生态,再加入石灰、石英、萤石等造渣料。期间,也可以加入废钢或少量冷生铁块和矿石等,用来调整温度。

  其实,林枫心中是真悔啊,早知会穿越,不能到现场参观一下焦炭炉,无论如何也得百度一下啊,多知道一些炉子的细节多好,看来只能慢慢在实践中摸索啦。

  林枫决定坦诚以待,一把将孙错拉到了一边,郑重地说道:“我也是在思索的过程中,按照想象中的原理绘出来的,你要有失败的心理准备啊。不过,我可以教你一个减少失败的方式,那就是实验法。”

  孙错先是有些失望,一听还有补救的办法,立刻眼睛又亮了:“林先生,快请讲。”

  “前一种炉子是用来炼焦的,焦炭应该比煤更耐烧,是很好的燃料,后一种炉子是用来批量炼钢的。你这样子,在造炉子的时候,按大小分别造几种类型,然后分别在炼制过程中,仔细记录每一个炉子出焦炭或钢水的时间,通过比较他们的质量,来确定下一次用多大的炉料填量,多长的燃烧时间,中间需要注意的事项。”林枫也只能用后世的实验方法来让孙错“试错”啦。

  “好吧,我就按林先生的说法弄。”孙错转身就要去干活儿,却被林枫一把抓住了:

  “孙大哥,不急在这么一会儿。我想问一下,安排陈飞等几个孩子跟你在身边学学一下手艺,你没有意见吧?”

  “当然没有。这几个孩子学习时听得认真,动作十分小心,又对我这个所谓老师十分尊重,可比我那几个伙记踏实顺眼多了。”孙错笑道。

  “那就拜托孙大哥,帮我多留意一下,看哪一个最喜欢这一行、最用心、也最有潜力。我准备给他们分别找到最适合、他们自己也最喜欢的工作。”林枫笑着道。

  “这几个孩子都很好,肯吃苦,肯下力。相比较而言,李春更认真一些。”孙错回忆道。

  “好,孙大哥你去忙吧。”林枫这下子把手放开了。联想到昨晚李春灯下看的冶炼笔记,这李春倒适合干这个行业,以后,孙错的生意做大以后,自己必不可少要找一个联系自己和孙错的中间者,看来可以好好培养一下这个李春。

继续阅读:第25章 又被阴了一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