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欢宴
夜听雨过声2016-12-08 10:292,103

  “竹引春风入酒卮,森森凉气暗侵肌。冰峦四叠浑无暑,不似人间六六时。”当林枫换过衣衫,静坐在郑王府后花园水榭中静待酒席开始时,他想起了宋代女诗人朱淑真的《宴谢夫人堂》。

  此时,虽然正值午时,但水塘春风习习,周遭花香盈盈,对于剧烈运动过后的林枫来说,煞是舒服。这个水榭明显比一般水榭大,正中一张硕大圆形硬木桌,周边还有一圈锦凳,东北角还备有笔墨纸砚,显然为李煜常来宴饮作诗之地。

  不一刻,酒水筵席如流水般端了上来。

  李煜率先举杯站了起来:“今朝,林先生赛场一展神威,令观者侧目,实为读书人之骄傲啊。来,让我们大家共同向林先生敬上一杯!”

  林枫赶忙站了起来,诚挚地回道:“林某生于大河之北战乱之地,父母双遭兵灾,慕江南文武安宁之盛,徙千里而志不改,困窘之中幸遇郑王,以江海之沛然胸怀纳林某之些许聪明,屈尊执礼相待,林某伏泣铭恩于内。此生,林某愿尽绵薄之力,助殿下成圣成人,融江南风物之中,助大唐武德鼎盛,共振我大唐千古流芳。”

  “好,让我们共祝大唐千古。我们敬林先生!”李煜击节叫好,众人则轰然应诺,一饮而尽。

  林枫此时这番话,当场好多人都认为是其应景之语,若干年后,当有人回顾起这个场景,才发现林枫其实早就在此时将一辈子的宏愿公布于众。

  一杯酒喝下,林枫在众人眼中正式成为了郑王府幕僚,史称“入幕日”。

  入幕胜过科举,这是当时读书人的共识。五代十国时,各个政权均为唐末藩镇割据势力的延续,他们以自身武力为统治之基,骨子里是家天下的统治理念,所以,经常会对麾下幕僚给予重用,许多重要职务往往临时差遣委派幕僚去做,这样就致使延续唐朝的一套正式官职近于虚设。而科举就难多啦,因南唐重科举,基本上全国的举子都集中到金陵赶考,潘贲曾自嘲:“五举犹为白丁”;而原史上李煜当政年间的状元邱旭曾记载:“凡九举而曳白者六七”。

  待酒过三巡,大家开始面红耳赤之时,林枫端酒站了起来,首先向刘煜敬酒:“郑王殿下,人生得千里马易,得伯乐难,林枫得遇殿下,实三生大幸!请殿下饮上一杯,林某先干为敬!”举杯一饮而尽。

  李煜也仰面饮尽,展杯说道:“从嘉知浅,愿林先生今后知无不教,言无不尽,谢谢先生啦!”

  “哈哈,只要殿下不嫌弃在下唐突无状!”林枫言毕后,扭向了李从谦:“九殿下,您年纪虽幼却言行之间有大将之风,出身帝王家却与下人为善,他日必成大器,林某拭目以待。”

  从军成为一名将军,正是李从谦未向人道过的愿望,听林枫这么说,立刻抓起了面前的果汁,与林枫碰了一下杯子:“愿以后有机会与林先生共驰疆场,齐扬武威。”

  一语成真,日后,经过林枫的淬练与锻打,李从谦成为了南唐一名远近闻名的智将与猛将。

  林枫走向了刘澄,拱手说道:“至清兄,今朝侥胜几步,多有得罪,请恕林某失礼。”

  刘澄张了几次口,虽然输得不服气,但林枫赢得光明正大,他也无话可说,最后只得应道:“林先生谦虚了,愿三日后再次请教林先生。”

  “好,三日后,我们互相切磋,互相学习。”林枫再次转向了魏三:“今日承蒙魏兄相让,林某汗颜啊。林某实知有诸多不如之处,日后还请魏兄多加指教!”

  魏三站起身来:“先生以书生之躯,胜过我们这些靠身体吃饭,我等才该汗颜啊。今日,魏某已经竭尽全力,实在是力有不逮啊。”两人碰杯后都一饮而尽。

  随后,林枫与在座的陈力等人一一碰杯。

  最后,林枫转向了王沉明,举杯示意到:“子悦,你我有邂逅之情,有同车之谊,林某敬您一杯。”

  王沉明赶忙站起:“得闻先生的大作,实是沉明的荣幸啊。”饮完杯中酒,王沉明也不坐下,直接将林枫剽窃的《临江仙》给吟了出来:“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楮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李从谦、魏三等人都是第一次听到这首词,一下惊呆了。这真是“史论”一出,谁与争锋啊?

  “林先生,好诗好诗!”刘澄、魏三等人是武人,感觉还不太大,但李从谦可是成天听父亲、哥哥吟来吟去,对于好坏还是能知辨一二的,感觉诗中境界完全迥异于日常所谓男女情爱,听起来不由得让人胸襟宽广,激情勃发,他拍案而起大声喊道。

  “九殿下谬赞啦!”林枫微红着脸回答,虽然剽窃得多了,但他还是需要用酒气上脑来为自己掩饰壮胆的。

  “今日你我相得,先生何不吟诗一首,让我等再受熏陶。”李从谦开始起哄。顿时,大家的眼光都集中在林枫身上。

  思忖了一会儿,这种场合的应景之作还真不多。算了,借机表忠心吧。林枫一拱手:“林某献丑啦!

  寒门陋巷出儒生。诗书谋帅眷方深。慨然长啸合龙吟。

  我是郑王门下士,相逢有酒且教斟。高山流水遇知音。”

  这是南宋词人、书法家张孝祥所作的《浣溪沙》,林枫将原作中的“玉节珠幢出翰林、威声虎啸复龙吟、我是先生门下士”三句进行了部分篡改。

  李煜一听,虽然心中欢喜林枫的知情知趣,但被“龙吟”两个字吓了一跳,五哥向来多疑,切不敢将此诗外传出去啊。李煜一举杯:“先生大才,得先生实乃从嘉之福啊!来,我们再干一杯!”然后,李煜与大家一一碰杯,将此事掩了过去。

继续阅读:第14章 一朝为兄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