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守株待兔
夜听雨过声2015-12-21 09:242,140

  看到了林枫的诧异,李煜笑着介绍说:“这几位是宫中的禁卫六军卫士,平常跟我关系特别熟,今天偶尔听到我和从谦的谈论,非要晚上来现场看看热闹。这一位正是宫中禁卫首领——胡学力,其他的都是今晚不当班的人。”

  这话鬼才信呢。几个侍卫再大胆,也不会在偷听两位殿下的讲话后还凑上去要求来现场看热闹,这个理由有点拙劣啊。林枫就留上了心,一边做出向里请的姿势后,一边迅速扫了其他侍卫一眼。

  有问题!排在第二排中间的那名侍卫三十多岁,面容白晰,面无表情,但无形中透出一种威严感,感觉像是久居高位的人。林枫心中迅速闪过一个荒唐无比的念头,不会是李璟扮的吧?

  林枫微微摇了摇头,如果是李璟,这说明自己已经成功地迅速引起了最高当权者的关注,就算不是李璟,能得到宫中侍卫护卫出行,也一定是大唐朝廷的重要人物。管它呢,一切先按计划走吧。

  自下午睡醒后,刘澄如同吃了兴奋剂一样,一会儿将腰刀舞得如泼风一般,一会儿兴奋地走来走去,让本来想安静一下的陈力几个人面面相觑。赵天霸最先受不了,以做准备为理由,从练功室溜到了外面。

  从刚进入戌时(晚上九点)开始,刘澄便每隔一刻钟催促大家动身,被陈力几个人硬劝住了,现在大家都刚吃过饭,干嘛非得往枪口撞呢?

  好不容易等到子时,刘澄实在没有耐性啦,抓起钢刀,红着眼说:“现在就走,你们不去,我一个人去,从此咱们一刀两断,互不相认。”

  话说到这儿,还能怎么办?陈力几个人相互看了看,只得起身开始准备。

  在刘澄的催促声中,几个人迅速收拾好行装,一路隐藏行迹奔向王府。春夜如水,微风吹拂,刘澄感觉非常舒畅,再等一会儿非得用刀架在林枫的脖子上,让他在众人面前实实在在地难堪一回。他要用一场迅雷不及掩耳的突袭让郑王对自己的刮目相看,让王府所有人不得不叹服。

  就像一名仓库员管理员熟悉自家的仓库一样,刘澄他们四人很顺利地从后院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跳进王府,潜至后花园中一片假山中。这里是整个王府的最高点,王府的所有建筑都可以一目了然。

  “刘大人,只有书房、正堂、水榭、客房隐约有灯光。”赵赞挺趴在假山上观察了一番后说道。

  “想来,郑王也不会乐意躲在黑暗中。那我们先兵分四路,分别查探这四个地方。我去客房,陈力去书房,赵赞挺水榭,赵天霸正堂。一刻钟后,我们在此会合。”刘澄吩咐道。

  几个人小声应了一声,分头行动。

  刘澄几个起落,便到了客房附近。没错了,亮灯的就是林枫的客房。刘澄暗里一阵狞笑,让我找到你,非得用刀把你敲晕了不可,然后像死猪一样扔在郑王面前。

  避开一个提着灯笼走过的下人,刘澄溜到了林枫房屋墙角。屋里只有一片烛光在轻轻摇晃,并无人影。

  刘澄将刀身轻轻插进门闩处,小心翼翼地向上托起,托到最高处时,缓缓向外送去,并慢慢放下。门,悄无声息的开了。

  刘澄轻吐了一口气,蹑脚向里走。不对,当刘澄刚感觉到膝盖似乎碰到了一根绳子时,绳子两端的铃铛已经响了起来。虽然很轻,但在刘澄耳中,好像金陵城最大佛寺的晨钟一样响亮。

  他心里一颤,顾不得考虑太多,飞身扑向床边,用刀背狠狠地砸向隆起的被褥。床上的被褥轰然倒下,似乎空无一物,刘澄正惊疑间,忽听头上有响声,抬头一看,整个帐顶正迅速向下瘫塌。不好,刘澄一刀劈出,帐顶顿时四分五裂,但裹在其中的一 团白灰在猛击下顿时四处弥散。

  “不好!”刘澄迅速掩住口鼻,撤身急速后退。虽然眼鼻并无大碍,但他头上、身上可到处都是白色斑痕。

  “可恶的林枫!我非得杀了你不行。”刘澄快要气疯了。他回头一刀斩断还在晃动的铃铛,冲出了房门。

  不一会儿,四个人又聚在了假山上,刘澄一看,顿时气得笑了。大家都碰到类似的精巧陷阱,陈力手臂受了轻伤,赵赞挺着急之下碰伤了腿,赵天霸的额头在门上碰了一下。唯一的不同就是,陈力、赵赞挺与刘澄一样,都是在目的地受了伤,而赵天霸连正堂都没有摸到就中了招。

  “看来,郑王在正堂的可能性最大。弟兄们,一不做二不休,我四个人合伙冲过去。”刘澄咬着牙说。

  “冲过去。”陈力、赵天霸都附和道。只有赵赞挺有些怀疑,别处一个人都没有,说不定人家全部在正堂守株待兔呢。但他看看了气急败坏的三个人,只能摇摇头,并没有说出来。

  刘澄几个人刚冲到正堂的院门,院中走廊下的灯一个接一个亮了起来。自从赵天霸撞断一个报警的细绳后,林枫这边所有的人都在等着呢。

  到这个份上,只能硬闯啦。刘澄冲进院中,发现全部的侍卫都在,但他们今天的打扮十分奇怪。第一排十个侍卫都拿着弓箭,后面的侍卫分成了三块,每一堆人手里拿的兵器都一样。

  不等刘澄他们细看,站到侍卫身后的林枫大喊一声:“射!”

  十支羽箭迅速向刘澄四人射来,虽然刘澄已经看到弓箭都去了箭簇,但来势迅猛,不得不躲。刘澄大喊一声:“散开。”自己向上跃去。

  其实,不用他喊,其他三个人在林枫“射”字一出口时就向两侧弹开了。

  刘澄还在半空中,就听见林枫再喊一个:“围!”等刘澄一落地,已经发现陈力三个人已经被团团围上了,只有自己,面对的是魏三。

  其实,这是林枫想让刘澄心服口服,要不然,二十个侍卫全部拿着弓箭,分成三组,不间断射箭,刘澄他们直接就给射趴下啦。现在用箭阵的目的并不是杀伤他们,而是分隔他们。

继续阅读:第22章 这是一场你必输的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